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swing吧
    “秦湾市发改委:

    为进一步确保加油站安全运营,提升服务质量,……现拟将开发区辛河加油站进行异地迁建,……”

    辛河加油站前,一身黑色西装、戴着白色头盔的岳文,笑着把一份文件递给武胖子。

    武胖子接过来,三眼两眼看完,“兄弟,什么也不用了,这也就是你,换作别人试试,以后有空多到我那坐坐,咱哥俩好好交流交流。”

    水罐车、挖掘机、吊车等工程车辆正在进场,现场很是嘈杂,看着芙蓉街道、消防及安监的工作人员悉数到场,他把岳文拉到一边,“兄弟,你可知道,这个加油站光建设就花了400万元,再重建一个至少得万元,唉,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个位置好,日进斗金!”

    岳文吡笑着,机器轰鸣、人群喧嚣中,他朝武胖子喊道,“给你评估至少要减掉一个零,也就40万,”他看着蒋胜从车里走下来,陈江平、万建设等人迎了上去,中国油化的副总与辛河加油站的聂闯也迎了上去,“你们也不亏,区里不是划给你们一块地了吗?”

    “关键是位置啊,再这里将来不是新区吗?”武胖子好象仍有些肉疼。

    “就是因为新区才要拆迁啊,再了,这断头路都八年了,老武,你也是平州人,为家乡作点贡献就这么难吗?”岳文笑着把一顶头盔递给他。

    “呵呵,要是我是中国油化秦湾分公司的老总,早拆了,别捐一座桥,十座桥我也捐,”武胖子皱眉咂舌道,“可是一座桥至少要几百万吧,我们秦湾分公司真是负担不起,”他无限感慨地拍拍岳文的肩膀,“老弟,我们商量一下,搞点别的不行吗?”

    “你们财大气粗,哭什么穷啊?”岳文笑了,“我可是在网上查过啊,中国油化一年的公益投资就超过10亿元,……”

    “我们最主要的是捐建希望学……”武胖子立马反驳道,“再就是助学金、奖学金之类的。”

    “好,”这加油站刚拆,再从他们身上割肉也实在困难,岳文立马换了心思,“老哥,也就是看你的面子啊,我也不难为你,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这样吧,老弟我现在还是金鸡岭村的书记,这可是个山区,孩子们上学太困难了,太需要一座希望学了!”他热切看看着武胖子,又看看那远处的落雁山,那个山村虽然隔着有些远,但他的心始终忘不了那里。

    “这还成,”武胖子估算着校舍面积,这可比建一座桥花费少多了,“既然兄弟你开口了,老哥也不驳你的面子,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们到时再设一个助学金,你看怎么样?谁让咱也是平州人呢!”

    两人笑笑走向拆迁现场,蒋胜跟陈江平都诧异地看看他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久未谋面的老友在亲热地笑呢。

    远处,中建设的设备也开始运抵现场,就等一声令下,加油站拆除后正式施工了!

    数十名身着治安巡防制服头戴白色钢盔男子将加油站围住,加油站油罐内剩余底油已全部抽除干净,并注满水,蒋胜看看中国油化的副总,一声令下。

    “拆——”

    两台高大的挖掘机轰鸣着驶向加油站,巨大的铁铲挥向加油站的顶篷,只听“哄”地一声,顶篷被扒倒了!

    警戒带虽然拉着,但仍有不少大胆的群众挤了进来。人群中不知谁开始拍手叫好,慢慢地,“拆得好”的喊声就响成一片,站在岳文身边一个老头长叹一口气,“政府早干什么去了?这么好的道,就让他们霸占这么多年!”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周围村庄的老百姓自发放起鞭炮来,看着老百姓的笑脸,听着老百姓的议论,中国油化副总与武胖子的脸上都有些尴尬。

    “好了,这下开大车再也不用绕道了!”

    “这条路早应该通了,一个抗战都打完了!”

    袅袅青烟随风而起,直冲云霄。

    蒋胜兴致很高,他起初是背着手看着勾机动作,到后来就开始打着手势跟一旁的机关干部话,那张黑脸不再板着,欢快的笑容洋溢在脸上。

    开发区电视台的记者奔向陈江平,陈江平笑着指指岳文,岳文却笑着指指黑八,“这是我们社区建设办公室的宋铁霖主任,去采访他吧。”

    黑八一激动,让脚下的各种管子差点绊倒,他郑重地用两手把头盔扶正,在一众机关干部的注视下,走到记者面前。

    “文,我什么啊?”他突然扭头看看岳文,呵呵,关键时候,八哥忘词了。

    蒋胜、陈江平都笑着朝这里看看,又扭过头去。

    “工作,不是背下来了吗?”岳文吡笑道,“这样的场面,你还怯场啊,不想在开发区人民跟前露脸了吗?”

    “背了一晚上又忘了,”黑八掏掏口袋,“词也忘带了!”

    “我来,我来,”宝宝从人群中挤过来,“咱比八哥上相,这个场面,咱随口就来。”

    “去你的吧,还有没有先来后到,别忘了,出力最多的是我!”八哥不依了,看着两人在镜头前打打闹闹,岳文笑着走到一边,“中国油化秦湾分公司支持地方城市建设受称赞?”电话里,任功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呵呵,还有呢,人家还捐助了一所希望学……”

    “这不妥吧,”任功成不乐意了,“人家这也是悔改的表现嘛,中国油化也可给电视台作点贡献,比如赞助费什么的。”岳文忙补充道。

    蚕蛹站得离岳文最近,看岳文放下电话,他朝岳文挤挤眼睛,又指指武胖子,道,“文,敢情里里外外就一个冤大头啊。”

    ………………………………………

    ………………………………………

    “3月22日,区管委副主任蒋胜带领区住建局、安监局、消防大队、石油公司等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到到芙蓉街道就辛河加油站拆迁整治工作进行调度。

    蒋胜要求各有关部门一定要密切配合,加强协作,全力支持中油化加油站的拆迁、选址和重建工作,确保3日内完成拆除工作……”

    “啊,这就完了?”黑八一口米饭还噎在口里,电视里的镜头已经一晃而过,“奶奶的,我那么多,都掐了?”

    几个人坐在街道办公室里,人人跟前一个饭钵,都盯着电视,等着看八哥的讲话呢。

    “有蒋主任讲话,还有你什么事?”彪子笑呵呵地起来倒了杯水递给黑八。

    “不,是怕他吓着开发区人民!”蚕蛹补充道,“新闻时间正是晚饭的时候,你不怕全区人民吃不下饭啊!”

    “我就吃不下了……下次我上啊,咱这形象,一看就是那种任劳任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坚决人为民服务的机关干部!”宝宝吡笑着。

    黑八顺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扔向宝宝,“你这形象,绝对象伪军……”

    岳文吃得快,笑呵呵拿起饭盆到洗手间,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视上看到你了。”蒋晓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我没上电视啊,让宋铁霖上的!”岳文惊讶了。

    “在人群里。”电话那头有些沉默,“恭喜你,终于把加油站拆了。”昨晚,蒋胜回家,加之喝了酒,以前又让中国油化晾了半天,对岳文不吝表扬,表扬得老婆都想见见这个伙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