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鲍翅楼
    上了陶沙的车,黑八直接开着猎豹回了街道,明天又是周末,岳文决定,也要来一次关掉手机、尽情享受的放松之旅。

    陶沙仍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西装,阮成钢却是一身中式对襟大褂,而岳文雪白的衬衣配上深蓝色的牛仔裤,三个人,三种不同穿衣的风格。

    “老大,到哪儿?直接去片场吗?”看看时间不早了,岳文的车速提得很快,不得不,特么地,q7就是比猎豹强,提速快,车还沉稳。

    “成钢安排,费用我出。”陶沙笑道。

    平时在一块吃饭,陶沙就从没让岳文掏过钱,知道他是挣死工资的,他的包里平时都是放着几万块钱,随用随取。

    阮成钢笑道,“也不是我安排,有人安排了。”

    陶沙与岳文都以为他在秦湾的朋友安排了,也没有往深里细问。

    “成钢,他们今天的戏还有夜场吗?”陶沙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估计赶到秦湾得到晚上十点了。

    “不行,我得给老婆打个电话,她特喜欢陈明道!”岳文开着车就要往外掏手机。

    大学里,有一阵子,每个宿舍到了晚上都看《康熙王朝》,这种老牌帅哥,最能打动姑娘的心。

    “打住!”阮成钢与陶沙同时叫道,陶沙一拍扶手,笑道,“我们去了是看姜丽和左青的,请她们吃饭的,我们都不带老婆,带老婆多煞风景!”

    阮成钢在车上烟斗照抽不误,“带老婆干什么,离开老婆不能活吗?”

    岳文笑道,“能活,也罢,那我们就自己活动!”

    车子的性能很好,到了二百仍不见发飘,阮成钢却还不知足,一个劲地要求岳文加速,奥迪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如流星划过,后面的车一会功夫就只能看见两只若隐若现的尾灯……

    车子进了市区才不过九点,阮成钢掏出手机联系起来,那边有些啰嗦,阮成钢很不耐烦道,“直接去哪吧。……鲍翅楼还是蟹王府?……嗯,那就鲍翅楼吧。”

    鲍翅楼,岳文没有去过,只听价格齁贵,里面纯是鲁菜和粤菜,以燕鲍翅参为主,可以是那个时候秦湾数一数二的饭店。

    陶沙看看坐在后座上的阮成钢,“上次我们三个人花了两千多,今晚至少得七八个人吧,得一万块钱。”

    阮成钢在陶沙跟前不敢托大,“老大花得起,我也花得起,朋友请客,今晚没有夜戏,姜丽回京城了,左青只是答应出来吃顿饭。”

    陶沙精明得很,“怕也是二场还是三场了吧?”

    “能请得动人家,就是给面子。”阮成钢道,“这还是龚晴出面,左青不好驳她的面子。”

    龚晴也是秦湾人,出演过四大名著,也是少有的美人,岳文一拍方向盘,“呵呵,不看左青也罢,光看龚晴也够了!”

    陶沙取笑道,“这可是个大美人啊,年轻时号称古装第一美女,成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刚分配到平州时,还把她的挂历挂在床头上。”

    “老大,记性就是好,”阮成钢也笑了,“我们这个岁数的谁不喜欢龚晴啊!”

    鲍翅楼的装修很是豪华,豪华得简直不象吃饭的地方。

    在包间里刚刚坐定,门就被推开了,岳文一愣,梁莉笑语嫣然地走了进来,后面紧接着就是龚晴和一个年轻的美女,大概是助理之类的。

    龚晴的脸上一点也见不到岁月的痕迹,还是那么温婉动人,风姿绰约。

    陶沙与阮成钢立马站了起来,岳文暗笑,在青年时代的偶像跟前,陶沙与阮成钢竟有些拘谨。

    “这位就是大美女龚晴,”梁莉笑道,她的嘴唇好象纹过一样,唇形很漂亮,今晚,她仍穿了一身巴宝莉,深绿和白色的搭配,露出纤长的****,让人不忍移目,“不用我介绍吧?”

    阮成钢忙把烟斗灭了,又亲自打开窗子,陶沙却笑道,“不用介绍,天下谁人不识君。”

    岳文暗笑,陶沙,虽然酷爱西方文化,但一向以文人自居,见到年轻时心仪的美女,拽两句诗也不足为怪。

    阮成钢却笑着走上前来,这一身打扮,成功地引起了龚晴的注目,“龚……”他一时有些犹豫,在机关里久了,商场与官场的人物后面都可以加上某长和某总,怎么称呼这位演艺界的美女?叫姐,岁数与称谓都不合适啊!

    梁莉很善解人意,“我先来郑重介绍一下吧,龚晴,古装第一美女,出演过四大名著,也是我的好姐妹。”

    岳文看看陶沙,又看看阮成钢,这两位,面对梁莉,这戒心好象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六只眼睛都不眨眼地盯着龚晴,当然,陶沙是四只眼,现在,四只眼都闪着光。

    “这位是我们平州首席大律师,平州律师事务所的陶主任。”梁莉笑着介绍道。

    龚晴一伸手,陶沙更激动了,赶紧伸出手,握住龚晴的手,“陶主任,幸会。”龚晴轻轻笑道。

    “幸会,幸会。”陶沙很精明,干脆没有称呼。

    “这位是我们平州公安局的阮局长。”梁莉又介绍道。

    龚晴又是伸出手来,阮成钢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这两个是什么人啊,岳文暗笑,不就是青春时代的偶像吗,至于成这个样子吗?

    “这位是我们平州的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岳主任。”梁莉介绍道,“刚工作半年就已经是副处级领导了。”

    这个社会有些浮躁,称呼人没有官职就愿意给人在后面加上官职,几个官职的那就称呼最大的那个,岳文虽然不是副处级,也让梁莉介绍成了副处级的街道办副主任了。

    “前途无量,你好,岳主任,”龚晴的声音很好听,手也软若无骨,岳文笑道,“幸会,龚老师。”

    他这个岁数,称呼一声老师没什么不妥。

    “先入席吧。”梁莉笑道,眼如秋水,眉共春黛,看一眼岳文,饶是岳文满身满心戒备,仍不由心头一漾。

    “左青今晚还有一个聚会,等会儿她直接过来,”龚晴笑道,“我们先吃饭吧,不用等她。”

    这演艺圈也是一个圈,圈子虽然有自己的规则,但有一条与其它圈子一致,那就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一晚上的饭局是要赶好几场的。

    “您还没吃饭啊,梁总不早,”阮成钢一下变得很殷勤,“服务员,上菜,梁总,有龚老师在,我看就行了,我们就陪龚老师吃饭。”

    梁莉笑道,“你的龚老师刚下飞机,就直接赶过来了。”看样子,是梁莉去接的机,这梁莉手面还真大,三教九流,认识的人还真不少。

    菜上得很快,服务员一面布菜,一面介绍,龚晴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陶沙热情地举起酒杯,“我先啊,谁都不准跟我抢,”阮成钢也举起了杯子,见状只能微笑着把杯子放下,“龚晴,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过,虽然知道你也是秦湾人,但就好象在天上,我们好象在地上,今天,你终于飘落一回凡尘,让我们几个从年轻时就崇拜你的粉丝终于见到了真人!”

    他得热情洋溢,龚晴却笑着摆摆手,刚要解释,阮成钢却打断了她,“我们刚才还呢,我刚毕业就把你的挂历挂在床头上,晚上不看看你,睡不着觉。”

    龚晴一下笑了,笑得花枝乱颤,陶沙与阮成钢却有些傻了,也都傻傻地陪着人家傻笑。

    “陶主任,阮局长,过奖了,来,我们一起喝杯酒,我也敬一下家乡的三位领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