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惹了纪委是什么后果
    这一句话,更让岳文难受得不出话来,他胡乱掏着身上,黑八一碰他的胳膊肘,递过一支烟来。

    zippo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手术区很是响亮,蓝色的烟雾从嘴里吐出来,岳文才感觉堵得严严实实的胸口微微透开一点气。

    “谁干的?”刑警队的警察履行着公事,直盯着彪子,“看清是什么人吧?”

    “没看清,不认识。”彪子老老实实答道。

    “体貌特症?”

    “不记得了。”他仗着体格好,与三个人纠缠在一块,身上挨了几下,也把两个人打倒在地,可是后面的事,他就一片模糊了。

    “哎,别看我,我俩一样,”黑八见那警察盯着他看,马上自己个开口了。

    那惊魂的一刻,其实时间很短暂,两辆车猝然从岔路口蹿了出来,宝宝反应快,叫了声“我靠”,他就猛踩刹车却一下撞在树上,这一撞,人早已撞了个七荤八素,挣扎着下车后本来头就晕,等看到一群人拿着钢管、砍刀冲上来,一害怕,已经人事不知了。

    “车牌呢?”那年轻警察有些不耐烦。

    “人都没看清,你让他们看车牌?”岳文忍不住,发火了,“跑还来不及,哪有功夫瞅那个东西,车牌,就是有,也是******!”

    “你是谁?这没你话的份?”年轻警察很不慢道。

    “我是谁,你没资格问!”岳文马上怼上了,“让你们阮局来问我!”他两眼好象能冒出火来,“你,你挨打你能记住什么,要不要我现在敲你两棍子?”

    “哎,你这人怎么话,你袭警就拘你,你信不信?”警察面红耳赤了。

    曹雷赶紧过来打圆场,“文哥,消消气,例行程序,孩子不懂事,不认识你,”他死拖活拉地把警察拉到一边,轻轻地了几句,警察就睁大了眼睛,“他与阮局是老铁,你不要自己找霉头,施忠孝知道吧?就是他与阮局一起送进去的?”

    “他就是岳文?”警察张大了嘴巴。

    蒋晓云却接过记录本,问起了蚕蛹,她的眸子黑白分明,脸上却如严霜一般,蚕蛹却一直在回避着她的眼神,“姓名。”

    “杨勇。”蚕蛹老老实实道。

    “杨勇,以下我的问话你要老实回答。”岳文忍不住看看蒋晓云,见她得正式严厉,不由地也打量着蚕蛹。

    ……

    蚕蛹得跟彪子与黑八差不多,但对宝宝负伤得似乎挺详细。

    “宝宝,顺手拿起一车上的扳手,就笑着下去了,”岳文的表情不由凝重起来,自己也仿佛走入了上半夜那个惊险的时刻,“那些人也没有防备,宝宝砸倒两个人就往公路上跑,后面的人就追了上去,我就听到宝宝在叫,……后来,人走了,彪子和八哥就躺在地上,宝宝,躺在公路上,血……”

    “那帮人什么了吗?”蒋晓云突然打断他。

    “了,往死里打,还,”蚕蛹看看岳文,“哪个是姓岳的?”

    噢,果然是朝着自己来的,岳文狠狠地抽口烟,把烟头捻死在窗台上简易的烟灰缸里。

    …………………………………

    …………………………………

    天慢慢亮了,光明重新又回到人间。

    与祝明星简单地安排了众人的早饭,又到住院处办理了住院手续,待回到芙蓉街道,已是上班时间。

    岳文发现气氛有些不正常,不只人们看他们四人的眼光不正常,许多人也都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岳主任,”街道纪工委书记孙志刚迎面走了过来,“宝宝没事吧?”

    “没事,”果然,坏事传千里,岳文勉强一笑,前些天的拆迁虽有芥蒂,但他自问心无愧,孙志刚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就是失血有点多。”

    “人没事就好,这么年轻,你这事,唉,知道是谁干的吗?”

    岳文摇摇头,刚想回自己办公室,孙志刚拦住他道,“陈书记找你,”他的口气一下严厉起来,“你们三个,”他指指彪子、黑八、蚕蛹,“到二楼会议室,区纪委的同志在等你们。”

    “什么?”岳文一听就炸毛了,“孙书记,你谁在等他们?”他的语气一改平时的从容温和,变得咄咄逼人。

    孙志刚看看他,“区纪委的同志。”

    “等他们干什么?”岳文突然笑了,“给他们发奖状还是亲自来慰问?”

    “区纪委的同志是来调查辛河拆迁的,”孙志刚字斟句酌地道,“陈书记找你,你快去吧。”他匆匆地走了。

    彪子、蚕蛹与黑八都看向他,岳文看看孙志刚的背影,“特么地,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你们去,没什么可怕的,你们是吃人家还是拿人家了?记住,就一句话,知道的,不知道的不。”

    祝明星正在陈江平办公室,岳文也不避讳,“陈书记,纪委来调查我们?”

    陈江平抬起眼皮看看他,却又对祝明星道,“中午安排在望海楼,标准高点,”祝明星也是一脸凝重地看看岳文,推门而出,陈江平这才看向岳文,“是来调查你们的。”

    纪委来调查,按照惯例,都会先与党工委书记通气,调查哪个干部调查哪件事情,也会提前预知,可是这次不同,直接到了街道后才到办公室来拜会陈江平,并且,是纪委的副书记亲自带队。

    “我们有什么事?”岳文不服气道。

    “有人告你们野蛮拆迁。”

    “告吧,告到天王老子那里,老子也不怕,我一分钱没往兜里装,也没欺负老百姓,他们得到的还少吗?”一股又酸又咸的东西突然涌上心头,堵在了嗓子口,“宝宝,还在医院里,刚刚醒过来,彪子和黑八头上还缠着绷带,他们,他们也能问得下去!?”

    陈江平叹口气,表情有些颓废,“我知道,可是,引子就是周疃那个妇女。”

    岳文知道,周疃村有个妇女因为与丈夫口角喝农药自杀了,虽是拆迁户,可这事都过去多少天了,但家属非是因为拆迁引起的人命,告到了纪委。

    纪委这帮人,一向拖拖拉拉,程序能走几个月,可是这次竟动作很快,他估计是孙志刚在里面起了作用。

    “去吧,胳膊拧不过大腿,惹了纪委,后果不好。”陈江平心里一阵憋气,与姓曾的纪委副书记也认识,当曾书记出是要调查拆迁的事,他当场就坐不住了,甚至拍了桌子,弄得曾书记也下不来台,当场也给区纪工委书记罗宽让打了电话。

    虽罗宽让在九个常委中比较弱势,但好歹也是区工委常委,陈江平这个面子功夫还要做到,他看看眼前这个也一样强势的下属,知道很难服他。

    “我没什么好的,”岳文一下站了起来,“我也真想知道,惹了纪委是个什么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