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纪委请我去喝茶(月票加更)
    京城酷热难耐,而秦湾却是清凉世界。

    一进机场大楼,岳文就大喊着,“凉快,比京城凉快多了。”

    王凤看他一眼,她一路上阴阳怪气,话也没有好话,脸也没有好脸,现在又讽刺打击上了,“领导,这里有中央空调好不好!”

    “有空调?”岳文看看那张细腻白嫩的脸,“秦湾的空调就是比京城的空调凉快!”岳文看看大楼里来来往往的行人,又感叹道,“你这大热天,全国人民都涌向秦湾来避暑纳凉,我们好好在自己家里待着不行吗,非要到京城那个大火炉里去找什么中建工?”

    “这是你自己吃苦找罪受,”王凤揶揄道,“下次要去你去啊,别拉着我,哎,你往哪走,机场大巴在哪!”

    “你自己回去吧。”岳文笑着挥挥手,朝出租车走去。

    王凤略一犹豫就跟了上来,岳文一回头,“哎,不是让你回开发区吗,你怎么阴魂不散哪,……我去哪?我去哪还得跟你请示汇报?去去!”

    他快步走着,王凤的两条大长腿也快步跟着,“你去哪我就去哪,听你还有个女朋友?让我见识见识呗!”

    “去去去!”虽秦湾的平均气温比京城低着**度,但他此时体内的温度却仿佛接近了火山喷发的临界点,上飞机前就给葛慧娴打了电话,二人相约回家,你,多了这么个电灯泡算怎么回事?

    “噢,你是不是想去找你女朋友,”王凤笑了,很暧昧地那种笑,“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我在外面等你。”

    岳文看看她,“电灯泡有你这么当的么?”他拉开一辆出租车的门,“咣当”把门关死了,“师傅,秦南区老干局家属院。”

    王凤却又笑着把门拉开了,一屁股坐了进来,岳文立马感觉到软软的屁股紧挨着他坐了过来,立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身体某一部位立时象雨后的野草一样,茁壮生长起来。

    他无奈往旁边挪了挪,“师傅,开车!”他恨恨地看看象无知少女一样笑着的王凤,“师傅,有没有那种四、五十岁还找不着老婆的光棍,这是我妹,智商有点低,给我一百块钱彩礼就成,别的我什么也不要。”

    司机借着反光镜往后看了看,“大哥,我三十六岁,还没对象,行吗?”

    两人都有些愣,司机得意地笑笑,露出一口豁牙来,“吓”得王凤拉住岳文的胳膊,“哥,你要把我卖几家啊?上一家咱不是才坑了人家二十块吗,这次你真够狠的,直接坑人家一百!”

    岳文看着她“委屈害怕”的样子,也乐了,“去去,该减月巴了啊,整个座位盛不下你的屁股。”

    司机笑着开着车,又往后瞄了瞄,“大哥,这是你对象吧,你看,屁股大生儿子,再,你对象这屁股,还叫大啊!”

    岳文从兜里掏出电话,这才想起没开机,“去去去,别盯着人家的屁股看,哎,哎,谁是你大哥,你三十六,你管我叫大哥?”

    听着他俩斗嘴,王凤在一旁直乐,可是这手机刚打开,就进来一堆短信,短信还没看,电话又打进来了。

    “儿子?”王凤看看显示屏上的字,诧异地看看岳文,“哥,咱们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岳文忙紧张地一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王凤却笑着凑上来,也把耳朵贴了在手机上,岳文立马感觉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住了自己的胳膊,他马上感觉到自己又有了反应,“去去,滚一边去!”他推着王凤。

    电话那边传来陈江平的声音,“你让谁滚一边去?”声音明显不悦了,估摸着用力在压着火气。

    “陈书记,不是,不是,”岳文狠狠地瞪了王凤一眼,“陈书记,——你儿子?”王凤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岳文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王凤却狠狠地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疼得他龇牙咧嘴差点又叫出声来。

    “陈书记,我们刚下飞机,”岳文解释道,“正想给您打电话汇报……”

    “跟儿子汇报?”王凤又出声了,仍是笑不可遏。

    岳文急了,使劲推了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却一下又推到了那软绵的山峰上,他愣住了,王凤也愣住了,他的手却却一直捂在那里,电话那边陈江平仍在絮絮不止,着山海水泥的事。

    “啪——”

    王凤红着脸打掉了岳文的手,“流氓!”

    “山海水泥,走了,公安局人家**,后来查明是按摩,又给人家道歉。”岳文放下电话,怏怏道,“这真巧了,维多利亚广场不是免检酒店吗?”

    二人正着,岳文的手机又响起来,王凤立马笑了,“快,看看是不是你儿子,呵呵,真笑死我了!”

    “喂,”岳文点点她的鼻子,“对,我是岳文,噢,好,好我知道了。”

    王凤还要闹,却见他脸色有些不对劲,忙问道,可忍不住又开玩笑,“看样子,不是儿子了,是你爸爸吗?”

    “这次,你猜对了,”岳文放下电话,面无表情,看看前面的司机,“师傅,送我们去汽车站吧,不去秦南区了。”

    “怎么了?”王凤得意地笑了,“不见女朋友了?”

    “不见了,不见了,……爸爸请儿子去喝茶。”岳文一挑双眉道。

    王凤笑道,“什么情况,谁请你喝茶?”

    “纪委!”

    “纪委?”

    王凤笑了,岳文也笑了,“廉政公署?”王凤笑道。

    “你港剧看多了吧你!”看着王凤没心没肺地笑着,岳文把电话又打给葛慧娴,只陈江平找他,,却没有到纪委的事,“东西,你保管好了。”他又叮嘱道。

    他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把自己暂时不能去区司法局的事告诉她,组成一个温暖的家相夫教子是葛慧娴最大的愿望,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愿望也不能满足她!

    刚把电话打给宝宝,嘱咐了宝宝几句,陈江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电话里陈江平的声音低沉而又严肃,王凤也慢慢收敛起笑容,她虽不在机关,但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

    “你有没有收受包工头、建筑商的好处?”陈江平真接了当。

    “没有。”

    “购物卡?”

    “没有!”

    “其它的呢?”

    “没有!”

    电话那边明显松了口气,“好,你的人品我信得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没贪没拿,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

    岳文对着电话没来由一阵感动,这个从他一进芙蓉街道就把他推到了火山刀海里的领导,他感觉是离他那么远,又那么近,他想了想,慢慢他把“儿子”两个字删掉了,又郑重地打上三个字——

    “陈书记”!

    陈江平放下电话,祝明星就走了进来,递过一份文件来,“陈书记,审计局打电话过来,要进行半年审计!”

    “审计?不是每年的九月份吗?”陈江平抬起头来。

    “是廖书记亲自布置的,重点对辛河改造工程进行审计。”

    “嗯。”陈江平不置可否,可是,纪委、审计局一齐出动,他还是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