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我们常的蝴蝶效应。

    可是,在中国,我们的老祖宗只用了八个字就概括了这个现象,叫做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岳文这只蝴蝶,在金鸡湖畔振了振翅膀,不仅刮起了大风,而且还把众多领导也刮了过来,也刮走了整个山海省水泥业旧的格局!

    金鸡湖畔,胡开岭的眼睛已经应接不瑕了。

    停车场上,已经排满了车辆,有轿车,有中巴,还有警车。

    金鸡岭从建村以来,就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领导,也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车,更是没有来过市长——秦湾的一市之长!

    春秋亭里,已是接近尾声。

    山南把意大利的资金当场就退了,临州也马上辞掉了化工集团,中建工满满的诚意他们已经感受到,唐作钧的三杯茶也实在是份量太重!

    岳文也见识了唐作钧作事的大气,一个茶局、一场谈话,哗啦啦就收了一大片,整个山海省的水泥就已经改旗易帜了!

    看着几个老总轻松地抽烟喝茶,岳文这才悄悄跟唐作钧道,“郑市长来了,就在外面。”

    唐作钧马上站起来,“是秦湾市的郑市长吗?失礼了!”

    几个水泥厂的老总也跟着站了起来,唐作钧刚要往外走,恰巧一行人簇拥着郑权也走进春秋亭来。

    “不好意思,郑市长,让您久等了,我刚刚得知,您就在外面,实在是失礼啊。”握手之后,唐作钧笑道。

    “唐总,失礼的是我们,您来秦湾,我也是中午才知道,感谢您对秦湾的支持,”郑权笑道,他看看一行人挤在这亭子里,太过拥挤,“唐总,这里应告一段落了吧,村里的条件毕竟有限,我们换个地方?”

    唐作钧,“这里蛮好的,嗯,金鸡岭,是个好地方。”

    他正在与郑权寒暄,省长李国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大家看着他笑着与李国华通着电话,口气很熟悉的样子。

    “国华省长听您来了,专门从沈南过来了,”郑权补充道,“听您中午只吃了点点心,要不我们到饭店边吃边聊边等?”

    秦湾的行政主官亲自到场,众老板都变得局促起来,唐作钧笑道,“郑市长,您看这样行吗?”他语气与对待一众草根老板一样,“我们草签协议进行到一半了,忙完协议正好国华省长也到了,我们再吃饭!”

    “行。”郑权的目光在几位老板脸上一扫而过,却在岳文脸上停留了几秒钟,“那我们就在外面。”

    临州,山南、滨城……一个个签了协议,最后一个是秦湾水泥厂的王建东。

    签完字,王建东长舒一口气,唐作钧和王建东客气地握了握手,虽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岳文发现,王建东还是掉了眼泪。

    他婉拒了唐作钧晚上吃饭的邀约,冒雨坐上车,汽车的尾灯照着地面上泛起的点点水花,缓缓驶去。

    唐作钧也送到亭子门口,看着汽车远去的背影,他似乎也有些感慨,“其实,我给秦湾水泥的价格已经很好了,但工厂毕竟象是他的孩子。……这种感情,只有创业者才能体会……”

    岳文看看王凤,王凤的眼睛也弥漫着雨雾,这个王建东,他突然发现,自己对王建东不再那么鄙视了。

    …………………………………

    …………………………………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掌柜的站起来,在座一众客人都吃惊地望着他,他铁青着脸伸手作了个往下按的手式,意思是让大家先吃。不用管他。

    “今天上午开始的,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电话是戚力群打来的,他的声音很沮丧,语气却象这黑夜中的雨天一样,又潮湿又阴暗。

    “王建东也去了吗?”掌柜的简直怒不可遏了,“找王建东,让他给我回电话!”他刚挂电话,王建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掌柜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接,“去,给我开一个房间。”他转身对服务员道。

    王建东的电话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打过来,掌柜的索性关了手机,黑暗中,他也没有开灯,就象一只野兽一样,在黑夜中潜伏,伺机寻找猎物。

    嗯,这子还真能折腾,这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玩得挺高明!

    他马上想到,虽然山海水泥半道退出,但省内七家水泥厂被中建工收购,这可是一件大事,并且,按照唐作钧对应的级别,到了山海省至少是省长李国华要亲自会见的!

    他看看窗子,滴滴水珠正从窗子上流下来,窗外的霓虹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嗯,这会子,怕是李国华省长、分管副省长,省政府秘书长,发改委主任及省政府有关部门都从沈南赶过来了吧。

    他突然又想到了那个伙子,什么也不用了,这种形势下,什么都晚了,这省长亲自出席的签约仪式,谁也不敢搅合,本来打算的走破产清算这条路,也彻底破产了!

    看来调走这个瘟神去组织部是来不及了,陈江平的去留现在也是毫无意义,他咬咬牙,总有办法的!

    他拿出另一块手机来,按下了电话号码。

    …………………………………

    …………………………………

    晚上的晚饭,陈江平、岳文也随着一同到了宾馆,可是他们的级别,根本上不了正桌。

    “我刚才问了一下行程,今晚国华省长跟唐总都回秦湾住宿,明天回省里,举行一个签约仪式。”

    “客走主人安,我们也该歇歇了。”岳文笑道,“水泥厂的事结束了,我就可以腾出手来搬迁大集了。”

    “廖书记刚才给我打电话了,”陈江平却不乐观,“肯定是陪着省长、唐总吃饭,半道出来的,是这次中建工准备成立汉北水泥,总部能不能放在开发区?”

    “一般都是在省会城市的,我们也不是中建工,这个就无法左右了。”岳文笑道。

    “廖书记也考虑到这个,让我们也想想办法,他也给唐总一下。”

    “那我找找中建工的熊主任,晚上见面?”岳文马上道。

    陈江平想了一会儿,“晚上不合适了,快六十岁的人了,从京城长途跋涉而来,又开了一天的会,也累透了,况且,今晚他们也不在开发区住!”

    “那我们去秦湾!”岳文笑道。

    ………………………………

    宴会结束地很快,中巴车早已等候在楼前,警灯闪烁,庞大的车队马上就要出发。

    看着李国华省长陪着唐作钧笑着走出来,上了中巴,岳文就想凑上前,斜刺里却让人拦住了,“懂不懂规矩,往前瞎凑什么?”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训上了。

    岳文笑着刚要反驳,却见廖湘汀陪着熊主任等走了过来,“你懂不懂规矩?”他冷眼一看那秘书,那秘书马上红了脸,瑟缩着站在一旁。

    廖湘汀看看岳文,拍拍他肩头,却一句话也没,也上了中巴。

    看着车队迤逦驶入夜幕,岳文咬咬牙,也上了自己的猎豹,发动起车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