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岳主任,对不住
    周平安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与朱弘毅走后,检察院的许平秋检察长也过来了,与廖湘汀在办公室谈的什么,别人无从知晓,但时长很长。

    许平秋走后,法院院长沈咏言也接到通知,由于在市院开会,下午饭都没吃就匆匆从秦湾赶了回来,但谈话时间却只有十几分钟。

    最蹊跷的是,公检法三家领导挨个谈话,却独独缺少了温起武这个分管的公检法的区领导。

    “除公安局外,联系检察院和法院。”廖湘汀嘱咐得言简意赅。

    岳文发现,廖湘汀的工作的方法就是指明方向,但并不告诉你如何办理,或者该怎么样,这给了自己很大的发挥空间,但有时也难免会犯偏离方向甚至出错,因为,在不熟悉廖湘汀和全区工作的情况下,毕竟自己以前的视野仅限于一个街道,也不熟悉部门间运转的规律与协调的程序。

    但如果这能难得了他,他也就不是岳文了。

    出了廖湘汀办公室的门,他直接来到秘书长蔡永进的办公室,又把刚才跟廖湘汀汇报的战果简明扼要汇报了一遍。

    蔡永进很高兴,从头到尾和颜悦色,就是门外崔金钊带人进来,他也礼貌地让在督查室等一会儿。

    “廖书记,让你联系公检法,第一,是想听到第一手信息,但你要有自己思考的东西;第二,你作为联络员,其实就是代表廖书记,但只能多听多记,而不能多多做……”

    蔡永进得很详尽,岳文马上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办,等从蔡永进办公室出来,他直接去了检察院。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蔡永进心里也在琢磨,本来王晓书提拔,岳文接任,他以为是廖湘汀的想法,他也努力把书记的想法变成现实,可是现在看,至少从昨晚来看,廖湘汀却并不是想要一个跟班秘书……

    那对岳文的安排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王晓书昨晚也提出来,不离开工委办公室,虽然他信誓旦旦表明是先跟自己的,但肯定也在廖湘汀跟前透露过,那王晓书的进退去留,又是一个问题……

    …………………………………

    …………………………………

    秦湾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去年年底,自己还是作为犯罪嫌疑人,在这里待了一天时间,坐了这里的铁椅子,吃了这里的工作餐,岳文心情复杂地看看这幢威严的大楼,掏出手机打给了副检察长鲁远。

    检察院的电动门,缓缓地拉开了……

    全国所有的检察院估计大致都是一个样子,高耸的大楼,楼门前立柱支撑,形成平顶,国徽则悬挂于大楼的正上方。

    大厅里很安静,岳文走到二楼,却与几人打了个照面,呵呵,其中一人还是老熟人,正是反贪局下属二科的副科长汤来。

    “你好,汤科长。”岳文笑着主动伸出手来。

    “你是?……”汤来并不象审讯那天那么和蔼,看来和蔼可亲也是一种审讯手段。

    “金鸡岭党支部书记岳文。”这是自己目前没有被免掉的惟一官职,岳文笑着就了出来。

    “噢,”汤来马上触电般记了起来,“又犯事了?哪个科叫你来的?”他一幅居高临下的语气,前面几个人看看他们,都笑着往三楼走去。

    “唉,又犯了点事……”岳文跟在汤来后面,也朝着三楼走去。

    “什么事?”汤来横了他一眼。

    “嗯,下面有几个村庄……能向您自首吗?”岳文笑道。

    汤来威严地看看他,“到四楼吧,我现在有事,等会儿让人给你做个笔录,……哎,是四楼,你去哪?”

    个子高高的鲁远副检察长从屋里出来,对先行过去的几个人道,“你们等我一会儿,我下楼接个客人,廖书记的……”

    虽然以前素未谋面,岳文现在也大概其猜出来他就是刚才通电话的鲁远副检察长。

    “鲁检,你好,”岳文热情地走过去伸出手来,“我是岳文。”

    鲁远看看汤来,马上笑道,“岳主任,我还以为你在路上呢,你看我,正想下去迎迎你,你一个人就上来了,许检在办公室等你呢。”

    汤来有些纳闷,鲁远是排名第一位的副检察长,为什么会对一个村里的书记这么客气,而且,还是检察院差点就收拾了的村干部?

    鲁远在许检办公室里面寒暄几句,就直接出来了。

    “鲁检,你认识这个村里的书记?”汤来与鲁远很熟,话也向来荤素不忌,“对他这么客气,噢,我知道了,他那个村有金子,”汤来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反贪局的领导和同事,“看样子,鲁检没少拿人家的金子!”

    “什么村里的书记?”鲁远分管反贪局,对汤来也了解,“你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汤来笑道,见鲁远认真的样子,也同样摸不着头脑。

    “岳文,廖书记的秘书,刚才给我打电话,我还要下去迎迎他。”

    “啊,什么时候的事?”汤来愣了,“一个村里的书记给工委书记干秘书?!”

    这下把鲁远也问住了,但又不能表现出自己信息不灵的样子,那只能代表自己人脉不广,交往的人不够层次,“最近吧。”他含糊道。

    汤来有些傻眼,“鲁检,我以前审过这个伙子。”

    “什么时候的事?”这下,轮到鲁远发愣了。

    …………………………………………

    许平秋检察长办公室。

    握手之后,许平秋检察长仍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示意岳文在他对面坐下。

    如果按照级别,开发区检察院的检察长是副厅级,也算区领导了。

    别岳文现在一个副科级干部,就是等闲的街道党工委书记与处局一把手到了这里,能不能进入检察长的办公室都在两可之间。

    因为,这里是检察院!!!

    许平秋起话来,官威很重。

    “对周疃大集的几个书记,有一个已经立案侦查,公安局移交的案子,我们也会马上进入公诉程序,涉及到贪污的,也要由反贪局严查,……”

    岳文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记,许平秋讲的几个进入司法程序的案子,全是村一级的,而街道一级,立案的仅是前面半年工作总结大会上廖湘汀讲的街道的社区建设办主任,而正在进行侦查还未立案的仅芙蓉街道的政法委员郭旭东一人。

    但岳文马上反应过来,公安局、检察院甚至还未去的法院,都是在一个调子行动,整个行动各有侧重,各有重点,但互相配合,环环相扣,滴水不露。

    那就还是昨晚自己在公安局的想法,打击干扰大集搬迁的痞霸与村霸,实现大集顺利搬迁,实现新区建设顺利进行,但,恐怕,只是这些人翻不起风浪来,这些人,都是虾米……

    从许检办公室出来,许检并未远送,待进了鲁远的办公室,汤来马上迎了过来,“岳主任,对不住,上次我的态度有些粗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