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上交了
    当领导,就要学会两条,一条是空手道,手里没有资金仍然能把活儿干了,把工作完成了;另一条就是弹钢琴,合理安排自己分管的几项工作,分得清快慢,分得清轻重,分得清缓急。

    岳文明白陈江平的意思,还是打心眼里不想街道出钱,拆迁加油站没用一分钱,清淤河道也几乎没有投入,但沿河两岸的苗木、房屋、坟头、机井的补偿却是要实打实地补偿给群众,这市政工程上,他又打起了上级资金的主意。

    在那个时代,这也是能干的干部的标志,能成功地把外资引回来,能成功地争取回无偿资金来,这可都是真金白银,哪个领导也喜欢这样的干部!

    可是陈江平没有弄明白,城镇建设资金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区别,但这不要紧,谁让他是领导,只要岳文搞清楚,争回来,回来再汇报给他就行。

    约了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建设局的一个副局长,芙蓉街道出车,几人吃罢早餐后直奔省城。

    “发改委这边的问题不大,”发改委的程主任笑道,“我们与省发改委的关系一直很好,能源交通处的林处长就是我们平州的儿媳妇。”

    岳文心里一动,“是林荫林处长吗?”

    “你们认识?”程主任目光霍地一跳。

    “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岳文自嘲道。

    “呵呵,”发改委的老主任笑了,“林处长长得很漂亮,少见的漂亮。”

    在坐的都是一帮男人,建设局穆局长也到发改委跑过项目,也笑了,“林处长,确实漂亮,一米七的个头吧,”他拿手比量着,“穿上高跟鞋,一般男人不敢到她身边站。”

    起女人的话题,车上一片融洽,岳文却不想他们以这种口气继续林荫,他插科打诨,穿针引线,又聊起了别的话题,车里的气氛始终停不下来,众人接连笑着,岳文笑得连自己的手机都没听见。

    宝宝开着车,把手机递过来,“岳主任,陈书记电话。”

    岳文笑着接过来,表情却凝重起来,放下电话,他笑道,“程主任,穆局,不好意思,街道有点事得让我回去处理一下,这样,”他看看外面的高速路,“宝宝到前面找个出口,我先下,你送两位领导到省里去。”

    看着宝宝的车重新又驶回高速,岳文没有犹豫,直接打了一辆出租就往回赶。

    陈江平打电话叫他回来,是纪委那边打电话通知岳文过去,因为,在钻石卡与账目的问题之外,岳文又添了新的罪名,包工头李云峰到纪委告岳文指使人打他、威胁他,并且还到公安局报了案。

    车上,岳文先把电话打给阮成钢,阮成钢明显有些不悦,“兄弟,你还用再打一遍电话吗?这事本来就跟你没关系,纪委也干预了?好,我知道,嗯,我没事就没事!”

    岳文看看外面,蓝蓝的天下,玉米地里一片深绿,沃野无边,苍穹高昂,他长舒了一口气。

    呵呵,后天中建工就来了,有人又要给我演这一出!

    ………………………………

    给岳文打完电话,陈江平考虑了一下,却不好再给廖湘汀打电话,一个市委常委、开发区工委书记,总不能为岳文的事再找他,何况现在还没有具体结论,没有实际进展。

    他略一踌躇,还是打给了纪委书记罗宽让,罗宽让这次很直接,并没有证据表明岳文已把钻石卡交还给会馆。

    同时,审计出来的线索也已经移交纪委,纪委通过调查,里面的问题还不少,最后,罗宽让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骄傲使人落后,江平,看来年纪轻轻就出名,也不是件好事!”

    这句话,让陈江平琢磨了几分钟,也有些愣神,他站起来刚要出去,一看电话,忙又接了起来。

    电话是管委主任谭文正打来的,纪委书记罗宽让跟他汇报过,他问陈江平是不是真有其事?

    陈江平有些为难,他对岳文是信任的,对他的人品也是相信的,可是他对工程里面的事懂不懂?是不是把关不严、代人受过?这些问题他没有把握。

    “发现问题就要一查到底,”谭文正在电话那边道,“他管辛河改造工程,你知道这次查到的数字有多大,胆子太大了!”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陈江平却这才会意,数字太大,就是贪污或者挪用的数字,唉,如果属实的话,他也没有脸去保岳文了,下一步,等待岳文的是纪委移交给检察院,检察院会立案侦查!

    不招人忌是庸才,总招人忌非英才。

    看来,年轻盛名真不是什么好事!

    他在椅子上坐下,又倚了回去,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纪委,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

    ………………………………………

    岳文笑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对面还是老熟人,秃头与长脸。

    但秃头与长脸没有笑,两人都是一脸严肃,还是例行询问了个人问题之后,直击重点。

    “岳文,”噢,上次来还是称呼岳主任,这次连职务名称都省了,“根据我们的调查,事发当晚及日后你都没有跟会馆交还那张钻石卡,对吧?”

    “对。”岳文笑道。

    二人诧异了,这个伙子真是太奇怪,按理应该拼命抵赖才是。

    “那你上次为什么已经交还给温莎公爵会馆了?”

    “我想交还,可是他们不要,没办法,我只能送到一个地方了。”

    “什么地方?”二人相互看看,却都不相信。

    “市纪委。”岳文收敛笑容,轻轻道。

    “市纪委?有证据吗?”秃头问道。

    “有,市纪委给我打了收据,我也补交了当晚消费的钱款。”收据,确实有,否则当葛慧娴知道了区纪委在查这件事时,为什么还那么轻松。

    “证据呢?”长脸不甘心地问。

    “在秦湾我的家里。”这也是实话,谁会无缘无故把这张收据带在身上。

    “行了,给市纪委打个电话不就都清楚了吗?”长脸见秃头还要再问,制止了他。

    秃头跑出去,长脸的态度好了很多,“岳主任,我们理解工作当中的难处,但查清事实、还干部一个清白也是我们的职责。”

    “我理解。”岳文笑道,“能给我一杯热水吗?这水太凉。”

    长脸看看他站起来给他换水,秃头走了进来,“情况属实。”他又看看岳文,“确实上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