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虎气与猴气
    二楼会议室。

    几个害虫个个愁眉苦脸,一人跟前摆了一张纸、一支笔,三个人不时抬头看看坐在对面的胖胖的曾书记,都是一幅恨得牙痒痒的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如果手中有棍子,估摸着早一棍子把眼前这胖子敲倒了。

    门开了,几乎是被踢开的,声音很大,曾书记与几个害虫都抬起头来,一脸阴沉的岳文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阴沉着脸,也不打招呼,大喇喇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会议室里是那种长条圆桌,纪委的坐一边,他本该坐到另一边,现在,他却在顶头坐下了,象主持会议似的,凌驾在纪委之上了。

    街道纪工委的工作人员慌忙给胖子介绍道,“这是我们街道的岳主任。”

    曾书记扶了扶金丝眼镜,看看岳文,再看看陪笑的孙志刚,“岳主任,大名鼎鼎,谁不认识?”着着,话里就带着讥讽味了。

    岳文却连眼皮也不抬,根本不看他,一抬手,“烟。”

    黑八马上屁颠屁颠跑过来,掏烟,递烟,点烟,岳文抽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来,顺势架起了二郎腿。

    这人身上有虎气,也有猴气!

    来之前区纪工委书记罗宽让就曾嘱咐道,曾书记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不止有虎气,简直是有霸气!

    他不甘示弱,打孩子给爹看,转脸训上黑八了,“谁让你站起来的,你写完了吗?”

    黑八却不敢顶嘴,看看岳文,就要回座位上。

    “你让他们写什么?”岳文终于开口了,却连个最基本的称呼也没有,这让平时习惯了笑脸与奉迎的曾书记很不满意。

    “野蛮拆迁,如何逼死人命,”曾书记不由加重了语气,“不只他们要写,你也要写,把你们强制拆迁的过程老老实实写下来。”

    “扑哧——”

    岳文笑了,笑得曾书记心里有些发毛,他看看孙志刚,孙志刚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那你不应找他们,他们都是些虾米,了也不算,你应找找陈书记,找蒋主任,他们是大官,你审他们问他们才有意思,你放着大的不找,净找些的,你是不是欺软怕硬?”

    “啪——”

    曾书记火了,拍了桌子,这一上午净碰到些什么事啊!

    在陈江平办公室,让陈江平拍桌子发了一顿火,眼前这个年轻人,夹枪带棒、含沙射影又是一顿数落,敢情自己不是来查案的,是到这里接受教育来了?!

    “岳文,你老实点,要正确对待组织的调查。”

    “我怎么不老实了?”岳文笑着吐出一口烟圈,“你,我哪一句的是假话?”

    曾书记一下语塞了,孙志刚一看要僵,马上走了过来,低声道,“兄弟,消消气,有事哪能处理领导,不都是弟兄们顶雷?”

    “这雷,我们不顶,”岳文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大声道,“这黑锅,我们也不背,当天有蒋主任视察,有陈书记现场指导,有电视台现场录相,你,我们犯了哪条哪款?即使退一万步讲,我们犯了错误,那你指出来来啊!别放些没有味的屁来熏我!”

    曾书记气得直喘粗气,带来的几个手下也都面面相觑,跟着曾书记办了许多案子,往往是你一亮纪委的招牌,对方就熊了,就软了,就低头哈腰了。

    可是,眼前这位,你一句他有十句在哪等着你,不仅一点错不认,理由更是充分得了不得。

    “出人命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已经引起众怒了,你们几个被打,就是强拆的后果……”

    看到曾书记口不择言,孙志刚不淡定了,这句话得也太没水平了!

    果然,岳文收敛笑容,板着脸站了起来,彪子把笔往桌上一拍,也站了起来,黑八想拍,又犹豫了,结果手一松,中性笔扔出去了,直接扔到了曾书记面前。

    蚕蛹胆子也大了,一踢旁边的椅子,嘴里已经开始骂上了。

    “曾书记,公安局现在都还没有结论,你凭什么定性就是拆迁户干的?”岳文走到黑八与彪子中间,冷着脸直视着曾书记。

    曾书记也意识到错话了,可是仍嘴是硬,“反正你们是犯了众怒了,把人都逼死了……”

    “闭上你的嘴,”岳文突然也拍了一下桌子,吓了孙志刚一跳,“那个妇女怎么死的,不关我的事,也不关拆迁的事,还真能扯,什么都往拆迁头上栽,开发区一天死几十个人,要不要一起都算在我们芙蓉街道的拆迁头上,都算在我们头上!”

    岳文明白,这明显是有人拿这事在做文章,纪委这帮人能来,现在看来孙志刚肯定在里面起了作用。

    曾书记的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这时,街道党政办的一伙子匆匆走了进来,“岳主任,辛河边上那二百二十户拆迁户到管委求访去了。”

    噢,这就有意思了,这拆迁都结束一个周了,雷打了半天了,才想起下雨来啊?

    他的脑子象轴承一样飞快地转着,是为了要更多的拆迁费?还是不想搬迁?后面鼓动的是谁?是孙志刚还是商户还是四个村的村党支部书记?……

    “走。”岳文看看大口喘着粗气的曾书记,大喝一声,彪子、黑八和蚕蛹马上跟在他后面就要往外走。

    孙志刚忙站起来,“岳主任,你别冲动,纪委的领导还在这呢。”

    岳文已经冷静一下,宝宝现在还在医院里,哥几个不能由着他们折腾,就彪子与黑八这智商,蚕蛹胆如鼠的样子,让纪委这胖子三吓唬两吓唬,没事都能整出事来。

    “你以为我们去哪,我们是去工作,是去接访,把人接回来。”岳文看看孙志刚,又看看曾书记,。

    “调查还没完,哪里也不许去。”曾书记几乎是吼上了,也彻底火了,“孙志刚,这就是你们芙蓉街道干部的素质,都给我坐下,哪里也不准去,老老实实交代问题。”

    纪委是专门管着查干部的,虽不如检察院力度大,但这些人审案子都有一套,一般人不敢得罪他们,特别是那些屁股不干净的人,见面都很恭敬,表面功夫都做得很足。

    岳文一下转过头来,一下拉开了门,走廊上,三三两两站满了人,见他了来,都有有些愣。

    “这都是准备过来谈话的?”岳文看看街道纪工委的伙子正拿着街道机关干部的花名册,一个一个准备往孙志刚屋里领人。

    “岳主任。”民政办一个干部朝他竖竖大拇指,紧接着,组织办一个干事也低声了句,“岳主任,痛快!”

    他马上知道,自己在里面讲的话,拍了桌子,外面可能一字不落都听到了。

    敢和上级部门拍桌子是真了不得,敢把纪委的调查组晾在这一走了之,还没有人敢这么干过。

    “大家都过来,都过来。”岳文看看走廊上的机关干部,又看看从其它班子成员屋里探出的脑袋,“都过来。”

    彪子、黑八和蚕蛹还是对他不够了解,如果宝宝在,可能马上会明白,岳文,要闹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