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查,一查到底
    戚力群,是他最担心,也是他最不担心的一个人。

    最担心,是因为从公安局长时,自己的许多事就是假手戚力群去完成的。

    最不担心的是,戚力群熟谙法律,知道如何去规避,知道如何才能保全自己,而保全了他自己,那肯定就没事了。

    至于他手底下那几个人,温起武连想都不想。

    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施忠孝……

    第三个电话,他想到了骊都,但仅是念头一闪而过。骊都的老板虽与他走得近,但骊都早已是名声在外,这次行动,作为市委常委的廖湘汀亲自参加,那肯定要有成果,并且,肯定要有一个亮眼的成果。

    想到廖湘汀,他手里的手机捏紧了,都这人抓经济有一套,用人上也有一套,他看中的干部,敢于推荐,敢于提拔,也敢于让他们独挡一面,当然,这些干部也很给他争气。

    王军书记当年主持工委工作的时候,管委那边提拔的干部就一点不少于组织部与工委办。

    他咬咬牙,想着这个平时开会吃饭都皱着眉头的人,今天看来,除了抓经济与会用人,这个人的政治手腕与政治智慧,怕是放眼秦湾底下各县市,那也是无人可比的,就是在他所认识的市级领导中,怕也是排在前面。

    “打黑除恶、打霸治痞……”他喃喃自语,司机忍不住从反光镜往后看看他。

    前些日子,温起武快速揣度着,前些日子,廖湘汀找公安局的局长、政委谈话,他是知道的,但紧接着传出来的消息就是要进行扫黄打非专项行动,他当时笑笑,也没当回事儿。

    但今天看来,这是早有谋划的,有人走一步看一步,能看清下一步、走好下一步就是高手,可是这人,他是走一步看两步,甚至看三步……

    他看看车窗外面,马路上已几乎没有行人,“张,停停。”

    温起武突然道,司机张马上把车拐向一边,在一家名为“大头烧烤”的店面前停下来。

    烧烤摊子,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温起武行事不拘节,从水泥厂时就这样,一路从党工委书记、公安局长直到区政法委书记,有时晚上正餐过后他仍然会拉着一帮局长到摊上吃烧烤。

    “温书记。”他是这里的老客人,从这家烧烤开业就一直在这里,老板夫妇看见他的车早迎了上来。

    温起武也笑着打了招呼,却一下子感觉又没了胃口,也许他只是想下来透透气,“给我们下两碗方便面吧。”

    “您到里面的单间吧?”老板热情地往里让着。

    “不了,我就在这吃,吃完就走。”温起武在一张塑料桌子前坐下。

    冷风吹过,他的头脑更清醒了。

    今晚,从廖湘汀出现,就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而这次行动,公安局上下不汇报,到最后一刻他才知道,更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但刚才在车上,他仔细地梳理着自己近年来的一些动作,似乎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大口地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老板给他又送过一些烤串过来,吃了两口蒜,反而激起了他的胃口,“张,给我要两串猪腰子,烤十串鸟贝……”

    嗯,廖湘汀不会看一步只走一步,按常理,霸痞后面都会有保护伞,以廖湘汀的手段,为了将来新区的建设顺利进行,杀鸡敬猴也是会有的,这样做,其实也是慈悲心肠,打击一撮,警示一大片,是对绝大多数干部的保护。

    那,周平安与朱弘毅走后,检察院的许平秋甚至法院的郁东,都有可能去了工委督查室,等候接见。

    他掏出手机来,打给了曹昆,前阵子的破产清算,他风头太劲,社会上已经有声音了,

    电话响了两遍,曹昆那边才接通,曹昆喝的舌头都大了,他生气地又挂断了电话,可是曹昆却锲而不舍,电话不断地打过来……

    对了,还有一个梁莉,但这个女人,有胸也有脑子,这些年,承揽工程归承揽工程,在他印象中,她虽然热情有加,但似乎有些渐行渐远

    “张,”他一推碗筷,叫上司机,“给这些人打电话,经侦大队的李学富、芙蓉街道的高明……”

    这都是以前公安局的部下,素来与他很近……

    ……………………………………

    ……………………………………

    一夜警笛,一夜无眠。

    廖湘汀盯着阮成钢提供的数据,这是刑警队伙子一宿时间汇总的成果,他紧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嘴角也微微上扬了,“好!”

    阳光照在岳文的脸上,也是一脸喜气,一脸骄傲。

    这全区性的大行动,亲历其中,亲证其行,他很是自豪。

    门开了,蔡永进与周平安从外面走了进来,崔金钊看看岳文,又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周平安手里也拿着材料,看来也是来汇报的。

    “平安,成果很大啊!”难得地看到廖湘汀的笑脸,周平安也笑得更灿烂,一屋子的人,都在笑,在这阳光明媚的秋天的早晨,在这个岳文到工委办工作的第二天,让岳文终生难忘,虽然时间过却了十几年,但他很怀念那个充满亮色的日子。

    “我还是那句话,一定要********,不可手软,”廖湘汀看看坐在对面的周平安与蔡永进,“给开发区、给新区一个安全稳定的建设环境。”

    岳文给两人倒水泡茶,可是耳朵却竖得老高,廖湘汀的话一句没有落下。

    周平安笑道,“廖书记,行动还没有结束,我们的设想是,行动一直持续到年底,真正打出声威,打出气势,打出效果来,不搞走针绣花那一套,让老百姓真正看到工委抓平安工作的决心……”

    蔡永进也是一脸阳光,听着周平安的汇报,周平安很精明,知道岳文一早回来早把昨晚的战果汇报了一遍。但他知道廖湘汀关注什么,知道新区在廖湘汀心里的份量,他重点汇报的是围绕新区建设,新区几个街道的行动状况及部分霸痞的供述。

    廖湘汀起初脸上还是阳光灿烂,可是一会儿功夫,竟阴云密布。

    昨天晚上,蒋晓云一组连夜对佐藤进行了突审。

    象这等老炮儿,年轻时常进局子,年长后凭着多年打人和被打的资历,净干些法律边缘的买卖,几十年下来,这身家竟然也是不菲,除非动他的老根,他一般不会再干杀人放火的买卖。

    此次,凭借着以往的经验,他净交代一些不痛不痒的事儿,蒋晓云重点询问的是宝宝被捅案,佐藤一听与自己无关,三言两语夹枪带棒地就把梁莉等人咬了出来。

    可是当蒋晓云问到大集时,佐藤却顾左右而言他,一幅得了痨病的大烟鬼的模样。

    蒋晓云最后耐不住性子的时候,阮成钢走了进来。

    如果佐藤是一只鹰,那也是一只秃鹫,毛,从年轻时就被阮成钢一把一把地捋掉了。

    阮成钢一烟斗烟还没抽完,他就把周疃村的书记供出来了,正是他要撵岳文走,几个村的书记在背后鼓动村民,煽动商户,进行求访!

    而佐藤等痞子,则充当了打手与鹰爪!

    “对这种村霸,检察院要提前介入,不管他背后站着是谁,查,一查到底。”

    廖湘汀猛地拍了桌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