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我给大家算笔账
    猎豹的速度很快,车子“吱”得一声,停在了齐子波身后,吓得齐子波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恼怒地盯着这个不速之车。

    岳文的猎豹,这半年来经常出入水泥厂,水泥厂的职工没有不认识的,齐子波也熟悉,有意见归有意见,这恼火与埋怨也只能藏在心里。

    周厚德迎了上来,眉头紧皱,悄悄道,“你上午的事,应验了。”

    呵呵,岳文笑了,这动手也忒快了吧,看来真是迫不及待了。

    他四下一打量,却只有齐子波一人在,并没有见到戚力群等人的身影,齐子波见岳文看他,吩咐一个工人给岳主任拿把椅子,自己又在椅了上坐了下来。

    “他们鼓动工人卖地,是能分现钱。”周厚德又道。

    “我知道,”岳文轻松道,可是也只是嘴里轻松,心里却绷得紧紧的,因为他知道,在眼前利益唾手可得之时,很少有人绷得还会去想长远的事情,特别是这些多少年穷过来的工人,工资一直拖欠着,手里没有几个活钱,当一块肥肉摆在跟前时,当听很快能分钱时,他们不会再想其它,只会一条道走到黑,这,就是人性!

    “岳主任!”齐子波对这个伙子很尊敬,有志不在年高,能力不在年龄,现今这个社会,你就是个痞子,你拳头硬,别人用得着,那也对你要尊敬。

    岳文,这两年办的事,可以在整个芙蓉街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齐子波自不如施忠孝,更赶不上中油化的实力,他不敢直接跟岳文叫板。

    “吃了吗?”岳文下了车才感觉肚子里“咕咕”直叫。

    “吃了。”齐子波在椅子上欠欠身子。

    “刘平,看看食堂还有什么,给我拿点过来。”岳文喊道,刘平是一青工,跟大灰狼关系不错,见岳文单点他的名字,笑着象中了奖一样往食堂跑去,黑八一看,急忙喊道,“给我也弄一份”。

    “有事?”岳文乜斜着眼看看齐子波。

    “嗯,”齐子波有些尴尬,“有点事。”

    “跟我汇报了吗?”岳文脸一沉,突然声色俱厉地问道,齐子波一愣,“水泥厂现在处于过渡阶段,王建东有什么事也得跟我商量,……你,站起来!”

    齐子波有些尴尬,在场的工人也都不话了,“岳主任,……”他到底不想在工人跟前折了面子,让个年轻训就训。

    黑八看看岳文,一挤眼,笑着一撤椅子,齐子波“哎哟”一声就跌坐在地上,现场马上传来一片哄笑声。

    齐子波尴尬地站了起来,岳文看看他,他却不敢动手。

    刘平端着两份菜,后面大师傅用筷子插了几个馒头,朝这里走过来,远远地看见工人七嘴八舌笑着议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把菜放在椅子上,“岳主任,食堂里就剩下点豆角,郭师傅又给你炒了个葱花鸡蛋。”

    “谢谢郭师傅,谁还没吃,一起吃点。”他也不客气,也确实是饿了,拿起馒头风卷残云般吃了起来,根本不把齐子波放在眼里。

    他边吃边道,“水泥厂的地皮,任何人了也不算,我们跟中建工签协议的时候,其中就有地皮用来发展大集收取租金的条款,”他夹了一块葱花鸡蛋,“这一点王董和周总都知道,如果违约,大家的股份就没了,将来也不能继续留在水泥厂了,是不是,周总?”

    合同中根本没有这一款,在这里发展室内大集只是岳文的想法,但见他得郑重认真,周厚德情不自禁点点头。

    “王建东都抓起来了,谁知道这是真的假的?”齐子波面红耳赤大声嚷嚷起来。

    工人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这一句话,立马象在油锅里泼了一瓢水,炸锅了!

    周厚德眉头就要挤在一块了,可是看看岳文,仍是大口咬着馒头,“刘平,给我弄点水去,你想噎死我啊!”

    “给你盛了一碗汤,嘿,让黑八喝了。”彼此年龄都差不多,平时他与黑八也熟,黑八看看他,“让你盛你就盛,哪那么多废话。”

    刘平过去一把卡住了黑八的脖子,黑八立马憋得脸色通红,刘平这才吡笑着跑开了。

    现场,经两人这么一闹,气氛立马轻松下来。

    “王建东有事吗?不定过两天就出来了,哪个民营企业家没有原罪?”岳文轻描淡写道,“再了,水泥厂与中建设合作,与中建工合作,哪一条是王建东主意,都是周总与王凤带的头,你们看在眼里的,有他们在,你们还担心吗?”

    “不担心。”声音稀稀拉拉。

    “声音不响亮啊,”岳文笑道,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接过刘平的汤来,“平,跟老郭,多加点碱,不怕馒头发黄,吃起来香……现在我们到底是中建设的职工,不过现在是在过渡期,就是我、周总都不在了,水泥厂该怎么运行还怎么运行,有中建工在,你们担心什么?”

    提到那个建材企业的巨无霸,工人们马上放心了,是啊,救命的合同和续命的合同都是岳文签的,有无王建东真的问题不大。

    齐子波有些恼羞成怒,昨晚有人找到他,他权衡了一晚上,对方提出的条件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取代王建东在水泥厂的位置,地皮卖后还能分得一杯羹,就是将来盖楼,自己的建筑公司也能拿下一部分工程,何乐而不为?

    既然上了船,那就不能退缩了。

    “这一条款可以改,只要我们心齐,中建工也得考虑。”他前面并没有参与对中建工的谈判,对条款并不了解,见岳文这样,他也跟着就梯上楼。

    “改?呵呵,你得轻巧,就你,怕是连唐总的面儿都见不着!”岳文把汤底突然泼向齐子波,齐子波狼狈地一闪,退到一边,他想上来理论时,岳文却根本不看他。

    “我给大家算笔账,大家看能接受,我们下午继续干活,不能接受,我们下午接着,不过工资可就没了,如果,你明天还不干,后天还不干,那大家的饭碗可没了,虽是过渡期,但也得按规矩来不是。”

    “岳主任,你就吧。”工人们纷纷吵吵起来

    “行!”岳文一挥手,现场马上安静下来,“大家听过一句话吗,叫作一铺养三代!”

    “听过。”工人们齐刷刷地答道。

    “好,我们的想法呢,就是把水泥厂搬迁走,在这里发展商铺,将来这里的铺面钱,是谁的,还不是我们大家伙的?”

    “但,你要卖地,区里拿大头,开发商拿头,真正能分到你头上有几发钱?”

    “这就好比是你原来有棵摇钱树,你非要把它砍了,刘平,这叫吃饱了怎么着?”岳文笑着看看刘平。

    “撑的!”刘平大声道。

    工人们都笑了。

    “好,我就不多了,谢谢大家陪我吃饭啊,我要睡觉了,就不陪你们了,大家愿意站就多站一会,消化消化。”

    岳文完看看周厚德,二人有有笑地朝办公室楼走去,根本不看现场的齐子波。

    “不是这样的,”齐子波见岳文与周厚德真走了,立马大声道,“将来的地租谁知道能收几年?万一大集发展不好怎么办?”

    “你快闭嘴吧,”刘平脸一沉,指着他骂道,“水泥厂不好的时候你出去开公司,现在好了你又回来瞎搅合,就是看你年纪大,再我揍你,你信不信?”

    “真不是个玩艺!”

    “特么地,差点上他的当!”

    老工人看看他,吐口唾沫,年轻工人不怀好意地看看他,慢慢围了上来,齐子波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岳主任,合同中有这一条款吗?”周厚德回头看看一众工人,和夹在人群里的齐子波。

    “没有,”岳文吡笑道,“不过,我给唐总打电话,可以加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