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温和的力量
    “刚才,岳也了,其实呢,就是徐会长、岳组一个局,让大家认识一下,”唐作钧笑得很温和,这种温和让每个人都想与之接近,“大家到京城,有的是熊主任接待的,有的是与黄总谈的,我也见过几个老总,但只限于中建工对某个企业,这样把山海省甚至汉北、汉东一起拿来看,还是第一次。”

    唐作钧讲话很平静,却如这雨水一样,润物无声,大家没有一个乱插话的,都静静听着他往下。

    “山海省水泥业现在的情况,我用一个词概括,就是群雄混战,虽然山海水泥是省内的龙头企业,但其它企业也不弱,拥有不少新型水泥生产线,拥有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也就象岳讲的那样,现在产能过剩,恶性竞争,水泥价格从每吨400元打到不足200元,已经低于成本价。”他环视大家,竟亲自站起来,给大家添起茶来。

    众人见他这么谦虚,也都急忙站起来,谦让着,亭外风雨如暴,亭内却是不再象刚才那样冷淡了。

    “因此呢,政府、行业协会和生产企业对水泥行业进行整合的呼声很高,需求也很迫切。”

    唐作钧看看大家,“在坐的除了山海水泥的张总,大都是民营企业,或者以前是集体企业改制而来,民营企业要想做大做好,在资金、贷款上的阻力很大,困难也很大,我相信,这几年大家做得并不愉快,很累。”

    从水泥行来的现状又到了民营企业的艰难,立马引起了又新一轮的共鸣。

    “经常是围绕一个石灰石矿,前后左右都是水泥厂,竞相压价。”

    “我们上了干法水泥生产线,工艺提高了又怎么样,仍是亏损!”

    “我们不能与你们比,资金、地位、平台都不能比,一句话,做得累!”

    众位老总都叫起苦来。

    不知不觉间,茶越喝越浓,话越越多,气氛差不多了,火候也差不多了。

    唐作钧缓缓道,“中建工已经在江南组建了中广水泥,我这次来呢,是想把大家整合到一块,把山海与临近的三个省整合到一块,组成一个汉北水泥!”

    一石激起千层浪,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春秋亭里马上冷却下来。

    “整合得好听,这到底还是收购,您收购,有什么条件?”山南水泥的老总笑道,他笑着看看大家,“总不可能一下子把我们也变成国企吧?”

    “也算是吧。”唐作钧缓缓道。

    众人眼前都是一亮,却见唐作钧拿起茶杯道,“在这里,我给大家敬三杯茶,大家看这三杯茶能否喝得下。”

    “这第一杯茶,就是收购时公平合理定价,”他看看大家,见有人想问,他笑着摆摆手,“当然,在公允的价格基础上可以适当溢价。”

    他看看岳文,“比如秦湾水泥,在破产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提高收购的价格,我相信,只要水泥厂还在,这笔钱迟早也会挣回来的,我们不算这个账。”

    秦湾水泥的境况是在这八家水泥厂中条件最差的,唐作钧都可以商量,其余的人顿时来了信心。

    “爽快!

    “大气!”

    众老总纷纷叫好,端起面前的茶杯都一口干了。

    只有山海水泥的张总沉着脸不话,王建东笑着看看唐作钧,手指在桌子有节奏地敲着,不知他在想什么。

    “那我就敬第二杯茶,”岳文感觉眼前这人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虽然话缓慢,动作缓慢,但沉稳大气,稳如渊岳,“收购并不是收购大家水泥厂的全部,我们可以考虑给大家留下适当的股份,大家进中建工,不是赤着手来的,是带枪参加革命!”

    众人都笑了,喜形于色了,这一条是大家都没想到的,王建东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股份,将来的汉北或汉东水泥肯定是一个巨无霸的企业,保留股份再合适不过。

    “好,那我敬第三杯茶,”唐作钧又举起了杯子,这次大家也都跟着举起杯子,每人双手握杯,静听他讲,“来的路上,我还在想,我们这些人,除了岳,都是四十岁往上的人了吧,干了半辈子,除了水泥,恐怕我们不会干别的了吧。”

    众人都笑了。

    唐作钧继续道,“我的第三杯茶就是想把各位老总聘为职业经理人,你们带着股份加入中建工,大家都是中建工真正的主人,”见众人个个喜形于色,他笑道,“就是那些水泥厂的职工,我们也不能不管他们,不能简单扫地出门,凡是愿意留下来的都可以留下来。”

    这三杯茶的份量就很重了!

    岳文一盘算,秦湾水泥破产之后,以破产后拍卖的资金入股,剩余的破产后的资金用来发还工人工资,债权也能一笔勾销,这恐怕是当前最好的一条路了!

    “唐总,您的设想是好的,但我们已经跟意大利人签了协议……”山南水泥的老总有些犹豫了。

    “是啊,您要是早就好了,这个茶局早办就好了!”临州水泥的老总也有些举棋不定。

    “我们也接了德国人的订金了……”

    ……

    唐作钧没有打断大家,只是笑着静静听着,当众人七嘴八舌讲完,他方才平静地笑道,“大家虽然各自找到了战略伙伴,但并没有解决山海水泥的根本问题。换句话,过去在一线打仗的是你们,现在是你们请来的雇佣军在帮助你们打,战场的环境并没有改变,被动的局面没有改变。”

    “如果中建工把大家联合起来,由散兵游勇集合成为共同利益而战的作战兵团,这样的联合,我们才能枪口一致对外,才不会出现赔本赚吆喝的事,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一个道理?”

    这是一条走出恶性竞争怪圈的良策!

    “高见,高见!”一直沉默的山海水泥的张大勇此时竟也赞出口来,看表情也是心悦诚服。

    熊主任抬手看看手表,朝岳文使个眼色,二人就悄悄退了出来。

    “岳,快两点了,这午饭怎么安排?”熊主任开始关注后勤保障了。

    岳文这才感觉肚子里有些饿,刚才光顾听唐作钧讲话了,他十二点时就悄悄问过唐作钧,唐作钧再往后拖一拖。

    “熊主任,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吃农家饭如何,地道的农家饭!就在这吃!”

    “行,那我进去请示一下唐总。”熊主任返身又进了亭子,苍茫的雨幕中,金鸡湖上仍是烟气四溢。

    “唐总了,众位老总也了,不吃饭了,”熊主任笑着走出来,“弄点点心垫垫饥,这茶,接着喝!”

    外面的雨慢慢停了下来,山色清翠,湖面如镜。

    茶,喝了整整一天,这茶真的喝出了点味道——味道好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