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这瓜保熟吗?
    “噢。”邱汇岳这才反映过来。

    人群中的周厚德虽然拄着拐杖,有几人搀扶着,但却更加坚定地向前走去,在他的带动下,一群工人都紧紧跟了上来。

    阮成钢态度不积极,开发区来的警察也消极对待,芙蓉街道的机关更是平时与这些工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甚至还隐隐同情他们的遭遇,也未强加阻拦。

    眼看着工人朝市里行进,邱汇岳连忙颓丧地来到阮成钢跟前,“阮局,没办法了,采取强制措施吧。”

    阮成钢瞪他一眼,没有话,是看着他的街道办事处主任的身份,算是给他留了面子,这强制措施的采取,是要有法律依据的,你采取就采取?

    法盲!!!

    年轻的维稳办副主任别转过头去,阮成钢也不话,经贸局的科长职位太低,跟他商量不着,邱汇岳看看几人的态度,这火要上房了也顾不得计较了,“阮局,李主任,我们是一块来的,你们有什么意见,出来大家一块商量。”

    阮成钢摸出烟斗来,看看维稳办的副主任,“你们定。”

    他一身煞气,完就走到一边,不再理会邱汇岳,邱汇岳竟不敢上去打扰。

    “嗯,芙蓉街道负主要责任,”维稳办副主任斟酌着话语,看看经贸局的科长,“但不能发生冲突。”他看看邱汇岳接起了电话,一句温书记刚出口,脸接着就绿了,“芙蓉街道还没把人带回去……”这一句话先撇清了自己和维稳办的干系,这样温起武发火,也只能朝街道发。

    以前都在工委大院里,平时经常来往,人啊,互相之间真得经过事以后,才能真正了解,不经过事,光些好听的是看不清一个人的真面目的。

    维稳办的副主任的前半句话等于没,不冲突,工人能老老实实上车?后半句就是推卸责任了,邱汇岳看看他,脑一热,心一横,就要给机关干部下命令。

    “吱——”

    一辆出租车从远处飞奔而来,一个急停就停在了大路上,正在僵持的人群马上都看向出租车,在众目睽睽中,门开了,岳文吡笑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人群中立马喧腾起来,芙蓉街道的干部不管心思各异,但都笑着打着招呼,好似岳文已经调回秦湾,这纯属街头偶遇,岳文也笑着回应着。

    宝宝、彪子、黑八、蚕蛹四大金刚哪还管什么工人,早跑过去拉着岳文嘘寒问暖了。

    工人中也有人喊上了,“岳主任,不是停职了吗?怎么还过来?”

    “岳主任,到了秦湾了,中午管饭吧!”

    工人得轻描淡写,邱汇岳却一阵腻味,看着岳文象领导接见下属的笑眯眯的模样,他更是打心底里来气,“岳,马上把工人劝离这里。”

    “我停职了。”岳文笑着回应道。

    “职务停了,工作没停,”邱汇岳在机关多年,反应也很快,“水泥厂是你包保的企业,出了事你得负责。”

    稳办副主任看看邱汇岳,这嘴脸也太难看,这不是明着推卸责任吗?他忘了自己刚才也是这么做的。

    却听岳文回道,“您是街道办事处的主任,您来都没辙,我能干什么?”他笑得风淡云轻,丝毫不以为意。

    邱汇岳心里这火烧得,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摔了,可是手机到底没摔出云,电话响了起来,是陈江平的,就一句话,让他直接给廖湘汀回电话。

    邱汇岳看看眼前的工人,叹口气,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关键时刻压死人,这里的情况人家连问也不问,但生气归生气,埋怨归埋怨,他也赶紧把电话经廖湘汀打了回去。

    阮成钢严肃地抽着烟,靠近岳文,“不是不让你来吗,让邱汇岳一人背锅得了!”

    岳文一笑,指了指满脸陪笑,一脸委曲,胆颤心惊的邱汇岳,“这锅,邱主任背不动吧?”

    “人带回去了吗?”电话里,廖湘汀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能听到浓重的鼻音。

    “还没有。”邱汇岳嗫喏道。

    “什么时候能带回去?……嗯,我不听你解释,四点钟以前回不去,你这个主任别干了,让有能力的人来干吧。”

    电话突然就挂了,邱汇岳的脸都成了猪肝色,脸上的汗顺着脖子直往下淌,但还要强自镇定,在下属跟前保持着领导最后一点风度。

    维稳办副主任凑过来,“是廖书记吧,温书记也发火了,老邱,赶快想办法吧。”

    “让公安上吧!”邱汇岳咬着牙。

    阮成钢看看他,“工人没有过激行为,我们怎么上?!”

    陈江平是他同学,两人关系不错,他早就知道两人的矛盾,此时,这眼药不给他邱汇岳上给谁上?

    刚才周平安的电话也打过来,必要时可采取一定手段,阮成钢心里就有数了,毕竟今天这个日子特殊,但他仍想抻一抻邱汇岳,哎,那子呢,他转了个圈,才在路边的西瓜摊上看到他的身影。

    瓜摊前站满了看热闹的群众,瓜摊老板也坐在一堆西瓜后面,乐呵呵地瞅着。

    “老板,这一车瓜我要了,多少钱?”岳文蹲下身,伸出中指弹了弹西瓜。

    老板上下打量一下他,立马眉开眼笑,看看背后的三轮车,“好唻,一车一千六百斤,八毛钱一斤,一共是……”

    “呵呵,你也别算了,我高考时数学就不及格,”岳文又拍拍一个西瓜,“你这瓜保熟吗?”

    “保熟,不熟不要钱。”

    岳文拿起刀来,笑道,“要是不熟呢?”

    “不熟我吃了他,一分钱不要你的!”

    “好!”岳文拿起刀,一刀剁开一个西瓜,“好,熟的!”

    他拨拉着西瓜,挑出一个来,又是一刀剁开,“好,熟的!”

    那老板笑道,“不用剁了,都熟。”

    岳文却不理他,自己个挑着瓜,剁开一个都是红瓤沙面,大热天,让人垂涎欲滴。

    “大家伙愣着干嘛,大热天的,过来吃西瓜!”岳文提着刀,“八哥、宝宝,招呼大家,都热傻了吗?”他看看周厚德一帮人,“老周,你你这个铁拐李,瘸着腿来凑热闹,也不怕伤口感染了?!水泥厂的老少爷们,别人的瓜有毒,我的瓜你们也不吃?”

    “走!”周厚德舔舔干裂的嘴唇,一瘸一拐地朝瓜摊走去。

    机关干部见工人都去吃瓜了,也都蜂拥而上,“吃瓜,腥的、骚的、没滋味的话,都给我闭嘴,”岳文看有机关干部与工人吃着西瓜又怼上了,“谁话我拿刀砍谁!”他笑着,拿着手中的刀比划着。

    立时,警察、机关干部与工人都混在一块了,维稳办副主行与阮成钢也凑过来,整个瓜摊上没有干部,没了工人,都是吃瓜群众了。

    “邱主任,您是我们这里最大的领导,别站着,过来吃瓜啊!”看着邱汇岳还在拿捏着架子,岳文又喊上了。

    邱汇岳嗓子早已冒烟,看看这混在一起的一帮人,悻悻走过来,一块瓜皮却不偏不倚地摔在他脚下,他脚一滑差点摔倒,但对着二百多个工人却不敢放声。

    “吃够了没有,”岳文拿刀不断剁着西瓜,“老板,这车瓜公西瓜多,母西瓜少啊,母西瓜才甜!”

    “呵呵,”瓜老板笑了,“看来您是个行家啊!”

    “你就是这么欺负行家的?”岳文脸一沉,一刀劈开一个西瓜,“看,一个不熟的,两个不熟的……其它的瓜还用我切开吗?”

    西瓜成熟时,其接触地面的带泥巴的那部分颜色应是黄色或橘黄色的,如果是白色,西瓜很有可能没熟,长年跟车南下,这也是那帮司机教给他的。

    “哎,这还有一个不熟的,老板,你这不是坑人吗?”这个时候,永远少不了四大金刚。

    “今天是啤酒节,到这坑钱来了?”彪子啃着西瓜道。

    “不熟的瓜都摘下来卖?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的!”黑八站起来,笑着指着瓜老板。

    “吃下去!”岳文笑道。

    瓜老板强笑着,“这哪能呢?”

    “行,刚才讲好的啊,这瓜我们白吃了,领导一分钱不给。”他看看邱汇岳,又朝宝宝递个眼色。

    他拿起这一半生瓜蛋子,走近周厚德,“老周,他不吃你吃!”

    工人们吃得红汤直流,却都抬起头来,周厚德看看岳文,一摆手,“生瓜,我不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