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截访
    交友无贫富,情义重千金。

    在岳文的脑袋瓜里,岳魁与方秀兰从给他灌输的思想就是,多交朋友,广交朋友,朋友千个不嫌多,多次跟车南下,他从心底里既能接受达官显宦、文人骚客成为朋友,也能接受没有文化的贩夫走卒、商贾农工成为兄弟,而且与他们打成一片。

    大灰狼是他刚到芙蓉街道第一天就认识的,而胡开岭这个糙老爷们,两人之间的感情,用胡开岭的话来,比战友还深。

    “欠揍,我没在开发区,在开发区我也想揍他!”岳文看看相谈甚欢的四个老人,调节着脸上的表情,仍是那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语气却恶狠狠的,“阮哥,哥哥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胡开岭和大灰狼肯定没有事!”

    “能有什么事?”阮成钢语气很是不屑,“揍得好!李云峰背后站着是谁你还不知道吧?听让胡开岭几个耳刮子就刮出来了,——戚力群!”

    “戚力群怎么了?”岳文笑道,“有你跟陶哥在,别一个戚力群,再来十个,我也不惧!”

    “好,你下楼吧,我们进区了,老干局家属院对吧?”

    岳文一惊,但马上回过味来,这点子事对一个老刑侦太容易不过了。

    “爸妈,叔叔,大姨,我下去趟,有两个朋友过来了。”

    “谁来了?”葛慧娴从厨房里端了一盘西瓜走了出来。

    “阮哥和陶哥。”

    “就是把你借调回来那两个哥哥吗?”葛慧娴慌忙嘱咐道,“请人吃晚饭吧。”

    “都到家门口了,请人上来坐坐。”岳魁在后面嘱咐着。

    下了楼,刚出楼门,就看到一辆“霸道”停在楼前,“两位哥哥,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阮成钢板着脸,陶沙笑道,“别人找不到你,我们还找不到你吗?”他走下车来,习惯性地抹把光头,“兄弟,听一下飞机就让纪委带去喝茶了?这个待遇,一般干部没有,怎么听怎么象那些副省级以上干部的待遇!”

    陶沙开着玩笑,岳文心里蓦地一跳,好象一丝曙光穿透云层,又好象荷轻轻绽开花苞,俺的娘哎,难道就这是灵感来临的感觉吗?

    “你在想什么,我们俩也是闲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阮成钢埋怨道,“身上都有事,都有客人在等着,陶哥一听这事就急了,兄弟,还是那句话,听人劝,吃饱饭,真正撞到南山上那一天,什么都晚了。”

    葛慧娴轻手轻脚走下楼来,她是想把阮成钢与陶沙请上楼,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一沉。

    “里面水太深了,兄弟,你一个人,就是陈江平支持你又怎么样,你斗不过他们,”陶沙也劝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见了钱都红眼,别挡人家的道,……我听,你还跟大洋马单独吃过饭?”

    “呵呵,这你都知道了?”岳文一惊,在平州,两个哥哥的信息太灵通了,“听谁的?”

    “这个你不用管,”陶沙笑道,“握手了吗?”

    “没没,”岳文有些糗,“咱是有为青年,国家干部,哪能干那种事!”

    “行了,别提她了,陶哥不是跟你过吗,你是公职人员,一步错,步步错,停职这还是轻的,检察院也关注了,纪委下一步移交到检察院的话,你就麻烦了!”

    葛慧娴只觉腿一软,心里“砰砰”乱跳起来。

    “平常人,平常事,我们俩一个人就够了,现在我们俩加起来也不行,也不是人家的对手……”阮成钢继续道,突然他一愣,看到了从楼门里慢慢走出来的葛慧娴。

    “你放心,”陶沙也看到到了葛慧娴,他虽没有见过葛慧娴,但马上猜出她的身份,“弟妹,我们俩既然过来了,就明还没有什么事,有事也会过去!我们相信岳文的为人!他为人不好我们也不能交他这个兄弟!”岳文第一次见他得这么郑重,这么认真。

    “我不知道岳文又出了什么事,”葛慧娴的声音很弱,“他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精明,但重感情,也容易轻信别人,两位哥哥能帮就帮帮他!”她突然又象想起什么,“这事,不影响他回秦湾吧?”

    阮成钢看看陶沙,“你们别吓唬她啊,”岳文笑了,“这事我得清楚,两位哥哥放心,肯定没事,我没事就没事,”他又强调道,“但回秦湾得往后推一推了。”

    “嗯,刚被树立成开发区的典型,你接着就走,不过去,”阮成钢道,“最快今年年底吧,最迟明年这个时候,弟妹,这句话,我就敢应你。”

    葛慧娴心里一宽,“那就拜托两位哥哥了,你看,光顾着话了,都到家了,上去坐会吧。”

    陶沙看看阮成钢,笑道,“不坐了,我还有几个朋友,听这事才赶过来,我们走了,等你们温锅的时候我们再来。”

    葛慧娴也知道趁着啤酒节许多人都邀请了朋友,这两位哥哥交游面广,朋友肯定不少,她也没有多加挽留,“那到时我让岳文给哥哥们信儿,欢迎两位哥哥常来。”

    看着陶沙与阮成钢上车离去,葛慧娴一把扭住岳文,“为什么停职了也不告诉我?怎么停职了?还能再到检察院吗?”

    “还不是为那张钻石卡的事,”岳文轻描淡写道。

    “吓死我了,我以为什么事,”葛慧娴捂着胸口长舒一口气,“那你清楚不就完了吗?”

    岳文瞅瞅四下无人,也把手放在了葛慧娴的胸口上,“别累着,来,我替你捂着。”

    “去去,”葛慧娴两颊飞起两团红晕,“没正经,快上去吧,都等着呢,对了,大洋马是谁?”

    “噢,一个女人……哎哟——”

    “再敢与别的女人单独吃饭,”葛慧娴拧着岳文的腰,嘴凑到他耳朵上,“阉了你!”

    “这也太严格了吧?”

    “就得严格要求,养成好习惯,保持一个丈夫的先进性!”葛慧娴笑道,紧跟潮流,现学现卖。

    二人刚进屋,岳文的电话又响起来。

    “你看你,能不能好好陪你叔叔阿姨会话!”方秀兰训道。

    葛父却和蔼地,“现在这个社会,谁整天没有电话才不行,岳现在是领导,请示工作的、请吃饭的就一大堆,理解,理解!”

    电话依然是阮成钢打来的,“水泥厂的职工到秦湾求访来了,你知道吗?”

    “噢,”岳文不紧不慢,“阮哥,这事跟你没关系吧,你是管刑侦的副局长,我着哪门子急?”

    “今天不是啤酒节吗?那么多领导、客人都在秦湾,这时候去求访,事就闹大了!”阮成钢声音很急促,“廖书记跟谭主任都急了,我们家周局长也急了,你还不知道啊,行了,不了,我得赶过去。”

    刚放下电话,陈江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声音也有些急,“水泥厂的职工到秦湾求访了,你不是在秦湾吗?马上赶到高速路口去!截住他们!邱汇岳带着机关干部也往秦湾赶!”

    岳文仍是不紧不慢,“陈书记,这事我们不能管,谁弄出来的事让谁管去,让经贸局管去,破产清算撇开我们,出事了让我们去擦屁股,当我们是傻子?!”

    “现在不是讲条件、发牢骚的时候,得讲政治!顾大局!”陈江平一下挂了电话。

    “去吧,去吧,”不知什么时候,岳魁走到岳文身边,“少跟领导讨价还价,你爸这一辈子就是害在一张嘴上,活儿没少干,还没落好,……眼睛里能揉沙子,才是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嗯,心胸宽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