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一万年都正确
    一帮摊主面面相觑,好似自己在哪儿摆摊自己都做不了主似的。

    正在做工作的祝明星也瞅瞅岳文,不知他又要闹哪一出。

    一个晒得油黑的中年妇女到底先开了口,“岳主任是好官儿,发大水那天,没有他跳下水去炸开闸门,我那些货还指不定得泡到什么时候?这就样,浆洗浆洗还能打折卖喽!”

    “对,俺村的断头路就是岳主任带人打通的,解气!”一卖五金的中年汉子喊道。

    “大家给岳主任让开条道,”后面一卖皮鞋地喊上了,“发大水,别的街道的河坝都垮了,就我们芙蓉街道没事,这是岳主任一天一趟,一天十多里地走出来的!”

    “嗯,岳主任的皮鞋没有干净的时候,不是水泥就是石灰,都不象个干部了!”卖油条的老李的老婆抢着道。

    ……

    听着群众你一言,我一语,起初岳文脸上还挂着笑,笑着摆着手,到最后手也摆不动了,慢慢地,双眼不由自主湿润了,他看看黑八,颤声道,“开车。”

    他背转过身去,边往街道大院里走,边擦着眼睛,“这风还真大,眯眼了……”

    猎豹慢慢开了出来,商户们挪摊子的挪摊子,退后的退后,人群中自动闪出一条路来。

    摊位后面马上跟过几个人来,看打扮就是街道上的“好孩子”,一个指着那个卖衣服的大姐喊了几句,大姐沉着脸嘟囔了几句,可就是不动弹。

    “停下,”猎豹一下停下了,岳文探出头来,“伙子,把你的手拿开!”

    那几个痞子看看车里坐着的岳文,再相互看看,不吭声了。

    岳文笑着招招手,几个人有些愣,却都不敢往前走。

    “过来,过来。”岳文笑得很有亲和力,“过来,都过来!”

    这下,那几人虽然都有些懵懂,但都迟疑着走到猎豹旁边。

    “告诉佐藤,老子迟早拾掇他!”岳文仍是笑嘻嘻地道,车窗慢慢摇上了。

    猎豹绝尘而去。

    ……………………………………

    ……………………………………

    大集罢市并没有坚持五天,五天过后,阴历二十五,接着就开市了。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两天前的党工委会议上,陈江平却沉着脸宣布,岳文不再分管辛河改造及社区建设办公室的工作,具体分工没有新的安排,陈江平完,扔下一干目瞪口呆的班子成员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个上午,他就是上厕所出来了一趟,街道办公室一个伙子被办公室主任祝明星派到门口,专门替陈江平挡驾。

    一场秋雨一场凉了。

    而随同秋雨而来的,是各种传言,是秦湾市政府专门派人过来调研周疃大集,管委办公室研究室主任提前一天就到了街道,陈江平不在,他与街道办主任邱汇岳又是老熟人,两人关起门来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个上午。

    街道干部中也传得沸沸扬扬,这年头,盼人好的不多,但盼人不好的人,则大有人在。

    就在大集开市的当天,有一则消息传了出来,据是来自区工委组织部。

    阴历二十四的下午,岳文去了一趟工委组织部,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胡鸿政亲自与他谈话,据传,胡部长惋惜的样子,都传得惟妙惟肖。

    这次谈话,当然不是提拔谈话,而是诫勉谈话!

    而原来有传言,岳文要调工委办公室,但因为此事,也彻底黄了!

    而陈江平要调交通局的法则更加确凿,据传,等大集稳定下来,组织部立马就要下文……

    这一系列的传言,也不知真真假假,就象秋天田野中觅食的麻雀,一群一群地在收割完的庄稼地里落下,又一群一群地腾空而起……

    当然,有关邱汇岳要接任党工委书记的风声也甚嚣尘上,一时间,到邱汇岳办公室汇报工作的,请示问题的,络绎不绝,有人虽然顾及陈江平的面子,但邱汇岳门前确确实实不再是门可罗雀……

    官场本来就是风波场,见风就是雨的事比比皆是,屡见不鲜。

    在街道机关干部的各种眼光中,岳文仍是象往常一样,饭局并不见少,可是这几天却是喝一场醉一场,有几次都是黑八与宝宝把他搀回来的。

    据值班的机关干部讲,“岳主任嘴里还一直醉话,老子不干了,打死也不干了……”

    而白天,他不再去辛河工地,辛河工地彻底交给了贾红旗,他就坐在办公室里,要么就去金鸡岭,毕竟现在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还在。

    这件事,简直成了芙蓉街道的一件大事,不管是机关干部还是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酒后茶余,都在谈论,谈论这个二十几岁、曾是最年轻班子成员的岳文。

    阴历二十七日。

    传中的调研组终于到达芙蓉街道,有秦湾市政府的,也有区管委的,还有区经贸局的局长曹昆,据传,区管委主任谭文正力主,下一步的搬迁工作,由经贸局牵头。

    调研,是调研,实际上带有调查的性质。

    虽然来势颇大,但有一点,机关里的干部都明白,区里这是丢卒保车,牺牲一人换来大局的平稳。

    那个被牺牲的,马上就要被谈话了!

    可是,先行进去谈话的却是财政所所长唐桂森,在街道,除了街道办主任祝明星,岳文处得最好的一位中层就是唐桂森,这也是一个精明人,账做得很明白!

    调研组了解了一些财务上的情况,接着请的是贾红旗。

    贾红旗进去后,别的没,一个劲地诉苦,诉社建办几个人的辛苦,风里来雨里去,没白没黑,没日没夜,没个周末……

    到最后,调研组的同志都忍不住打断了他,可是他接着又摆起了功,给岳文摆功——皮鞋从没干净的时候,手指让水泥烧得皮都破了,一张脸晒得乌黑……

    好不容易调研组的同志“耐心”听他讲完,想引导着他大集搬迁中的问题,贾红旗这个芙蓉街道的四大精却忍不住拍了桌子,“我反正也退休了,也不指望提拔了,账上也干干净净的,你们也拿我不能怎么样,……我就一句话,大集搬迁,没有错,现在没有错,将来没有错,一万年都没有错!”

    遇到这种油盐不进的老同志,调研组也没有办法!

    下面,谈话的就是黑八、彪子、蚕蛹等岳文的四大金刚了,不出所料,个个与贾红旗一样,无条件支持岳文,这大集嘛,搬得对,搬得正确,现在正确,将来正确,一万年也正确!

    调研组的同志又找来四个街道的村干部与一些商户,却是纷纭各异,但有几个商户,毫不避讳地支持起搬迁来。

    问为什么?回答就是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搬,但相信岳主任的人品!与其它当官的不一样!

    调研组待到第二天,才找岳文谈话,可是人竟不在,办公室主任祝明星匆匆赶过来。

    “岳主任去沈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