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春秋亭外风雨暴(为果盟主加更)
    都是商场上的老手,虽然眼界与地位不一样,但热情的寒暄与互递名片的环节还是少不了的。

    从区里茶楼借过来的两位姑娘开始冲茶倒水,春秋亭里,一时竟莫名其妙地冷淡下来,大家好似都对两位姑娘的手艺很感兴趣,对着茶碗和姑娘洁白的手出起神来。

    岳文看看徐开诚,忙站起来,“我来给唐总跟诸位老总介绍一下,这茶呢,名叫落雁茶,就产自我们落雁山上,一叶一芽,形状跟龙井差不多,生长周期很长,味道也不错,有人称呼它为江北第一名茶呢!”

    这番话,就有些自卖自夸的味道了,可是八位老总各有心思,茶汤口中过,问题心中留,勉强或稍稍夸奖几句后,都开始静默着品起茶来。

    “冲茶用的水就是山上的矿泉水,据记载,顾炎武、蒲松龄都喝过我们落雁山的茶……”

    唐作钧看着杯里的茶芽,条索扁平挺直,色泽翠绿带毫,汤色也是嫩绿明亮,他仍笑得很平静,“名山蕴名水,名水育名茶,看来我们不虚此行啊!”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嗯,好茶——好水!”

    徐开诚站起来附下身子在唐作钧耳边了几句,就走了出去,岳文也连忙跟了出去,“徐会长?您……”

    徐开诚回头看看他,笑道,“让人陪我在湖边走走,这湖光山色,我看,不比张艺谋拍那个《英雄》里的场景差!”

    胡开岭赶紧走了过来,两人一交流,徐开诚竟也当过兵,这竟有有笑地开始朝前亲逛去了。

    “这个老狐狸!”岳文笑道,“太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是啊,水泥协会的作用白了就是中介,既然大家看他的面子坐在了一起,下面你们谈得好与坏,失败还是成功就与他没有干系了,坐着也是干坐着,冷场之后或者吵闹起来还要圆场,还不如出去走走呢!

    岳文刚要进去,王凤走过来,“里面怎么样?”

    “喝茶呗。”但看样子要冷场,这不是老友相聚,也没有明确目的,猜疑、防范、讨好、巴结等心理都会有,心思越复杂,对这些商场人物来讲,越是要少话,多听别人。

    他也理解王凤的心思,事关水泥厂的将来,事关一千多职工的命运,事关他们家的切身利益,岳文也想有一个好结果,起码比黄总的结果更好一些。

    但,他心里只有五分把握,这五分把握还是建立在他对唐作钧只见过一面的揣度和新闻媒体的报到上。

    不过,自己费尽心思攒这个局,没有功劳也会有苦劳,唐作钧如果想一举成功,一下把所有的水泥企业收入囊中,必不会算计得太细!

    何况,自己还有一着杀手锏!

    他刚要往里走,突然又注意到了王凤的穿戴,今天打扮得倒是不俗,简单的白衬衣,简单的的黑裙子,干净利索,身上也没有那种刺激男人****的香水味,他一竖大拇指刚想夸奖两句,但马上,他又皱起了眉头,这一身打扮挺好,可是要命的是戴了一幅无镜片的黑框眼镜,令他一下想到了岛国的*****里的女主角,那都是他这个年龄段中国青年的老熟人。

    王凤笑着在开着车门的车座上坐下,“看什么看!”从学到初中,中国的老师都给这个年龄段的中国青年立下了规矩,那就是校庆、六一,必须穿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所以潜意识里,重大节日都要这样穿!

    岳文平时就是一身白衬衫,王凤也有与他看齐的意思,见他盯着自己,内心颇是欢喜。

    “看过东瀛的*****吗?”他看看春秋亭里面,声道。

    “没有,只看过《东京爱情故事》。”王凤俏皮地眨眨眼。

    “那可惜了,”岳文转身就要往里走,王凤在后面却笑道,“看过《本能》。”

    岳文倏地转过脸来,只见王凤魅惑地笑着,学着莎郎斯通的动作,轻轻翘起了二郎腿,那丝袜****,性感妩媚,两腿之间充满诱惑,一瞬间,让岳文差点流出鼻血!

    “真是只性感猫咪!”

    岳文不舍地又看看那两条长腿,匆匆朝春秋亭走去,背后传来王凤刻意压低声音的娇笑声。

    …………………………………

    春秋亭里,果然不出岳文所料,有些冷场。

    初次见面,大家相互寒暄后,开始喝茶。

    这茶喝得蹊跷,被邀请者面面相觑,不知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王总,你把兄弟们请来,不光是为了喝茶吧?”临州水泥厂的老总到底忍不住了。

    王建东笑笑,表面上自然,内心却尴尬,这场茶局,到底,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需王建东提示,岳文轻咳一声,“唐总,熊主任、各位老总,今天借水泥协会的名义邀请大家来,就是想一起磋商山海水泥的将来,”在座的几个老总都看着他,敢情这才是今天的主角,不过这么年轻,他是谁?“实话,这几年,我们的日子都过得不轻松,大家兜里肯定都有一本账,现在的水泥行情都到了每顿200块钱以下了,连成本也保不住了吧?”

    这几句话,马上就象一块巨石投在湖中,激起了巨大的涟漪。

    有老总窃窃私语,有的直视岳文,唐作钧也笑着平静地看着他,山海水泥的老总却沉着脸不话。

    “据我所知,大家都上门找过中建工,都表达了收购或是联合的想法,秦湾水泥厂现在虽然稍有起色,但水泥市场的大势就是要集中联合,今天呢,我们秦湾水泥厂抛砖引玉,把中建工的唐总请过,大家一起——谈谈!”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唐作钧,唐作钧很平静地微笑着,但心里并不轻松。

    这些企业中,除了山海省省属的山海水泥,其它的包括秦湾水泥厂,日子都不好过。

    虽然这些企业的老总都到京城拜访过他,但那也只是人家多条途径中的一条,里面的变数太大。

    他心里也明白,在座的有几个人,别看模样不一,但名字在山海省的水泥行业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每一个名字后边都是一家具有区域影响力的水泥企业。

    而他与中建工,要在北方组建华东水泥公司,必须得到这七位大佬的支持!

    他又看看岳文,这是个聪明人,也是这次茶局的发起者,他的态度,他相信是没有保留的,但与其它七家公司的谈判是一个艰苦的过程,所以这次茶喝得并不会轻松,他,也早已作好准备!

    “轰隆隆——”

    一阵闷雷响过,天气也愈发阴沉得厉害,随着几条火蛇在黑暗的山空中乱舞乱动,豆大的雨点马上从天上倾盆而下,水面上泛起一团团烟雾,远处的山景,也隐藏在山岚与雨雾中。

    窗子仍开着,烟却早抽上了,亭子里的烟气与外面的烟气浑到一处,四处流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