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底牌的揭开
    “怎么领导都生的是闺女?”宝宝吡笑道,又看看坐在蒋晓云身边那个叫刘媛媛的女孩,据在公安局法制科工作。

    “八哥还是儿子呢,不过,他爸也就是个粮食局局长,”彪子补充道。

    那边,黑八坐不住了,死活从岳文手里夺下了麦克风,岳文笑着对蒋晓云、王凤的几个朋友句抱歉,就一屁股坐在最边上。

    宝宝递了一瓶啤酒给岳文,自己也拿起了啤酒,岳文却硬是给他换了饮料。

    “你想追就大胆地追,”岳文看看那边,黑八已经殷勤地把麦克风递给了蒋晓云,蒋晓云推辞几下,黑八就给他点上了《唱一起走过的日子》,“嗯,这肯定又是一个刘德华的歌谜。”

    “文哥你去济南干嘛?”

    “有事。”岳文含糊道,今天晚上正是从沈南回来,宝宝张罗着给他接风,其实就是喝酒,又叫了蒋晓云,蒋晓云又叫了几个朋友,其实,接哪门子风,两天就回来了,又不是两个月。

    “文哥,你心里难受是吧?”宝宝放下饮料又拿起啤酒,借着酒劲,终于问出了这些日子想问而又不敢问的话。

    “难受个屁,”岳文喝了一口啤酒,“认识一年多了,你什么时候看我难受过?”

    “我就知道你是爷们,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十一回来,我们跟陈书记上书请愿,你还分管社区建设办公室!”

    岳文有些异样了,有些感动了,“兄弟,”他似乎想什么,又不出口,“一切顺其自然吧!……你想追那嫚吗?”

    “嗯,想,”宝宝又瞅了瞅那个叫刘媛媛的女孩,“不过人家爹是党工委书记。”

    “唉,退回三代都一样,她也不高贵多少,记住,无耻改变命运,流氓收获爱情,你得厚着脸皮。”岳文吡笑道。

    “我不敢……”宝宝不好意思道。

    “有什么不敢的,你挨那两刀的时候,你还不是想弄死捅你的人,就要拿出那个气势来,保证拿下!”岳文伸出啤酒瓶,“告诉我,你躺到医院病床上,那时想什么?”

    宝宝不好意思,看看一干人选歌的选歌,唱歌的唱歌,这才声道,“特么地,这一辈子没**呢,就挂了。”

    “放心,”岳文笑道,“我当时在急救室外,我就想,如果你真的挂了,我就在你坟前,把什么苏菲玛索、莫尼卡贝鲁奇、什么李嘉欣、王祖贤、张曼玉的都给你烧了送过去!”

    “画啊!”

    “你以为是真人啊!”

    两人笑着一碰瓶吹瓶了,几个人都看他们,不知聊什么聊得这么热络。

    “文哥,十一回哪里?”宝宝道。

    “回秦湾。”

    “你们那个了没有?”

    “那个?”

    “那个!”宝宝吡笑道,“文哥,女人什么滋味?”

    “你得自己体会,”岳文笑了,看着这个仍是光棍一条的兄弟,“但有一点,当一个爱你的女人在你跟前,心甘情愿为你宽衣解带时,那是一种巨大的征服感,那种满足感,在人生中,不会再有比它更难以忘怀的事。”

    “我靠!”宝宝咬着啤酒瓶,道。

    那边,黑八用牙齿开着瓶盖,可是牙都快掉了,瓶仍开不开。

    岳文取笑道,“八哥是不是几天没刷牙,牙有点滑,要不早一开一箱了!”

    “去死!”黑八竖竖中指,点了一首《再见青春》。

    “去去去,别糟蹋青春那俩字了,你都已经立秋了!”宝宝起哄道。

    岳文也吡笑道,“以前,我最喜欢听张雨生的歌,张雨生没了,最喜欢听beyond,黄家驹没了,现在我最喜欢听八哥唱歌了!”

    几个人都笑起来,蒋晓云笑着看着他,连那个媛媛也笑着望着他。

    “滚犊子,”黑八不乐意了,“不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当着郎建萍的面,黑八很硬气。

    “宝宝,去,给媛媛点歌去!”岳文撺掇道,“每个男人都想做至尊宝,当上了一帮之主,过着简单快乐的日子;但现实并不会如你所愿,你也不得不戴上紧箍咒,变成齐天大圣——生活就是紧箍咒,社会就是牛魔王,父母就是唐僧,紫霞就是梦想;可是…你却活的像条狗!!”

    “曾离我们仅一步之遥的人,一旦错过,之后哪怕化身盖世英雄,身披金衣金甲,脚踏七彩祥云,一跃十万八千里,你也未必能追得回来,现在,就把你那紧箍咒取下来,大胆地追!”

    宝宝有些蠢蠢欲动,又似乎很伤感,“文哥,你真没事?”

    “你看我象有事的样子?”

    “可我总感觉有事要发生!”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一个吃亏的人,我记得你刚来时,八哥装逼吓唬咱们,你过一句话,我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我当场就报了。”

    “你看,我被捅,纪委来调查,水泥厂有人闹事,大集上那些痞子也蠢蠢欲动,你又被停职了,街道上传得沸沸扬扬,到底怎么回事啊?”

    “别人有别人的道,我也有我的道,兄弟,你别急,还记得我跟你过的吗?我会给你把这仇报了!”

    ……………………………………

    ……………………………………

    十一的后三天,是连绵不断的秋雨,秦湾在下,开发区也在下。

    而十一过后,天气并未见好转,这秋雨霏霏,却让人心头温暖晴朗不起来。

    “文哥一直没回来吗?”宝宝敲了岳文办公室的门,却一直没人。

    “人呢?”黑八也很纳闷。

    “这就怪了,不上班能上哪去?”宝宝道,“可是,陈书记仍让我们按照以前岳主任在的时候的思路,继续做商户的思想工作。”

    …………………………………

    …………………………………

    十月九日晚,开发区工委大院。

    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一个伙子。

    一身西装,洒脱干练。

    他轻声跟门卫了几句,门卫给工委办公室打了几个电话,就放他进去了。

    蔡永进办公室的灯光仍然亮着,他信步走到八楼,轻轻敲响了督查室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