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女大不中留
    官大一级压死人。

    还能什么?岳文老老实实回到办公室细化方案,待从头至尾再看几遍,要加的内容都加进去了,这才长舒一口气,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都已经七点多了。

    开车回西霞口要几个时,怕是晚上到家明天再回来时间也赶不及,他索性给家里打个电话,不回去了。

    父母倒很是理解,“不就一个八月十五吗,现在生活好了,天天都是八月十五,周末你带着慧娴回来,再过一个。”岳魁的嗓音很宏亮,喝了酒话更多起来,岳文却听得津津有味,在这个明月当空的团圆之夜,听听父亲的唠叨,也是一种亲情。

    他看看时间,到金鸡岭去?

    在这个夜晚,胡开岭肯定不会放过他,又要宿醉一场,干脆,他快步下楼上了猎豹,今晚就给蒋胜把材料送过去,再在区里的饭店随便吃点饭。

    家家户户都在庆团圆,公路上很是静寂,几乎没有车辆往来。

    待开到区里,他才琢磨过味来,这个时间,蒋胜肯定不会在办公室,在家里?也是一大家子人团聚吧。

    “蒋主任,我是岳文,”话筒那边似乎很热闹,蒋胜的兴致也很高,“方案出来了?好,那你送到维多利亚十八楼来。”

    蒋胜放下电话,这是一大家子人在聚会,虽然春天的时候老娘走了,但生活仍得继续,蒋胜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个弟弟,这一家在维多利亚包了一大房间,一起吃中秋饭。

    “谁啊?”蒋胜的二哥问道,“八月十五,还让不让人过节了?”

    蒋胜看看自己老婆,正殷勤地给蒋胜的老父亲剥着蟹子,“一份材料,明天廖书记要看,他们弄完给我送过来。”

    “廖书记不过节?”蒋胜老婆笑道,“又是你们管委办的伙子,都有父母,你还让不让人回家?”

    “不是,是芙蓉街道的一个副主任,”蒋胜含糊道,“估计快到了吧。”

    正着,一服务员走进来,“蒋主任,芙蓉街道送来一份材料给您。”

    “人呢?”蒋胜接过材料,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这伙子很精明,今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饭局,是纯粹的家宴,要是别的饭局,你坐下吃两口无非添双筷子而已,而家宴呢,你是邀请你还是不邀请你?

    所以,让服务员送过来,是很合适的做法。

    “就在楼下,”服务员道,“他如果您没有意见,他就回去。”

    “让他回去吧。”蒋胜看看手里的材料,思路很清晰,却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他自诩是实干家,向来看不起玩弄文字的领导。

    蒋晓云在逗弄着大伯家二哥的孩子,吃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有情况?好,我马上回去。”

    蒋胜老婆有些不乐意,“这八月十五的,还有案子啊?”

    蒋晓云笑了,“案子也不听人的指挥,你让它过节时就老老实实待着!”她看看一桌的饭菜,“我们有同事还没吃饭,我捎点东西给他吧。”

    蒋胜不作声色地看着女儿,却见老婆忙不迭地往蒋晓云的塑料袋里划拉着,就怕自己这宝贝闺女没吃饱。

    “嗯,把这蟹子、虾都带上,把这肉也带上,这个海鲜拼盘没动,也给晓云带上……”

    眼看着塑料袋里盛不下了,蒋晓云有些着急,“行了,妈,够吃了,吃不了了。”

    她拿起塑料袋匆匆推门而出,又风风火火进了电梯。

    蒋胜老婆追了出去,“晚上出警,别忘了多穿件衣服。”

    她一转头,蒋胜也跟了出来,“怎么了,是不是也舍不得你宝贝闺女?”

    蒋胜吧嗒一下嘴,“真回刑警队了?”

    “你闺女还能骗你?”蒋胜老婆有些不满。

    “她工作以来,哪个中秋出过警?今天她又不值班,再,阮成钢别看大大咧咧的,谁也不放眼里,其实也是个精明人,冲着我,他能安排晓云八月十五晚上出警?”

    “那,”蒋胜老婆突然高兴起来,“她的同事?”女大不中留,女儿的终身大事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怎耐蒋晓云一点也不着急,“是那个姓曹的伙子吗?”

    蒋胜看看楼下打车而去的蒋晓云,“是芙蓉街道……岳文。”

    蒋胜老婆对这个名字可太熟了,她脸一板,“怎么会是他?噢,刚才就是他来给你送材料吗?噢,怪不得不敢进门,晓云不能有这份心思啊。”

    今天的常委会,岳文的表现令许多人刮目相看,面对曹昆的质问,回答得有理有据有节,蒋胜从内心也很看好。

    “我听,廖书记很看重他,年底想把他调到工委办督查室。”蒋胜边边朝屋里走去。

    “他就是当上工委书记,区委书记,他跟晓云也不可能。”蒋胜老婆恨恨道。

    ……………………………………

    ……………………………………

    拎着一包吃食匆匆上了出租车,当出租师傅问起去哪里时,蒋晓云倒不知如何回答了。

    她掏出手机,思索片刻方才拨了出去,“你在哪?”声音仍是冷冰冰的。

    “刚到开封菜馆,”电话那头的岳文看来心情还不错,“蒋主任对材料有什么意见吗?”

    “不是,不是,”蒋晓云轻轻告诉出租师傅调头去肯德基,“我爸看你没吃饭,让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

    “那就太感谢蒋主任了,”岳文有些纳闷,蒋胜是个粗线条的人,不会这么细心吧,“我刚要了两个汉堡,两个鸡肉卷,就别麻烦了。”

    “你不是在肯德基吗,我都到了。”蒋晓云有些生气,没来由的生气,平时走到哪里都是笑脸,但就在这个人跟前,仿佛一点也不领自己的情。

    肯德基里,也很冷清。

    蒋晓云付了出租车钱,就发现坐在门边的岳文朝她招手,她心里又是一热,推门走了进去。

    “吃烧烤吗?”岳文笑着站起来,“我请客。”

    “这里哪有烧烤?”蒋晓云顺手把吃食放到桌上,不解地问道。

    “烤鸡翅啊,这里没有多余的花样,就这一种烧烤。”岳文吡笑道。

    蒋晓云也笑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跟岳文在一起很放松,也很开心,就是想看见他,听他话也行。

    “我看看,蒋主任都赏了什么?”岳文扒开塑料袋,好嘛,螃蟹、大虾、墨鱼馅的水饺……“太多了,哪能吃得了?”

    他看看正盯着他的蒋晓云,蒋晓云却在躲避着他的目光,“要不我们到你们刑警队去,慢慢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