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行动,照亮前程
    这一晚,恐怕廖湘汀没有睡好,而岳文倒在沙发上睡得很香。

    唐作钧早上很早就醒了,这是五冬六夏养成的习惯,提前一个时进办公室,是他刚刚参加工作给就自己立下的规矩。

    昨晚喝了点酒,加上有些兴奋,今天醒得更早,他看看表,才不到凌晨四点。

    他给自己泡了一壶浓茶,一边喝茶,一边想着昨天的事情。

    昨天,他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不禁又想起那个其貌不扬的伙子来,农历癸未年阴历七月十八,秦湾落雁山金鸡湖畔,江湖夜雨,论剑昏灯……

    他长舒了一口气,嗯,昨天,绝对是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亮点,不,应该是又一个高峰,一口气收了七家水泥企业,继中广这个江南的水泥企业巨无霸之后,汉北水泥就要破土而出!

    他还是有些兴奋,起身慢慢拉开窗帘,推开窗子,一股夹杂着海腥味的空气扑面而来,外面,到处是鸟语花香,绿树碧草……

    他穿上衣服打开了门,熊主任就走了进来,做了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他对唐作钧的生活习惯早已了如指掌。

    两人下楼,突然,熊主任惊叫了一声,闪身挡在了唐作钧前面。

    叫喊声也惊醒了横七竖八躺在沙发上的岳文,他象梦魇般坐了起来,犹自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岳?”熊主任很惊讶,看着睡眼惺忪,衬衣露在外面,显然不是刚到,是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唐作钧也注意到了岳文头发和衬衫的凌乱,“岳,你昨晚……?”

    岳文急忙站了起来,“我一直在这里,怕影响您休息,一直在下面等着您。”

    “等了一晚上吗?”唐作钧有些动容,他看看熊主任,“你早应该上来,我早醒了,”他邀请道,“外面空气好,我们出去走走吧,嗯,等会,一起与熊主任吃早餐。”

    宾馆的早晨,满目绿荫,凉风习习,让人心情愉悦,心旷神怡。

    “是为将来汉北水泥的事吗?”唐作钧兴致很好,主动提了出来。

    “唐总,您昨天整合了山海省的水泥业,一定要再帮一把开发区,”唐作钧的步伐很快,岳文紧走两步,陪在他的右侧,这是一个方便人们转头的方向,“开发区现在急需发展,我们不象沈南,有整个省里的支持。”

    “现在都在发展总部经济,省会城市有优势,当然,秦湾也有优势,可是,开发区不同啊,这毕竟是一个……一个区,”唐作钧笑道,却一转话题,“你举办的茶局,国华省长昨天晚上也听了,你把秦湾水泥厂已经带上正轨,这在基层干部中已很经了不起,为什么还要去管一个与你无关的汉北水泥呢?”

    “唐总,您知道我们开发区的区歌吗?”岳文停顿了一下,唐作钧诧异地看看他,“我不知道啊。”

    “那您肯定听过,就是那首《在希望的田野上》!”岳文的耳边仿佛响起那欢快的旋律,仿佛又看到了庄严的会场,“我们现在正在建设我们开发区的新区,这是一个希望的田野,我们将在这里建成一个新的城市,需要每一块砖,需要每一块瓦,更需要来自央企的支持……还请唐总多支持!”

    唐作钧的脚步一下停了下来,他看着岳文,岳文也看着他,一晚上沙发上的睡眠,眼前这个伙子头发凌乱,眼角还有眼屎,“岳,你不用了,……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为工作等一晚上的基层领导,”他看看同样有些唏嘘的熊主任,“既然你给了中建工一个茶局,那中建工就给你一个——总部!”

    “真的?”岳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唐作钧笑了,笑得很舒心,“汉北水泥的总部,就放在秦湾……的开发区!”

    …………………………………

    …………………………………

    十年一觉扬州梦,风雨归来已是春。

    签约仪式如期在山海省秦湾市富丽酒店举行。

    廖湘汀拍板,开发区西部工业园一处闲置大型厂区全部无偿划拨给中建工,作为将来汉北水泥的总部与秦湾水泥厂的厂区,这样,秦湾水泥厂的地皮终于也腾出来了,岳文构想了半年的大集搬迁终于也见到了一丝曙光!

    他静静地坐在台下,可是他不知道,在以后的仕途中,象这样腾笼换鸟的大动作,还有,而且,一次比一次动作都要大,也都要艰巨,考验着作为一个城市管理者的执政能力与从政良心!

    大红的布景板,几排白色的大字——

    山海省人民政府中国建设工业集团

    汉北水泥项目签约仪式

    2003年8月22日山海?秦湾

    台下的七个水泥厂的老总包括周厚德,一个个屏息止气,岳文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个刚刚包保水泥厂的上午,那份法院的传票,想到了那个沈南的午后,胡开岭一脸络腮胡子恶狠狠的样子,想到了黑八戴着墨镜的滑稽的表情……

    他不由得心情又愉悦起来。

    本来,这样的签约仪式他也没有资格参加,还是唐作钧力邀和廖湘汀的安排。

    领导们陆续走上了签约台,探照灯已经打开,把背景板与一众领导的脸照得铮明瓦亮,却个个神采奕奕,正襟危站,廖湘汀站在最边上,却仍是不茗言笑。

    协议是由中建工的黄总与秦湾市长郑权一同签署的,省长李国华与中建工总经理唐作钧分别致辞。

    双方的会见是在仪式签署之前进行的,签完协议后的午宴,岳文可没资格参加了。

    放下心里一块大石头,他本想去找葛慧娴,却又怕领导们吃完饭找不着他,因为午宴前蔡永进特地给陈江平打电话,是晚上还有重要活动,要一块参加。

    他的心里火急火燎,你男女之间这事吧,以前不知道,不知道也不知道了,但一旦知道了,那可就是食髓知味了,就一直想,就象吸大烟一样,有瘾了!

    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与王晓书、陈江平等人聊着天,王晓书的态度很好,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而不是象以前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岳文心里不由怦然一动。

    午宴后,李国华省长回了省里,唐作钧回了京城,********罗宏民与市长郑权在与陈江平、岳文等人一一握手之后,表扬了几句,也上车离开。

    “江平,晚上我请市交通局的老彭吃饭,你一块去。”廖湘汀中午喝了点酒,但眉头却一直皱着,无论喜怒哀乐,眉头永远拧在一块。

    “郑市长那边,永进联系郑市长的秘书朱,”廖湘汀已到了电梯旁,岳文赶紧快走几步,按开了电梯。

    “这几天都累了,都回去休息休息,晚上还有硬仗要打。”廖湘汀道。

    岳文突然一阵失落,难道,难道自己的猜测不准确吗?

    他回到房间,洗了把脸,心里的****却无法平息,他关门下楼上了一辆出租车,葛慧娴在电话那边也是又惊又喜,当听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只是在电话里轻轻啐了一口。

    **,久旱甘霖,当岳文把雨露洒下干涸的大地,房间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可这时,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别亲了,都是你的,快接电话吧,”葛慧娴推了推仍然匍匐在她胸脯上的岳文,“别耽误了正事。”

    “这就是正事。”岳文仍不抬头。

    葛慧娴无奈,只得自己一只手努力拿过手机来,“王晓书?他是谁?”

    岳文马上从软峰低谷中抬起头来,“我们区廖书记的秘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