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
    “不耍赖,”zippo发出清脆的响声,黑八潇洒地吐出一口烟来,“我们前面带路啊。”

    “哟,八哥,”岳文上下打量着重新坐回驾驶室的黑八,“最近有什么情况,瞧这打扮,象过年啊!”

    一头黑发梳得光亮顺滑,蚊子都站不住脚,红白相间的polo衫搭配着黄色的悠闲裤,配上一双红棕色的休闲皮鞋,这一身行头没个一千块钱都打不住。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黑八吐出一个烟圈,“就许你三妻四妾,就不许俺成家立业!”

    “呵,还挺押韵,”岳文笑了,“最近进步了啊,……谁三妻四妾了,俺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不准乱。”

    “谁乱,前些日子都晚上十二点了,曹公子又把我叫出来吃烧烤,”黑八看看岳文,“蒋晓云一点机会也不给他,”他掐了掐指甲盖,“指甲盖的机会都没有,那天就我俩,喝到凌晨三点,……”黑八一犹豫,不想往下了,“蒋晓云、王凤、还有秦大你那个袁老师……”

    “八哥,你就是个bug,”岳文是谁,鬼机灵的,他一下打断了黑八,“怨我,怨得着吗?找不着媳妇怨政府,发不了财怨老天爷,……开车!”

    黑八看看他,也不争辩,几个人当中,抡开嘴皮子,岳文能不重样的上三天三夜,这一点,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没有人不服,这在岳扒皮、岳大精之外,又添了一个绰号,岳大嘴!

    勾机的状况不错,那个痞子竟然还会开,猎豹慢慢在前头带路,还没到水泥厂南边那块空地,岳文就发现前面有情况。

    远处,横七竖八停着许多车,许多人明显分成两帮,在对峙着。

    黑八也发现了情况,他扭头看看岳文,“过去看看。”岳文道。

    猎豹一下加快了速度,距离越来越近,岳文已是看清了,确确实实是两帮人,手里都拿着家伙,“把车停一边,给高明打电话。”

    黑八不敢怠慢,猎豹远远停下,车还没停稳,他就掏出手机来,等打完电话,二人正在往前看着,后面的勾机也开到了,“你们开得这么快干嘛,……给钱!”

    “给什么钱,这勾机就是我的,你们要卖废铁,就是盗窃,不把你们送派出所就不错了,”黑八板着脸训道,“还管我要钱,我还没跟你们要钱呢?”

    两个痞子雇人忙活了一个早晨,又大老远把勾机开过来,到最后一分钱拿不到还挨了一顿训,一个痞子按捺不住性子,一拳打了过来。

    “我是街道上的!”黑八咋呼道,他也早有防备,撒腿就跑。

    两个痞子不管不顾,“就你这模样,还是街道干部,那我们都是市里的干部!”

    痞子刚想追过去,却见岳文从车上慢悠悠走下来,两个痞子不提防,一个挨了一耳光,一个被一脚踹翻在地。

    好汉不吃眼前亏,两个痞子互相看看,自觉武力值赶不上人家,骂骂咧咧地走了,得,这一早晨白忙活了!

    黑八哼着歌走了回来,“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

    两人重新坐回车里,哟,这才看清,前面还是老熟人。

    一方是大灰狼,还有二腚、胖嫚、咸鲅鱼,另外一个一头短发,又矮又壮,看来就是传中的佐藤了。

    另一方,带头的岳文不认识,是查理曹,但跟在他后面的熊大、熊二、光头强却都打过交道。

    再看后面,双方后面都跟着三四十人,几乎是清一色的t恤衫、牛仔裤,清一色的不是黑头发,黄发、红发……什么颜色的也有!

    看来,双方着装基本一致!

    “哟,还牵着狗呢。”黑八一指前面,岳文乐喽,“那是藏獒,比你都贵!”

    “你比他们便宜。”黑八的嘴皮子越来越利索,丝毫不吃亏。

    只见两方都牵着藏獒,不同的是,佐藤与大灰狼牵着的藏獒多一些。

    “呵呵,火并啊,有好戏看喽。”

    两人都是看殡不怕殡大的主儿,拿出核桃酥,这是车上常备的东西,一边就着矿泉水,一边吃早饭。

    “你们东北人了不起啊,牛逼啊,”大灰狼手里的钢管指着查理曹,“滚回你们的老家去。”

    “我老家就是这,老人闯关东去了东北,现在我们回来了。”查理曹也不甘示弱。

    ……

    岳文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前土著与后土著相声,这核桃酥也越吃越多。

    他只当是两方掐架,可是后来才听阮成钢,前些日子发生在秦湾的一系列案件,是本地人对东北人的一次反攻,而凑巧的是,梁莉也是东北人,虽然老家是芙蓉街道,但也被看作是外来户,而佐藤与大灰狼等人,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看着两方,再听着嘴里的话,他大体明白了,这是为大集来谈判来了,对,不是打架。

    不要以为混子里面都是烂人,虽然嘴里着粗话,但论起行事来比那些戴眼镜装斯文的强过百倍,不要以为混子只会打打杀杀,论起眼光与手段,比那些只知道死读书、读死书的人强过三辈。

    看来,双方都看中了这将来的新大集,提早入手了。

    嗯,也确实是这样,谁拿下这里,谁的手里就擎了一棵摇钱树。

    佐藤,也知道梁莉的实力,却不知梁莉的背景,在周疃大集经营了这么多年,还让梁莉把海鲜生意夺了去,他早就憋了一口气,眼见着新大集马上就要搬迁,梁莉却想吃独食,这一急,就求到五哥头上了。

    施忠孝正愁没有合适的理由介入,这好比人犯困有人就递枕头,他欣然同意支援。

    他,同样也不知道梁莉后面站着的是谁!

    相比梁莉,在掌柜的心里,他只是外围,是一条马仔!

    而前些日子工地被砸,技术员被打,梁莉也是憋了一口气,她的原则就是交好当官的,痛打竞争的,对这些跟她争生意的人她从来不吝下手,下重手,下辣手,下狠手。

    如果现在怂了,将来大集搬迁后就没她什么事了,海鲜市场,是块肥肉,谁都想来咬一口,大集上的生意,她就别想再做了,何况她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把其它市场抓在手里。

    一战安天下,搞就搞个大场面,收拾了这帮平州的土逼老帽!

    她手下的几个痞子今天是倾巢而出,连带着两只藏獒,那畜生,叫起来也让人心悸。

    车也是清一色的好车,陆虎,霸道、宝马……

    她还专门捎信给佐藤,敢来就要他一条左腿,让他彻彻底底的“左疼”!

    可是没成想,大灰狼这半年弄了个獒园,专门给这些家伙配种,他们牵两条,大灰狼一口气牵了八条。

    车,当然也是清一色的好车,这不能跌份,奔驰,清一色的奔驰,好象又胜了一筹……

    “藏獒好吃吗?”黑八咬了一口核桃酥。

    “等会儿跟大灰狼,让你咬一口。”岳文笑道。

    “去你的,咬你还差不多,大灰狼拿这些畜生比自己的媳妇还亲,今天怎么舍得都牵出来了?”黑八归,吃归,眼睛不眨地盯着前面。

    “这叫心理战,”岳文笑道,“到了这份上,也不一定真打,双方都想不战而屈人之兵。我靠,这怎么象津门,我记着有一年我跟我爸去看我爷爷,看到两人掐架,唾沫都吐到脸上了,就是不打,我在旁边都急了!”

    这就象***与特朗普玩心理战一样,一个要削平关岛,一个要打击朝鲜,都是口水战,谁先怂谁认输。

    但就怕擦枪走火,有一个弟想表现表现,那为了面子,几个大哥只能开打,放眼全国,能与东北人直接干仗的也就是山海人了。

    “大灰狼,你得瑟啥,”查理曹一口标准的大茬子味,“欺负我们没人吗?”

    大灰狼轻蔑地看看他,八条藏獒一齐大声狂叫起来,惊得黑八手里的核桃酥一下掉在车窗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