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在此一举
    走亲戚,走亲戚,亲戚不走动就不是亲戚了。

    岳文的正事就是要去拜访水泥协会会长徐开诚,只要他来京城,如果徐开诚没有出差,他的时间也有富余,他都会到水泥协会走一遭。

    时间不拘多少,哪怕只是见个面儿再出来,那自己的心意也到了,这个人老成精的徐开诚肯定也会感受到自己的尊重。

    尊王攘夷,这个策略多好啊,岳文看见水泥协会的牌子,暗自感叹,人家曹操那是真聪明啊,把汉献帝握在手里,什么事就都办了。

    今天,我也要学一把曹****。

    王凤抿抿嘴唇,她刚抹完口红,“你每次来京城,都到水泥协会,是不是这里有漂亮妹纸啊?”

    “妹纸?”岳文哑然失笑,“妹纸她爸爸!要不,你也上楼看看?”

    王凤摇摇头,“你快去吧,别忘了你还要陪我逛街呢。”

    昨晚没有回秦湾,到底在这里住下了,又陪王凤逛了一晚上的街,累得脚软腿酸,可是王凤依旧乐此不疲。

    葛慧娴也愿意逛街,但风格与王凤就太不一样了,葛慧娴看中的东西,是要东比较西比较,讲价钱问赠品,有的还要等到快换季时才买。

    可是,王凤见到自己心仪的东西,就一个字,买!

    这同是一个年龄段的女人,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难道王凤真是个投胎能手?他看看这个打扮得前卫时尚的能手,“逛什么街?有瘾吗?你干脆逛我得了。”他推门下了车。

    王凤想了想也下了车,这人话办事,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太多了,而且,她也愿意一直与他待在一块,看着他,看着他笑,看着他发愁发火发牢骚!

    这大热天,徐开诚还能待在京城,岳文马上感觉到自己的幸运,当把自己的想法跟徐开诚出来,徐开诚马上同意了,并且大力支持,把岳文与王凤送到楼梯口方才作罢。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凤强忍着走到电梯里才问道。

    “意思多了去了,”岳文看看王凤,长舒一口气,“秦湾水泥厂能否重组,在此一举了。”

    ……………………………………

    ……………………………………

    工程,是一个油水很多的地方,正因为油水多,许多人才趋之若骛,蜂拥而至。

    政府工程,因其常年都有,并且没有破产之虞,还有一些事情,你也懂得,因此,政府工程成为各类包工头的最爱。

    可是,岳文认为,常年在此类工程里面站住脚、又能及时要回钱的人,才是此中的人才,无论他是用什么方法,无论他是站着把钱赚了,还是躺着把钱赚了,甚至跪着把钱赚了。

    而滕春来,就是这么一个人才。

    两人也是不打不相识,在岳文刚刚上任之后,立马拿滕春来立威,可是在从年初到现在的大半年时间,人家老滕从不岳文一个不字,就连岳文的绰号岳扒皮,人家都从来不叫,人前人后必称岳主任。

    岳文也检查过滕春来的施工段,工程很用心,质量没得,起码从这一点上看,这人很上路,也很聪明,知道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办法去接近,知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当然,岳文的喜好就是工程质量。

    特别是万建设事发以后,纪委那边传过几个包工头,里面有滕春来,让岳文惊奇的是,还是年初那点事,后来竟没有一丝瓜葛在里面,岳文不由对这个包工头有些刮目相看。

    “老滕,”站在金鸡湖边,这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很熟悉,让他心里格外慰贴,“你看,在这建一座亭子得多长时间?”

    身后,跟着宝宝、黑八、胡开岭等人,岳文完,都注视着滕春来。

    “一个月吧。”滕春来看看远处蜿蜒曲折的水泥路,又补充道,“最快二十天。”

    “我只给你三天。”岳文笑道。

    “三天?”滕春来的头摇得象拨浪鼓,“岳主任,您别开玩笑了,三天,打死我也干不完。”

    “那打不死就能干完!”岳文狡黠地一笑,“并且,把这里,”他带头朝前走去,“啊,就是这里,”他踩着脚下,“建一个停车场!”

    滕春来马上又要叫苦,宝宝打断他,“老滕,你这个人怎么不识抬举,这么多建筑公司,岳主任一个没找,从京城回来就把你叫过来了,这是信任你!”

    “我知道,这是领导看得起我,可是,这个工期太紧了,岳主任要求又这么严格!”

    “那你自己想办法!”岳文笑了,当然,也不可能只让马儿跑得快不让马儿去吃草,“市政工程开始了,我准备给每个建筑公司都评评分,以后只要芙蓉街道认定的五星级建筑企业,优先考虑!”

    这几乎就是在许诺了,滕春来哪能听不出来,他一咬牙,“好,岳主任,这个工程,我接了!”

    “费用呢,”宝宝悄悄上来,“算到市政工程里头吗?”与胡开岭关系很好,也经常在胡家喝酒,这笔费用宝宝就想给胡开岭个人情,这也是工程里面的猫腻了,是违纪,但不是犯罪。

    “水泥厂出。”岳文很干脆。

    “水泥厂出?”宝宝犹豫了。

    “你别看水泥厂,”岳文笑道,“将来可是要大变样的?”

    “能变到哪里去?”宝宝也笑了,“能变到天上去,变来变去还不是那块地,那些人?”

    岳文笑着指指他,不再理他,却向胡开岭走去,“全村打扫卫生,这一段路,包括凉亭周围,必须清理得干干净净的。”

    ……………………………………

    ……………………………………

    时间不紧不慢地朝前走,还有几天就是中国人的情人节七夕了。

    在多方“努力”下,水泥厂终于启动了破产程序,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不管是各方如何动作,最后竟是殊途同归,但破产之后,马上又要泾渭分明,分道扬镳了。

    水泥厂的地块正在操作,水泥厂的资产正在清点,水泥厂的工人不是周厚德压着,就象火山一样,马上就要爆发了。

    岳文的京城之行,总在回来的当天,不管多晚,都要到周厚德家里去一趟,这个计划首先要得到周厚德的支持,当前也只有他能成功地压制住工人。

    陈江平那里,岳文也作过汇报,陈江平一时却有些踌躇,这个计划不可谓不胆大,但成功的把握有多少,他与岳文一样,心里都没底。

    “要不要区里或者市里出面?”在机关工作多年,遇到困难的第一思维就是找上级领导汇报。

    “这是企业行为,还是不要政府参与了吧。”岳文有信心,但却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惊动了市委市政府,这事再不成功,那就不好看了。”

    陈江平想想也是,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二人商量的时候,曹昆也正在掌柜的办公室,“什么,让陈江平到交通局?他这个党工委书记不才干了半年吗?”

    掌柜的看看他,曹昆心里也惦记着这个位子,“交通局现在就是个烂摊子,你以为是香饽饽,港口发展不起来,路破破烂烂,廖书记把交通局的老王骂得狗血淋头,当着那么多干部的面,……交通局,不好干!”

    “行,那让他走吧,正好把邱汇岳扶正。”曹昆笑道。

    “组织部也正想在从下面调人,岳文,工作满一年了吧,胡鸿政很赏识他,估计这次十有**就被调到组织部去了!”

    掌柜的慢慢道,曹昆也笑了,如果这两人被调走,那水泥厂进入破产清算就毫无悬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