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两不相欠
    “去刑警队?”蒋晓云有些犹豫,刑警队不象公安局别的科室或队所,值班的同事太多,看见不方便,“去室内射击训练场吧。”

    “射击?”岳文一听来了兴趣,“要得,要得,这个可以有,很可以有。”顾不得吃饭,他立马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来。

    开发区的刑警队并不设于区里的繁华地段,而是位于靠近国道的郊区,它的北侧就是室内射击训练馆,不过门开两个,各走各的。

    猎豹在射击馆门前停了下来,蒋晓云下车跟值班的民警了几句,值班民警就把电动折叠门打开了,车子顺利地停在了射击训练馆的门口。

    那值班民警却也跟了上来,殷勤地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岳文左顾右盼,蒋晓云却是轻车熟路,带着他走进一处靶场。

    靶场内,室内好象仍弥漫着火药味,四五十个胸环靶被打得千疮百孔,好象刚刚经过一轮激烈的射击。

    “试试?”蒋晓云看看岳文。

    “试试!”岳文有些跃跃欲试。

    每个男人都有英雄情结,这种情结的折射就是对于枪的喜爱,谁时没有一支枪?无论是木头做的还是塑料的,无论是能打出子弹来的还是只能装个样子比划一下的。

    就是大学时风靡一时的游戏cs,岳文、任功成、尼亮有一阵子整晚泡在网吧里,组队枪战,惹得葛慧娴都差点要跟他分手。

    岳文看看蒋晓云,突然笑了。

    “大学军训时,用的是半自动步枪,可能是兴奋过头了,也不知怎么搞的,一搂扳机,六发子弹全都出去了,打到哪里都没看到。”

    “这很正常。”跟进来那个值班的民警道。

    “结果,我又一兴奋,一下跳了起来,却让教官一脚给踹倒了!”

    蒋晓云难得地笑了,“射击场上,一切听指挥,教官不让你起来你自己起来,自找的!”

    “是啊,到后来就成了系里军训期间的笑话!”岳文笑道。

    那值班警察拿过一把枪来,压上七发子弹,递给岳文。

    岳文眼睛一亮,伸手接了过来,我靠,好沉!

    手枪并不象想象中那样轻松,单手持枪估计不成,他连忙用双手托住枪,怪不得港剧里面都是双手,马哥那样手持双枪的估计是少数吧。

    “这是五四还是****式?”

    “****式。”蒋晓云道,“相比九二式,虽然沉些,但后座力些。”

    看着岳文兴奋的双手持枪比划着,蒋晓云拿过耳机,想了想,又看看他,竟亲手给他戴在头上。

    那值班警察脸上顿时闪现出一丝微笑,是啊,八月十五的晚上,谁没事跑到射击训练馆来,还是孤男寡女!

    岳文却沉浸在兴奋的情绪里,他看看蒋晓云,模仿着港剧里姿式,暗暗提醒自己三点一线,三点一线……

    “砰——”

    平生第一枪打了出去!

    他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

    双手托枪,都差点把枪扔出去。这枪后坐力真大,幸亏双手持枪,否则根本控制不住,这还震得虎口都发麻了。

    “砰砰砰砰砰砰——”

    七枪全部打完,他只感觉瞄准完了,手用力了,但是马上手就歪了,就不知打到哪里去了。

    标靶慢慢开始向他们移动过来,岳文不由睁大了眼睛,待标靶在近前停止,他脸都绿了,不出所料,七发,零环!

    “是不是这****式不行,要不我试一下九二式?”岳文笑道,为自己找着理由。

    蒋晓云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脸微笑,“9mm子弹动能更大后坐力更强,枪口上跳的幅度也最大……”

    那值班民警笑道,“你这个成绩,确实不怎么样,不过,你有个好老师,让她教教你。”

    “老师,谁?”岳文问道。

    “你不知道?”值班民警很诧异,“晓云啊,她可是全国警务实战教官技能比武大赛手枪快速射击个人比武的三等奖!”

    “你?”这下轮到岳文惊讶了。

    那值班民警倒很识趣,“你们先练着,我到前面看看,有事叫我。”

    蒋晓云客气了几句,果真拿起那把五四式来,开始教岳文射击。

    从持枪的姿式到射击的要领,她讲得很详细,两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岳文不仅有些意乱神迷,蒋晓云身上的气味又与葛慧娴不同,很是清新,有点象绿茶的味道,那薄薄的衣服下动人的的诱惑也不时触碰着他敏感的神经,让他更加瞄不准靶心了。

    蒋晓云也发现了岳文有些心猿意马,见自己与岳文靠得这么近,俏脸一红马上放开了这个徒弟的手,她随手拿起枪,装子弹,上弹匣,开保险,只听几声枪响,一阵硝烟,标靶已经移动到面前。

    发发十环!

    “蒋老师!”岳文都有些崇拜蒋晓云了,“蒋老师,我能拜你为师吗?”

    蒋晓云笑了,“这里可不允许人随便进来,区人武部的靶场你可以去。”

    “这不是进来了吗?”

    “我是这里的教官。”

    “那我跟老阮,估计问题不大。”岳文笑道,“你可一定要收下我这个学生。”

    “那你就行个拜师礼吧。”蒋晓云真是难得的轻松,笑意盈盈道。

    “行,等我忙完大集的事,就行正式拜师礼。”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蒋晓云见他认真,又笑道,“枪法是子弹喂出来的,很枯燥的。”

    岳文一脸认真地看着蒋晓云,“那你是怎么从事这份枯燥的职业的?”

    “我当过五年的武警,”蒋晓云道,“后来考进了区公安局,……我就想到刑警队,女警在近身格斗中是比较吃亏的,我就有意识地加强手枪速射,……我们大队没人是我对手。”

    岳文注意到,蒋晓云的右手拇指和虎口附近,有一圈皮肤明显跟周围皮肤不一样。

    “今年四月份,公安系统全国性的大赛,参加训练和比赛使用的是九二式手枪,比平常警用的****式要大,后坐力也更强。每次射击时,拇指上都要被磨掉一块皮,开始还觉得疼,现在早就不觉得了。”

    “那选择其它警种不行吗?”作为区领导的蒋胜是完全有能力把自己的姑娘弄到一个闲散的岗位上的。

    “你可能也知道,”蒋晓云看看他,“我爷爷是铁匠,我爸没到镇上前也打过铁,……我从就弄刀弄枪的,时候,看了一部电视连续剧《女子特警队》后,我就决心将来当一名警察。”

    岳文有些唏嘘,这也算是一个为自己的理想付出的姑娘!

    “蒋老师,有件事我得解释一下。”岳文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了,作为一名刑警,我理解你的行为动机。”蒋晓云看看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问过黑八了,那晚你们刚从太平间出来,受了刺激……”她的脸色阴沉了下去。

    突然,她抬起脚来,岳文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蹬蹬蹬”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行了,两不相欠,扯平了。”蒋晓云看看他一脸的窘相,禁不住又笑起来。

    岳文却讪讪地站起来,“蒋老师,你要是还不消气,还可以再踢两脚。”

    “不用了,”蒋晓云转身带上耳机,拿起九二式,一阵枪响和火药味之后,又是枪枪十环。

    岳文一咬牙,也拿起****式。

    “砰砰砰砰砰砰砰——”

    当标靶缓慢移动到近前时,蒋晓云不相信地盯着他,“都是十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