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手太黑!
    “岳主任,钻石卡的事情虽然清了,但据李云峰举报,你指使退役军人、金鸡岭村委会主任胡开岭及芙蓉街道周疃村村民郎建辉对其进行殴打,造成身体各部位不同程度地损伤。”

    秃头又拿出了几张照片及医院的检查结果,“这事,你怎么?”

    “这事我不知道,”岳文笑道,“谁打的你们找谁去。”

    “岳主任,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秃头的态度不好了。

    “我就在配合你们的工作,”岳文笑了,“胡开岭与郎建辉为什么揍他,我不知道,但如果是我指使的,那好,第一,我要看胡开岭与郎建辉的口供,如果他们是我指使的,我认!第二,请提供能证明是我指使人殴打李云峰的证据。”

    二人对视一眼,“没有直接证据,但据当天饭店的人讲,他们二人明显是在替你出头,为你叫不平!”

    “我就是不平啊,不用他们为我叫!”岳文正色道,“李云峰先给我一张卡,又告到纪委,这不是明显是在挖坑害我吗?但,替我鸣不平,也不能证明就是我支使他们去打人啊!”

    三人正在僵持,一个伙子推门进来,朝长脸一使眼色,长脸站起来走了出去。

    “李云峰撤销举报了。”

    “撤销了?”长脸惊讶道。

    “嗯,刚刚来了,还在给他作记录,他改口了,这是他与胡开岭、郎建辉的个人恩怨,与岳文无关。”

    “你彪吗?”长脸骂了一句,“好,我知道了。”他长喘一口粗气,又走了回来,附下身子在秃头耳边嘀咕了几句,秃头也是一脸惊讶,手中的笔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这叫什么事,逗我们玩吗?太不象话了!”

    长脸一使眼色,转而对岳文道,“岳主任,这事真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有。”

    “好,那我们下一个问题。”他又是长喘一口气。

    岳文马上明白过来,肯定是阮成钢起作用了,对付李云峰这种人,舌头不好用,拳头绝对好使。

    “好,最后一个问题,七月十六号,区审计局对芙蓉街道辛河段的河道改造工程进行了审计,发现以下问题,”秃头拿出一撂单据,“这些上面都有你的签字,白纸黑字,这你不能否认吧!”

    “我不否认。”

    二人对视一眼,“据你们芙蓉街道社区建设办公室主任万建设交代,这些都是经过你的同意的。”

    “不能是同意,我只是履行职责。”

    “但现在根据审计结果及我们的调查,存在严重的账目不清、监管混乱等问题,有些问题我们希望你能够积极配合……”

    “不只这些问题!”岳文笑着打断了秃头的话。

    二人愣了,这还没开始,也没到艰苦的拉锯阶段,这人会主动招了?

    “账目不清的问题主要积中在拆迁补偿与河堤砌筑上。”岳文笑着喝了口水。

    “对对。”秃头很受鼓舞,“你继续往下。”

    长脸看看岳文,再看看秃头,却感觉到好象哪里不对劲。

    “拆迁户的补偿,省里有统一标准,拆迁户也有具体户数,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虚列拆迁补偿户,重复冲账,侵吞公款。二是擅自提高补偿标准,克扣农户补偿款,你们不用看我,拆迁太复杂,可以适当提高补偿,这是党工委会议上定了的,但这里面有操作空间。”岳文笑道。

    二人对视一眼,前面的问题查得很清楚,后面一个问题审计也没有审计出来。

    “河堤砌筑就一个问题,就是编造虚假工程,虚报工程量。”岳文笑道,“工程量的统计里面有水分,对不对?”

    秃头与长脸彻底不出话来了,秃头却不断地作着记录,不时要求岳文慢一点。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两点,是你们没有查出来的,第一点,就是以虚列工地用品费用及截留就餐费的方式套取公款6万余元,第二点,将个人消费发票在街道财务报销,侵吞公款2万余元。”

    二人又是相互看看,就这些,也绝对不是案子了!

    秃头把笔录递给长脸,长脸看罢,忍不住声色俱厉了,“岳文,既然你供认不讳,那就签字吧。”

    秃头没有想到进展得这么快,一看桌上没有印盒,赶紧跑出去拿印盒。

    “签字?”岳文笑了,“该签字的也不是我!”

    “那你,谁应该来签这个字?”长脸感觉自己被看轻了,但仍压抑着自己的火气。

    “万建设——就是给你们作证的芙蓉街道社区建设办公室主任——万建设!”

    长脸笑了,岳文也笑了,“我知道,有些单据上面没有万建设的签字,但套取和侵吞公款的发票上面都有他的签字,工程量的统计的一部分是他牵头统计的……,”

    “岳文,你们不要互相攀扯,交代你的问题!”长脸粗暴地打断他,到了纪委与检察院,不只被审问的干部自觉矮了一块,就是纪委和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也无形中把进来的干部当嫌疑人来对待,口气自然没有那么和蔼。

    “我没有问题,两位领导听我完,工程量的统计还由一部分是我们街道的老主任贾红旗牵头,他那部分就没有问题。”岳文笑道,面不改色。

    二人有些疑惑,秃头心里一动,刚想问,被长脸拦住了,“听他。”

    “虚列拆迁户和提高拆迁标准是他一个人操作的,”岳文继续道,“河道砌筑的工程款现在都没付清,这部分钱都还在街道财政所的账上,但发票都已经报了,拆迁款也打给农户了,这些钱,都装进了万建设的腰包。”

    二人又相互看看,可是嘴唇动了动,都不知该什么了,良久,长脸才道,“岳文,就是真如你所,你作为分管领导,你就一点没有责任?”

    “您对了,我一点没有责任,”岳文笑得很轻快,“这些问题,前几天我就已经反映给了检察院反贪局一科马俊明马科长,作为分管领导,我不存在监管不力和玩忽职守行为!”

    如果确实如此,在纪委询问以前他做出举报,那他真没有责任。

    长脸定定神,走出去给检察院打电话,马科长的电话也很快回了过来,确实有此事,证据也确凿,正在上检委会,还嘱咐长脸不要走漏风声。

    看着长脸回来,岳文笑着站了起来,“领导,我可以走了吧?”

    举报到检察院,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不是岳文了,如果自己真有事,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引火烧身?

    二人相互看看,都回过味来,“可以,可以,不好意思啊,岳主任,我们这也是工作职责……”

    “理解,理解,”岳文“亲切”地握住了长脸的手,“我正准备跟我们家陈书记汇报,想请纪委的领导给我们上一堂廉政教育课,那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邀请二位领导方便的时候给我们的机关干部特别是工程一线的干部上堂课?”

    两位互相看看,脸上都是笑逐颜开,被人尊重高看一眼的感觉总是好的,“我们也得汇报,不过,一般没问题,一般没问题……”

    两人一起把他送出到楼梯口,就在两人摇着头要去汇报的时候,岳文又回来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刚才忘了讲,万建设还收了包工头两万块钱,还有他以前开的车,也是包工头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