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我不是窝囊废
    宝宝,是自己到芙蓉街道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个——兄弟!

    那张永远长不大的脸上,永远带着笑,沙哑的声音和脸型都很象春风灿烂的猪八戒!

    第一天,还是用他的饭卡打的饭,晚上还是他张罗着给自己接的风,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碰到这么一位热心肠的兄弟,真是自己的幸运!

    他突然又想到了黑八、彪子和蚕蛹,这一年来,几个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宿舍里吹牛打屁谈女人,喝酒玩球买彩票,好得跟一个人似的,穿一条裤子都嫌肥。

    可是,现在,一人生死未卜,其它三人受伤入院,岳文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这事不象是普通的抢劫财物,倒象是预谋伤人。”跑了一路,快到医院,蒋晓云方才道,“他们是得罪什么人了吗?”

    “他们?他们能得罪谁啊?得罪人的也是我!”昏暗的灯光下,岳文咬牙道。

    刚才他也看了现场,掉落在车座上的手机都没拿去,显然不是一起抢财劫财案子。

    “受伤最重是为什么是宝宝?”岳文的表情很痛苦,宝宝的家里就他一个宝贝疙瘩,三代单传,潘德宝,意思就是潘家得到一个宝贝儿子,这宝贝儿子要是出了事,让这一家人怎么活?

    “从现场看,有打斗的痕迹,是不是宝宝反抗的厉害。”蒋晓云道,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话也简单。

    “特么地,袭击公职人员,嫌活得长了!”岳文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三个货,怎么手机一直不通?”

    “彪子跟黑八都还在昏迷吧,”蒋晓云道,“就蚕蛹一人清醒,可能手机也丢了,”她突然话风一转,“袭击公职人员,如果是普通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可是,这年头,刑不上大夫!”蒋晓云话里有话,

    “是,刑不上大夫,刑不上大富。”黑暗中,岳文紧咬牙关,紧攥双拳。

    “机关干部不象以前了,也是普通人,打了就打了,挠了就挠了,你能怎么着,对不对,”蒋晓云道,“我爸,现在街道的机关干部到村里,狗都不叫,没有害怕的!”

    岳文沉默不语,蒋晓云得没错,机关干部的地位真不如以前高,特别是在沿海,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有钱比当公务员管用,好使!

    “有些人,真正逮回来,一个电话就放了,就是到了检察院,马上就取保了,人依然在外面,那个施忠孝,坐了半年牢,不是也保外就医了?”

    “吱——”

    警车在急诊楼前停下了下来,岳文一把推开车门,“难道流泪流汗还要流血不成?”

    “这社会不就这样吗,你还看不清?”蒋晓云也下了车,“敢对机关干部动手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看得清,但自己的兄弟被人打了,被人捅了,不管不顾那是窝囊废,这窝囊废,谁愿意当谁当去……我不是!”

    …………………………………

    手术中!

    几个大字无声地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地方,也可能是一个阴阳两割的地方。

    宝宝的父母早来了,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他母亲一直流着眼泪,他父亲一夜间感觉苍老了十岁。

    见岳文进来,祝明星、曹雷等人都站了起来来,头上缠着绷带的黑八与彪子,身上破衣烂衫的蚕蛹,却快步迎了上来。

    三个人仿佛都有主心骨,彪子大喊一声“文哥”,立马变得涕泪横流,一米八的山海大汉哭得象个孩子一样。

    岳文还没来得及问,宝宝的爸爸就走过来,“岳,怎么会这样?宝宝工作中得罪人了吗?”

    “叔叔,”岳文有些哽咽了,又看看手术室里,“宝宝,不要紧吧?”

    宝宝的爸爸艰难地摇摇头。

    “这是工伤。”黑八看宝宝的爸爸拉着一个护士急切地问起来,嚷嚷道,“这绝对算工伤。”

    彪子骂道,“人没了,工伤顶个屁用。”

    “闭上你们的乌鸦嘴!你们干什么吃的?”岳文的火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彪子,你平时挺能打,那时你跑哪去了?”

    彪子看看一脸暴怒的岳文,嗫喏道,“我一人打一个,让他们拿家伙砸晕了……”

    黑八看看岳文,赶紧道,“我刚下车,就挨了一下,就什么不知道了。”

    蚕蛹看看岳文,声音比蚕宝宝还,“对方面包车一下冲下来十几个人,我吓得就钻座位底下,没下来……”

    “砰——”

    蚕蛹一下跌出去两三米远,众人都吃惊地看着他们。

    “看着兄弟挨打,你躲在车上,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人?”岳文赶上去又要踹,却被祝明星拉住了。

    “你呢,你不在车上,你不知道那个危险,”黑八委曲道,“你在胡开岭家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得罪谁了,这都是替你受的!”

    岳文一下没话了,气氛一时很是尴尬。

    “出来了,出来了。”曹雷叫了一声。

    岳文赶紧转过身来,只见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几个医生连同病床一块出来了。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我是。”宝宝的爸爸声音都颤了,宝宝妈妈直接扑倒在宝宝身上,那哭声撕心裂肺,连一向见惯了这些场面的蒋晓云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两刀都捅在肚子上,出血过多,……需要好好调养……”

    宝宝静静地躺在床车上,嘴唇铁青,脸上也没有了血色,还有伤,看见爸妈,勉强笑了笑。

    等再转眼睛看见岳文时,眼泪就流了了来,虚弱地吐出两个字来,“文哥。”

    他或许想告诉岳文,他没事,或许是想,他不怕……

    蒋晓云看看岳文,她从没看到岳文这么温馨地看着一个人,这么担心地看着一个人……

    岳文强忍住的悲酸,忍了一晚上的自责,在这一声文哥面前,他再也忍不住,“兄弟……”他紧紧地握了握宝宝那冰凉的手,就再也不下去了,

    他起身退到了一边,望着东方鱼肚见白,任脸上泪水肆意横流……

    黑八、彪子和蚕蛹无声地跟在床车后面,可是床上一进病房,三人被两个警察拦住了。

    来人也是刑警队的,曹雷道,“文哥,这不象是普通的抢劫财物,车都没拿去,倒象挟私报复,对了,你上哪去了,你们不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