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小鹿乱撞
    陆虎、奔驰、知名女演员、豪华海鲜酒楼……

    路桥公司、建筑公司、周疃大集、……

    这就是岳文对梁莉的大致印象。

    车里弥漫着一股高级香水味,黑暗中,一种暧昧也在悄悄滋生“梁姐,你这是往哪里开啊?”岳文嘴上笑着,心里却十足地戒备。

    梁莉笑笑,伸手打开音乐键,却是梅艳芳的一首《女人花》。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

    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

    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车子一路疾驰,岳文却不再话,梁莉也不话,任流光

    溢彩的大道上,车灯与路灯的灯光在车内摇曳、远去……

    “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终是空,缘分不停留,

    像春风来又走,女人如花花似梦……”

    岳文慢慢降下车窗,马上一股冷风吹了进来,也吹醒了他

    有些发昏的脑袋,“梁姐,有什么话现在不行吗?”

    “马上就要到了。”梁莉笑道,“我知道你愿意喝茶,去年我到云南去,朋友送了我一点茶,都是纯料的古树普洱,树龄都在三百年以上,……你尝尝。”

    车子慢慢驶进一个区,岳文不由地睁大了眼睛,区内都是独栋或联排的别墅。

    车子慢慢在一处别墅前停来,梁莉笑道,“到了,下车吧。”

    岳文看看区里,灯光不多,住的人恐怕也不多,在这个寸土寸金的秦湾,他与葛慧娴有套六十多平米的老房子,都感觉象是头上掉了馅饼,在这里有坐别墅,那得是一笔多大的财产。

    而同是秦大毕业生的梁莉,恐怕,恐怕在秦湾的房子不只这一座别墅吧。

    梁莉很是善解人意,轻声笑道,“那几年秦湾的房价还没起来的时候,我手头正好有几个闲钱,就全投在房子上了,……进去坐坐吧,”她见岳文仍有些踌躇,笑道,“你一个大男人,我一个女人都不怕,还怕我吃了你?”

    岳文笑笑,“梁姐这么漂亮,我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梁莉笑了,“那好,姐就给你个机会。”

    岳文一糗,却不敢接话了,乖乖下车,跟在梁莉后面进了客厅。

    别墅装修很雅致,包括客厅的穹顶与地板,全是红橡木。

    客厅里也很干净,看来是定期有人打扫。

    岳文要换鞋,被梁莉笑着阻止了,岳文也不坚持,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沙发很柔软,他立马就有一种被包围的感觉。

    梁莉自己换了鞋,鲜红的指甲盖点染在雪白的脚上,岳文禁不住喉头又是一动。

    “你坐一会儿,我去拿茶。”梁莉烧上一壶水,笑道,岳文笑着点点头,他的眼光追逐着梁莉的丰臀,等不见了踪影,这才有时间打量这客厅。

    他的目光慢慢停留在一幅油画上,画面是草原上的白桦林,旭日初升,叶子金黄,意境开阔而又深远,静谧而又深邃……

    音乐,音乐好似从楼上洒下来一般,悄悄弥漫了整个别墅,音乐充满了灵动与自然,班得瑞的音乐——《the sound of silence》。

    突然,他的眼睛又直了,梁莉慢慢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仍是穿着那身巴宝莉,但一双长腿此时格外清晰。

    她好象没有看到岳文的目光,轻轻地在沙发上坐下,温杯、醒茶、冲泡……动作很是娴熟。

    “有时,一个人,……阳光明媚的秋日,暖暖的午后,”梁莉脸上惯有的那种应酬式的热情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然的笑,就象面对一个多年的朋友,或者,或者是自家的兄弟,“听着音乐,喝着茶,就这样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她突然又笑了,“你是喜欢热闹的人,爱蹦迪,能欣赏……”

    “我喜欢班得瑞的音乐。”岳文笑道,他拿起茶杯,汤汁深黄饱满,有种淡淡的陈香,他轻轻喝了一口,茶汤柔顺回甘,那种微微的甜,热腾腾地流淌到身体里,从口腔弥漫到胃和全身,让人很是满足,“好茶!”

    “那待会你就带着。”梁莉笑道,“别推辞,推辞就是拿姐不当自己人。”

    “那我能现在拿着茶就走吗?”岳文笑道。

    “你舍得吗?”梁莉笑道,两道眉毛如弯月一般,两泓秋水勾人心魄,立马打消了岳文要走的念头。

    她轻轻拿起茶杯,“姐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有些事情想开,我知道,前面可能有不少误会,但今天姐在这里都把话挑明了,”她突然一敛笑容,正色道,“戚力群与我不是一回事,我是我,他是他,虽然他是我公司的法律顾问,他在我的公司也有股份,但我们不是一家人,他的账,你不能算在我的头上。”

    岳文看看她,却没有话,他轻轻地把茶给梁莉倒上。

    梁莉感觉自己的话就象拳头打在了棉花包上,找不到着力点了,她的眼睛看着岳文,眼中似乎能氤氲出水来。

    “还记得上次在京城一起吃饭吗?”岳文点点头,那恐怕是自己平生吃过的最好的一餐,“姐不容易,……但真不象社会上传的那样,……我主要做的还是工程,开发区的,秦湾的,我不愁没有项目,当然,什么挣钱我干什么……”

    岳文仍然没有话。

    “我手下也有几个人,生意场上,什么人也有,给你使绊子的,给你玩阴招的,所以,我守法但有时并不遵纪,这个社会就这样,有时好言好语行不通,还得拳头话。”

    “但,我也是严格约束他们,佐藤,就是周疃大集上管理大集那个痞子,我们自己的海鲜生意,他也要插手,就这样打起来了,”梁莉得云淡风轻,就好象在诉别人家的事,完全与己无关。

    “高利贷呢,我不干那个,那个是伤天害理、断子绝孙的事,我还是那句话,戚力群与的事不能算到我的头上!”

    岳文喝着茶,脑袋却如轴承一样飞快地转着,这是在撇清宝宝遇袭一事,就是因为这个,岳文停了梁莉的水泥供应,现在每天还有工程车在保鲜库门前“修路”。

    “岳文,我其实特别赞同刘晓庆那句话,作女人难,作个名女人更难,你别看我现在是什么政协委员,其实姐就想安安静静地工作,平平静静的赚钱,可是,我能吗?”

    梁莉似乎得掏心掏肺,“现在这个社会,你要是没有点背景,你掏心掏肝给人吃,人家还嫌腥!姐,也是秦大的毕业生,也有头脑,我也想把企业做大,也想加入什么木兰会,把人生活成传奇……”

    岳文微微动容,走南闯北,他是太知道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的不易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干企业,有人觊觎的是她的钱,有人看中的却是她的貌,但各种骚扰是少不了的。

    “商人是逐利的,这是商人的本性……水泥厂的地皮不只我一人盯着……”

    梁莉轻轻拿起杯子送到嘴边,却点到即止,没有深,但响鼓不用重捶,该的却是一句没落。

    “你看,光顾着我了,姐看你对左青挺感兴趣,这部戏马上就要杀青了,没关系,到京城,姐再通过关系邀请她……”

    梁莉慢慢倚在沙发上,眼睛如雾似水,朦朦胧胧,象春雨一样,让岳文的心潮湿起来。

    突然,她的腿轻轻一抬,那雪白的腿就露了出来,轻轻地架在了另一条同样雪白的腿上。

    这个姿式太特么诱人,岳文举起的杯子都忘了往口里送。

    “吃萍果吧,”梁莉突然笑道,“你不是过吗,二十岁的女人就象是青苹果,咬一口,虽然酸中带甜,但太酸,姐这个年龄的女人就象是熟透的苹果,颜色也好,吃起来更好,又甜又香!”

    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诱惑了,岳文喉头上下耸动着,他努力想抬起屁股站起来,可是感觉屁股是那么沉,就象粘在了这沙发上。

    梁莉笑了,慢慢站了起来,岳文也抬起头,他以为她要上楼,却没想到梁莉轻轻坐在了他的身旁,梁莉那充满了女人味的声音夹杂着身上的香气与热气就在耳边响了起来,“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ing to have。”

    岳文看看梁莉一张俏脸,一头精干利落的短发,又忍不住盯着这饱满多汁的身子,高耸入云的乳峰,浑圆性感的臀部,他感觉在这寂静的秋日,心脏有如鹿般乱撞,自己的心里已经着火,马上就要燃烧起来了。

    他一把搂住了梁莉,那温润滑腻的高耸立马占据了他的手掌,梁莉身子一软,闭上眼睛轻轻呻吟起来。

    岳文咬咬牙,又狠狠地揉搓了两把,突然站了起来,快步朝门口走去。

    不,不是走,是跑,待到跑出别墅,跑出区,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