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老罗,你让纪委的工作人员撤回来吧,纪委那边,也不用那么多人等着。”廖湘汀皱皱眉,罗宽让虽然心里不乐意,但廖湘汀的命令他不敢违抗。

    “江平,你呢,这子还真敢去冲击纪委吗?”廖湘汀看看陈江平,似乎仍没有从惊讶中回过味来。

    陈江平一阵牙疼,有能力的人就有个性,就不好管理,但这个主儿也是个话算数的主儿,在他的印象里,还没有他不敢干的事,现在好了,一个兄弟在医院里躺着,两个兄弟被打得头缠绷带,这口气他肯定咽不下去。

    虽从私底下,他很欣赏这样的义气,也很欣赏岳文的为人,但这是机关,有机关里的规则与秩序,纪委是干什么吃的,就是调查干部不法行为的,调查干部违纪行为的,还从没有因为纪委的调查而发生干部到纪委求访的事。

    “没有他不敢做的事,”陈江平强笑道,“他的个性,敢想也干,也敢作敢当。”

    “你这是在表扬他?”罗宽让不满了,“我看,是无法无天,这样的干部,能力再大也不能用。”

    廖湘汀看看罗宽让,却对陈江平,“你也去,到管门门口,就告诉他一句话,他如果胡闹,自己打辞职报告吧!这样的行为不能鼓励,纪委调查干部谁都到纪委请愿求访去,纪委的工作怎么开展?”

    罗宽让微微点点头,可是下面的话他不愿意听了,虽然不愿意听,但书记站在面前,仍要听他下去,“年轻干部,年轻气盛,我们党向来的方针也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廖湘汀一脸严肃,语气却不容辩驳,“给个警告处分吧,重了也不好。”

    他边边往会场里走,这事,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机关干部遭袭,有些人胆子也太大了,但无利不起早,这是动了某些人的奶酪了啊。

    “散会后,让蒋主任到我办公室,”廖湘汀对王晓书道,“大集搬迁本就不是芙蓉街道能解决的事,区里牵头,成立个搬迁组,让老蒋任组长!”

    …………………………………

    工委门前,等得一脸不耐烦的邱汇岳终于把岳文等机关干部拦了下来。

    这人还真敢!

    邱汇岳心里暗自感叹,不过,他可不赞成甚至鄙视这种行为,别因为纪委的调查求访本身就是与纪委打擂台,就是赢了能怎么样,得罪了纪委,以后有根尾巴,都会被人揪出来。

    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到底没全来,来的也是打酱油的,反正前面有岳文顶着,就是将来处理,也法不责众。

    “邱主任,我们就是要到纪委讨个法,”岳文很平静,“我们就是要找一下罗书记,把我们的想法表达出来。”

    邱汇岳看看大门口前围观的人群,看看大门里进进出出的机关干部,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这是区工委,你们到纪委去,不是找不痛快吗?”

    机关干部不干了,人群中有人立马喊道,“你们当领导的怕纪委,我们不怕!”

    “对,屁股不干净的人才怕!”

    “领导哪个屁股干净?”

    哎哟哟,这话的,邱汇岳象吃了苍蝇似的,“纪委这是履行程序,我们不能干扰纪委的工作。”

    理是这么个理,但情分就不是这么个情分了,干了这么多工作还要背一口黑锅,人群中立马又有人咬牙切齿道,“我们正常工作,纪委凭什么揪住我们不放?”

    “这是孙志刚捣鬼!”蚕蛹喊道。

    “他十多处房子呢,他是芙蓉街道最大的地主!”彪子补充道。

    眼看着自己是压制不了这些二百五的机关干部了,邱汇岳立马把目光投向岳文,“岳,你也是领导干部,你可不能带头胡来,你还年轻。”

    “我们这也是正常反映问题,正常走程序,”岳文一句话就把邱汇岳顶到了南墙,“我们要找罗书记,反应我们的情况。”

    工委大院门前,进进出出的干部越来越多,有认识的熟人,当打听清楚时,也都惊呆了,谁啊,这胆子也太大了,带人围攻纪委来了?

    “罗书记是向着你们还是向着纪委的人?”邱汇岳终于了句人话,他看看从工委会议中心方向走来的陈江平,心里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陈江平在芙蓉街道的威信那是邱汇岳不能比的,他一出来,所有的人立马噤声闭口了。

    “纪委的人都撤回来了,我们芙蓉街道在拆迁上没有责任!”

    “就是没有责任,这是有人在挑事!”

    “不能自己心里不痛快,就拿机关干部开刀!”

    机关里都是人精,都明白此事的来由,无非就是孙志刚不满补贴,趁着有人自杀,鼓动人们到区纪工委闹事,区纪工委询问他后,他就添油加醋……这才引来了区纪工委的调查人员。

    当然,矛头是冲着岳文来的,冲着社区建设办公室来的,不过,却把大家都捎带进去了。

    “大家都回去,岳文留下。”陈江平挥挥手,机关干部们却不也象顶撞邱汇岳那样顶撞他,纷纷散去。

    彪子、蚕蛹、黑八回到车里,却不发动车,依然紧张地注视着这边的动静。

    “你等着挨处理吧!”今天这个会议,街道党政一把手与部门一把手全部参加,这面子,可栽大了。

    “处理吧,我心里好受些。”岳文看看陈江平,又把目光投向别处。

    陈江平心里一时有些恻然,他知道他心里难受,他突然一拍他的肩膀,“廖书记处分你,谁也不能改,党内警告吧,能争取不进档案就不进档案!”

    看着陈江平又朝会议中心走去,岳文心里一阵失落,处分,那是必须的,但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这个处分,可以无关痛痒。

    一般人直接跟纪委对抗,早卷铺盖卷滚蛋了。

    “我们去哪?”黑八看看岳文,“还回街道吗?”

    “回个屁,回家休息!”

    “你去哪?”见岳文没有上车的意思,彪子问道。

    “我找个地方放松放松。”

    “做大保健吗?”黑八道,“带兄弟们一块去。”

    “做大头鬼!”岳文骂道,朝丽都方向走去,刚才给阮成钢打电话,阮成钢洗完澡后正在理疗,让他自己一人过去。

    宝宝被捅住院,几个人同时遭袭,纪委不早不晚又来调查,虽有孙志刚的作用,但难保后面没有人操作,想到蒋晓云的话,他闭着眼睛都能闻出怪味来!

    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那自己就要查个水落石出,把这些妖风邪气,把这些魑魅魍魉,一举奋起千钧棒,打个粉碎,打个稀烂,还他一个澄清玉宇,还他一个万里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