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善战者谋之于势
    古奇的皮鞋、路易威登的皮带和手包,加上据是产自意大利的t恤与休闲裤,牌子挺拗口,岳文根本没记住。

    王凤得意地看着一同从燕沙走出来的岳文,“呵呵,这打扮,绝对看不出你是个街道干部!”

    “那是什么?”

    “是……”王凤思索着,岳文却笑了,“是白脸吧!”

    “你?”王凤忍俊不禁,“黑脸还差不多!”

    归,她的眼光始终不离岳文,“白脸才穿不出这个品味来呢!我爸过,三辈子学吃,五辈子学穿,”王凤很自然地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走吧,我们去见黄总,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次准行,呵呵,我的眼光还行吧。”

    “噢,你这是怕我谈不成,那这钱是不是也算公款包装啊!”岳文笑道,“不过,这一身到底多少钱,出来,让我们这些街道干部开开眼界。”

    “你一年的工资,”王凤笑了,瞪了他一眼,“嗯,不过也差不多。”

    “一年的工资?”知道这地儿的东西贵,没想到能贵到这个程度,“算了,我不穿了。”

    王凤赶紧拦住他,“这是在京城,你以为在水泥厂呢?”她又上下一打量他,“你这体型,适合穿这个板型。”

    穿的国际品牌,那口里不吐出几个国际企业来,都不好意思。

    “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全球水泥工业就掀起了并购的浪潮,现在,9家国际水泥巨头把持着全球大部分的市场,法国的拉法基、瑞士的霍尔希姆、德国的海德堡水泥集团……”

    晚餐并没有在高档的饭店,却选在了虎坊桥路口一家有名的卤煮店,黄总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本来是想要回家的,却让岳文硬拉到这里。

    他这个级别的老总,什么没吃过?但就好这一口,岳文也不想其他人打扰,如果坐上饭桌,弄一大帮人,那不是谈事的氛围。

    黄总能不能来,王凤起初还不确定,但岳文却很笃定,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一个办公室可以用狭来形容的央企老总,一个在办公室吃面条的央企老总,手下的副总吃碗卤煮火烧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黄总吃了几口,却上下打量着岳文,“岳,这一身不便宜吧?”

    王凤脸上有些得意,却不料黄总道,“你在机关里工作,穿出去可太招眼啊。”

    岳文笑着看看王凤,“乡下人进城,就象走亲戚,总得穿身好衣裳,这不,今天上午现买的。”

    黄总大口吃着卤煮火烧,“你们来提前打个招呼,这么大的中建工,也不差你们一口饭吃,……你接着!”

    “中国排名前十家的水泥企业所占市场份额,加起来甚至不到20%,这远远低于西方80%的行业集中度。”

    “呵呵,岳对水泥行业是下过功夫的,对水泥行业的形势看得也透彻,”黄总笑着抬起头来,“你就不象个政府官员,倒象是我们做企业的,”他又看看王凤,“唐总很看好你,去了秦湾之后,我个人对你印象也很深,怎么样,到我们中建工来吧?这里的平台更大,层次也更高!”

    黄总象是半开玩笑,又象是在发出正式邀请。

    岳文给碗里加了点辣椒油、蒜汁和香菜,又给黄总碗里加了醋,方才笑道,“我就是盘狗肉,上不了台面,在秦湾还行,真要到了京城,一准迷糊!不过,我们破产后中建工如果收购了秦湾水泥厂,我们也算是中建工的人了。”他看看一头大汗的黄总,“黄总,如果我们破产,中建工会收购吗?”

    “收购,是一种市场手段,这是以前的老思维,就是一门心思想着我怎么打死你,你怎么打死他,我们中建工现在的思维就是……”

    “联合重组!”岳文抢先答道。

    “对。”黄总看看他,拿着筷子一点,“看来,你对我们中建工也没少下功夫。”

    “那您到底是重组呢还是不重组?”

    “只要价格合适我们就会重组。”

    “那您的价格在多少?”岳文看看王凤,心翼翼地问道。

    “呵呵,”黄总笑了,“在这等着我呢,”他看看岳文,伸出两根手指头。

    “八千万?”岳文与王凤同时道。

    “嗯,如果秦湾水泥厂走破产程序,最后的资产交易权在法院,我们要通过拍卖才合法。”

    “职工呢?”岳文的卤煮吃不下去了。

    “八千万里有支付职工工资欠款的部分。”黄总笑道,一碗卤煮火烧已经见底,汤汁不剩。

    人家刚出差回来,岳文也不好一直缠着人家,能来吃碗卤煮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这还是冲着秦湾水泥厂而来。

    “这样可不行啊,”王凤目送着黄总远去,“这样回去,我爸会吃了我,就是那些叔叔婶子们还不得把我撕了?我成了卖厂贼了我!”

    “卖厂贼?”岳文哑然失笑,“好,有进步,还知道这三个字。”如果真照这个价格,自己在芙蓉街道恐怕也待不下去了,水泥厂的职工与王建东等一干副总也不会放过自己。

    “走吧。”岳文道。

    “去哪住?”王凤看看岳文,打量着这一身衣服,越看越喜欢。

    “回家住,”岳文笑道,“回秦湾。”

    “你想累死我吗?”王凤马上叫了起来,“一天一个来回,人受得了啊?”

    她的声音很大,岳文却不管她,直接朝车里走去,“谁让你今天花这么多钱,呵呵,我得让你这一身行头物有所值啊。”

    “你是不是有办法了?”王凤紧追几步,赶了上来。

    “没有,”岳文老老实实答道,车外的温度太高,如果在秦湾的话,立秋之后,早晨与晚上的温度就降下来了,凉爽的很,“但破产这一步必须走,既然绕不过去,那就走吧。”

    “这不跟我爸他们一样了吗?”王凤嘟囔道,撅着嘴,一幅很不乐意的样子。

    “不行,今晚还不能走,”岳文突然又松开了手,象想起什么似的,“我们还得找地方住下。”

    “住哪?”王凤不禁喜上眉梢。

    岳文收回思绪,看看这个眼前的俏佳人,突然又想起她一身大汗健身的场景,那蛮腰,和腰下的丰满,有时还真让他在梦里回味,“昆仑饭店吧。”岳文笑着指指那远处闪烁的灯光,“呵呵,就这么愿意跟朕在一块住?”

    呵呵,这句话就有歧义了!

    豪车之旁,一个靓男,穿着一身名牌,一个靓女,打扮也是不俗,来往的行人纷纷侧目,

    王凤瞥他一眼,“你是朕吗!是根针还差不多!也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绣花针!”她有些幽怨地看看还是一脸不解风情的岳文,“岳子,给我拿包!”她顺手把包递给了岳文。

    岳文笑着配合着接过来,“嗻!”

    “明天陪我逛街吧,我们玩一天再回去。”上了车,王凤突然变得含情脉脉,声音也低了下来。

    “没空,”岳文立马拒绝道,“明天,我有正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