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秋后的蚂蚱
    “戚力群是谁,汉东政法的高材生,如果不是八十年代受影响,他会回平州?”陶沙仿佛不胜感慨,“那个年代,考得上汉东政法的,”他指指自己的脑袋,“这里都是顶呱呱的。”

    他看看岳文,突然又笑了,“你没有证据,结果呢,戚力群还是好好地做人家的律师,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次,岳文可没有附和他。

    陶沙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那几个货,叫什么查理曹还是约翰冯,给自己起个外国名就是外国人了?!……这些人,无论从社会地位还是个人生活,都和戚力群风马牛不相及,更遑论与前公安局长、现任政法委书记的温起武了,嗯,扯不到二人身上去。”

    “可是,破产清算,现在,社会上已经有声音了,曹昆的吃相太难看。”岳文表静道。

    “领导班子‘休眠’,职工人心涣散,资产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并且,由于没有任何主体为企业主张权利,”陶沙越越兴奋,情不自禁站了起来,“这就为个别清算组暗箱操作、趁火打劫提供了可能,……破产阶段,必是**易发阶段!”

    陶沙有些手舞足蹈,“虽然破产的司法程序也是一种监督,但是,由于破产案件清算时间长,合议制往往成了独审制,加上没有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制约,主审法官很容易同流合污……”

    “陶哥,你能不能写份东西,我递交给廖书记!”岳文试探道。

    “我写份材料倒没什么,”陶沙并不回避,“与我不关痛痒,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可是,你想借着这个把曹昆搞倒,我实话告诉你,不可能!你、我的能力都达不到,……除非你是开发区的工委书记,但就算你是工委书记,你也不希望自己底下的官员出事,你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那就没有办法,让这些蛀虫伏法,把这些毒瘤铲除?”

    “很难,还是那句话——证据!在铁证面前,就是有人想保他们也保不了,但没有证据,很难。”陶沙耸耸肩,一摊手,“特别是温起武这个级别的,副厅级,省管干部,曹昆这个处局一把手,还好一些,但如果都动,那不亚于在开发区来一次地震。”

    “这次行动,市委政法委和市局的人都来了,异地也抽调了不少警力,廖书记其实看得明白,公安局中也难免有人牵涉其中,对了,陶哥,温起武对这次行动并不知情……”

    “你怎么不早,”陶沙有些兴奋,“这样看来,廖书记肯定是有想法了,或者干脆,是知道温起武的什么事了,或者,温——,要犯事?……”

    “不管怎么样,”岳文看看窗外的蓝天,“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长了。”

    ……………………………………

    ……………………………………

    陶沙的嗅觉很灵敏。

    当第二天早晨,岳文把公安局的行动成果继续汇报给廖湘汀的时候,许平秋检察长到了。

    岳文给许平秋泡好茶,许平秋笑着看他一眼,可正当他要出门时,廖湘汀看看他,“岳,你也听听。”

    岳文没有办法,又折了回来,廖湘汀盯了他一眼,岳文心里一惊,感觉廖湘汀这一眼瞬间看穿了他的五脏六腑,他的那点伎俩仿佛都已显了原形。

    “廖书记,接到群众举报,开发区经贸局在企业破产清算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

    岳文的心一下提了上来,两只耳朵也竖了起来。

    “具体都有哪些违法行为?”廖湘汀紧皱眉头,看着许平秋。

    “存在侵吞国有资产、贪污受贿等行为,”许平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恭敬地递给廖湘汀,“廖书记,这是市院的通报。”

    岳文扭头看看,确实是一份通报,不过,是秦湾市检察院下发的,通报的是在全市破产清算中查处和正在查处的违法行为。

    但上面却有秦湾市市长郑权的批示,这明什么?

    明秦湾市检察系统在查处破产清算过程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是得到秦湾市市长的支持的。

    那么,秦湾市长都是支持的,作为市委常委的廖湘汀当然不能反对。

    不过,许平秋好象也在表示,这不是他们主动想查的,一是群众不断举报,二是上面领导有批示,是不查不行了。

    “查,不管是谁,不管职务,涉及到犯罪,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廖湘汀的表态也很直接,很干脆。

    “经贸局曹昆在主持企业破产清算的过程中,存在一系列违法行为,”许平秋道,“这是我们前期调查的的一份材料,也是省院、市院点名要查的案子。”

    许平秋得简单,但岳文敏锐地注意到,许平秋并没有直接称呼曹昆为曹局长,而是直呼其名了,那就意味着,曹昆百分之九十要死翘翘了!

    廖湘汀翻看着手里薄薄的材料,又看看岳文,这与打黑除恶无关,但又有关,他紧皱眉头,“证据确凿吗?”

    “有,秦湾水泥厂厂长王建东死前有录音笔与笔记本,”许平秋道,“记录着王建东、曹昆等人合谋,妄图在水泥厂破产清算中,以最代价拿下水泥厂地块的计划,其**有录音二十六段,……”

    “查。”事情涉及到新区,涉及到前阵子一直出事的水泥厂,廖湘汀心中了然。

    “但,其中涉及到一位区级领导,”许平秋心翼翼道。

    岳文看看他,这是逼着廖湘汀表态吗?你刚才不是这是省院、市院都关注的案子吗?那廖湘汀还能什么?!

    “按程序来,按法律来。”廖湘汀慢慢道。

    ……………………………………

    ……………………………………

    “掌柜的,检察院让我过去一趟,我我在外面开会。”曹昆哭丧着脸,气喘吁吁地走进温起武的办公室,“到底涉及到什么事啊?”

    “检察院?”温起武心里一惊,“谁打的电话?”

    “反贪局一科科长马俊明。”曹昆惊慌道。

    “反贪局?”温起武板脸看看他,“你屁股干净吗?”

    “干净,”曹昆顿时叫起屈来,“掌柜的,我这人,从街道时就跟着你干,你知道我,不过,过年过节,都有人情来往,平常交往的朋友也比较多……”

    他还没完,手机又响起来,曹昆的脸上顿时绿了,“接。”温起武铁青着脸道,“打到免提上。”

    “曹局,你好,我是检察院反贪一科马俊明……”

    “你就你正跟许平秋在一块。”温起武声道。

    “我正跟你们许检在一块呢,”曹昆好象有了底气,大声道,“等会儿让你们许检跟你们。”

    检察院传唤人,是经过前期侦查的,温起武心里打了一个问号,电话那边了几句,曹昆又把电话挂掉了,“掌柜的,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