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我从不走后门
    廖湘汀办公室。

    廖湘汀、谭文正、蒋胜、温起武和蔡永进都已在沙发上坐下,王晓书忙着泡茶。

    “现在是什么情况?”廖湘汀仍是习惯性地皱着眉头。

    “罢市从今天早晨就开始了,发现情况后,我们立即组织机关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组织四个村的村干部集中精力做工作,力争下午三点之前重新开市……”陈江平心翼翼地汇报着,他狼狈地从后门出来,在几位常委跟前却是绝口不提。

    “事先就没发现苗头?”廖湘汀盯着陈江平。

    “发现了一些苗头,”陈江平道,“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细致,……”

    温起武却突然插话道,“现在商户把芙蓉街道的大门都堵住了,需要公安局维持秩序吗?”

    廖湘汀略一考虑,却摆摆手,示意陈江平继续汇报。

    “这次罢市,最大的原因就是四个大集村的村书记对搬迁大集不满,与当地一些霸痞勾结,胁迫群众、鼓动群众进行罢市……”

    “有证据吗?”温起武又道。

    陈江平一时语塞。

    廖湘汀端起杯子来,“老温,派人调查一下。”

    “好,我马上安排。”温起武在本子上郑重记下来。

    “商户们都有什么要求?”谭文正脸色有些黄,精神有些萎靡,廖湘汀不抽烟,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几次想掏出烟来又忍住了。

    “一条要求是原地重建大集,如果搬离河道的话,要求把大集建在辛河的两岸。”陈江平看看谭文正,“这样的话,四个村都能沾光,但按照规划,大集两边一百五十米全部是绿化带和景观带,这一条雷打不能动!”

    “嗯,就是一百五十米开外也不行!”廖湘汀插话了。

    在这条河上,廖湘汀投入了巨大的精力,按照他的设想,辛河在开发区的地位,无异于黄埔江在申城的地位,将来,两岸也是写字楼林立,晚上,巨大的广告牌映亮整个河道,将来在芙蓉街道开挖的人工湖,就是整个新城的城市之眼。

    “老百姓还有什么要求?”蒋胜道。

    陈江平有些犹豫,但坚持着了出来,“要求调查岳文,调走岳文……”

    廖湘汀不动声色,蔡永进问道,“干部的使用在党委,这一条不合理,一个干部,他们调走就调走了?”

    “嗯,”陈江平仿佛受到鼓励,“又把以前的老账翻出来了,还是前几个月纪委调查的那件事,还岳文是历史的罪人,毁了几百年的周疃大集。”

    当着廖湘汀的面,由他出这些话来,总比别人在廖湘汀与谭文正跟前递话要强得多。

    “这罪名够重的,历史的罪人!”廖湘汀难得地笑了,“他从年龄上,还是个孩子!这罪名他担不起……”众人都是一脸静默,都不作声地盯着廖湘汀,“老谭,你的意见?”

    谭文正喝了口茶道,“年轻人有干劲,工作也有成绩,但工作的方式方法上欠缺,……有些急躁,急于求成,急于出成绩,……周疃大集毕竟不是金鸡岭,也不是中油化,涉及到三千多商户,刚才市政府还打电话过来,询问罢市的具体情况,并且,马上要十一了,”他看看温起武,“稳定是第一位的,让大集及早重新开市、理顺群众情绪才是主要的。”

    大集及早开市那可以做工作,理顺群众情绪那就要调走岳文,他的虽然委婉,但陈江平还是心里一凉。

    干部最怕什么?

    最怕的就是工作是领导让你干的,但一旦出了问题,领导却让你来背黑锅,更让人气愤的是,除了背黑锅,领导还要在大会会上批评你的错误,显示自己的正确与英明。

    这种领导,就是四个字,揽功诿过,从古到今,历来为人所不齿!将来也迟早要遭报应!

    “老蒋!”谭文正看看蒋胜。

    蒋胜欠欠身子,脸上松动了一些,“群众一时想不通,工作我们可以再做,要不,要我们这些机关干部干什么?……”

    虽然作为管委的副主任,他并没有附和谭文正的法,避而不谈岳文的去留,但其实暗地里每一句话都是支持岳文留下的。

    这也能给廖湘汀留一下个印象,在管委那边,并不是铁板一块,他,老蒋,是敢于发出不同声音来的。

    “老温。”廖湘汀罕见地并没有按照区领导的排序来让几个人发言。

    “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党的建设三位一体,我赞成谭主任的意风。”温起武却罕见唱起了高调,“马上要十一了,市里也不希望闹出动静来,三千多商户,九千多个家庭,将近几万人啊!”

    廖湘汀不由地看看他,蔡永进刚要话,廖湘汀却打断了他,“好了,派出所加派警力,维持秩序,芙蓉街道继续做工作,市里的工作,我来解释。”

    仍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当他端起茶来时,众人知道这虽不是古代的端茶送客,但是就这项工作而言,工委主要领导要的都完了,大家该走了。

    跟随在众人后面出了门,陈江平想了想紧走几步撵上蒋胜,“陈书记!”他一回头,督查室主任王晓书正在叫他,他慌忙又折了回来。

    王晓书低声道,“廖书记找你。”

    陈江平有些忐忑不安,待重新进门,廖湘汀才道,“让岳文过来,他在第一线,……”

    陈江平暗自揣度,可是还没等他揣度出来,廖湘汀递给他一份东西,陈江平一愣,这是自己让岳文修改的方案,与自己看过的差不多,但后面加了东西,……嗯,手笔很大,按这手笔,那肯定要在全区掀起一场疾风暴雨!

    ……………………………………

    ……………………………………

    岳文手攥着一份材料走到了街道大院的门口,门口很热闹,各式的摊子都有。

    “老李,你的油条摊都支到街道门口了?”岳文看看炸油条的两口子,笑着打着招呼。

    老李跟他老婆有些尴尬,“岳主任,油还没热,等会炸出油条来,我让老婆子给你送两斤进去!”

    “今天我就不吃油条了,马上要出去一趟。”岳文笑道,“老宋,你的肉夹馍,给我来两个。”他朝着做肉夹馍的大叔道,“早上找不着你们,这饭都还没吃呢,你们倒跑到街道门口了。”

    老宋有些尴尬,忙不迭地剁肉,“岳主任,今天早上算我的,不要钱。”

    跟在后面的黑八立马道,“本家,给我来四个!”

    “好的好的。”老宋答应着,打开炉子,往外拿着烤得金黄酥脆的伙食。

    “哪能不要钱,肉和面都关着成本呢。”岳文不满地看看黑八,“八哥,给钱啊,我钱包没带。”

    黑八盯他一眼,却不敢在众人跟前顶撞他,声嘟囔道,“又让我付钱……”

    老李老婆凑了过来,声道,“岳主任,不是我们要来的,是村里让来,我们不敢不来!”

    岳文不动声色,“我知道,那你们就来,你们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嗯,街道本来就是老百姓的地方,你们到院子里炸油条都行,你看,你们还这么自觉,都摆在院子外面!”

    一席话得几个常去摊位的老板都有些不好意思。

    “哎,你们想在这炸油条,卖果子都行,但别在这堵着门啊,我的车都开不出来了,都让让,给我让开条道,我走就走前门,从不走后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