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黄赌毒”专打
    “先生,需要按摩吗?”

    维多利亚大酒店里,负责此次考察的山海水泥负责人洗了个澡,正准备休息,床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声音软软的,带着粤东味的普通话,令人想入非非。

    这几天经山海大厦副总从中牵线,山海水泥一行六人来到秦湾对秦湾水泥厂做出实地考察。

    整体来,工厂的基础还是好的,设备也不错,但就是债务太多、包袱太重,从几个副总遮遮掩掩的谈话中,他才知道,这家水泥厂马上要面临破产清算,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都发出去了。

    可是,区管委主任谭文正、副主任蒋胜、芙蓉街道党工委书记陈江平在吃饭时,专门郑重声明,破产清算是没有法子的法子,但凡有一条路走,支持企业产权重组。

    上次中建设在沈南的招标会,秦湾水泥厂爆冷力压海润水泥与中广水泥,一举中标,就让他很想见见这位建材界的新秀,可是当得知新秀是一位街道的机关干部,而且到京接求访户去了,他又感到颇为失望。

    虽然条件并不好,但他仍是很满意,红红火火的工厂也不可能接受重组,何况区管委的主要领导与分管领导都信誓旦旦表态支持,山海的老总也通过关系给谭文正打了电话,谭文正也作出承诺,他这才放了心。

    “好,过来吧。”他懒洋洋地放下电话,经常在全国各地出差,这样的电话不知接过多少个。

    门响了,人进来了,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妹子,灯光下,皮肤是那种黄黄的麦色,脸上却没有那种风尘的气息。

    “先生,您是做头部还是全身按摩?”嗯,是秦湾话!他从心底里笑了,这守家在地的,也几乎不可能是那种卖皮肉营生的。

    “全身吧,给我好好按一下头。”他完,自己个就先躺在了床上。

    手法很轻柔,力道也很合适,走罐也很爽,采耳更是让他昏昏欲睡,终于,这几天的疲惫袭来,上下眼皮粘合到了一起。

    “砰砰砰——”

    几声粗暴的敲门声,他蓦地醒了,惊恐地抬起头,那妹子正给他修脚,他长舒一口气,命令道,“开门!”

    几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人一拥而入,那妹子突然一下跌倒在床上,紧接着,闪光灯亮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他脑袋一晕,从床上跳了起来,“我们这是正规按摩!”

    “披着正规的外衣,干着不正规的营生,叫什么名字?”

    他下意识地看看外面,外面很嘈杂,但有几个同事的脑袋在门前一闪,接着就不见了,这几个都是人精,怕他尴尬?给他留面子?特么地,越抹越黑了,“我打个电话……”他愤怒道。

    “打给谁也不行,今晚,是区公安分局组织的黄赌毒专项打击竞赛,你撞枪口上了……”

    ……………………………

    ……………………………

    “什么,行政拘留了?”

    秦湾,是著名的夏季旅游消暑的地方,晚上睡觉不用开空调就睡得很好,陈江平刚洗完澡,就接到了电话,司机傅正在外面与一帮人烧烤,接到电话后立马赶了过来。

    这特么地也太巧了吧!

    他马上掏出手机打给了阮成钢,阮成钢还在京城,他这个副局长只分管刑侦,这是治安上的事,但他答应替陈江平问问。

    电话一会儿就回了过来,虽然行动中都上交手机,负责人手机也关着,但找着治安大队的负责人对阮成钢来不是难事。

    “江平,我问了,没事。”

    “没事,把人行政拘留了?”陈江平的火气骤然大了,“你们公安局就可以随便抓人?”

    阮成钢也不客气,“传唤回去审查,再正常不过,”他刚才也问了,此人是山海水泥厂的一位副总,他马上就想到了秦湾水泥厂,却是不想跟陈江平往深里,“你别着急啊,马上就放出来了。”

    陈江平不着急。

    虽然,现在他正与邱汇岳掰着腕子,较量的着力点就是秦湾水泥厂,但胜负已定,就是将来水泥厂破产清算,也无关大局。

    他本是不想趟这浑水,也不想岳文跟着瞎掺合,可是,作为街道的主要领导,适度地发出不同的声音,作出强硬一点的动作,既可展示自己的存在,也可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又可为工人争取到一些权益………

    但如果水泥厂真能破产重组,这对街道来讲是大好事,对工人来讲是大好事,对工厂来讲是大好事,对他本人与岳文同样是大好事,因为,这政绩的份量很沉!

    陈江平陷入了沉思。

    ……………………………

    ……………………………

    梁莉的司机约翰冯把岳文送回酒店,又把梁莉送到另一家酒店。

    梁莉踩着高跟鞋,径直上了十六楼,房门打开了,掌柜的出现在了门口。

    “我见了几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来晚了。”梁莉笑道,

    “嗯。”掌柜的不置可否。

    “刚才戚力群打电话,事办完了,就是让山海水泥的人吃只苍蝇,恶心恶心他们。”梁莉把包放在沙发上,架起了腿。

    “嗯。”

    “芙蓉街道的那个伙子,……十万的卡,能定罪吗?”

    掌柜的笑了,“十万以上,在法律规定里属于数额巨大,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收的是卡!”

    “购物卡、银行卡、会员卡……,只要能折合成现金的,都算!”掌柜的笑道,“这孩子,也是个聪明人,也是个能人,但还是年轻,不知天高地厚,……上次在检察院就让他逃了,老许对我还有意见,这次,这次弄就要弄死它,板上钉钉,办成铁案。……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听阮成钢在给他办调动,秦南区司法局。”梁莉不紧不慢道。

    “人在这时候最容易放松,也最容易忘形,”掌柜的笑道,“不过,这次他回不去了……”

    “听,廖书记对他很赏识!”梁莉明显有些犹豫。

    “老廖这种人,善用人,这一点我得跟着学,但不会维护人,兄弟们跟着你吃苦遭罪,谁也不是圣人,谁也难保不犯错误,可是,你看他保过几个人?让人心寒哪!”掌柜的看看梁莉,“这些年你的工程也做足了,新区廖湘汀看得很紧,所有土地都冻结,我们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拿地了,我不出面,你也不出面,让邱汇岳、曹昆、戚力群出面,嗯,王建东,现在也在我跟前耍心眼,他忘了他是怎么起来的了?!这人哪,三天不教训就要上房揭瓦……”

    掌柜的看了梁莉一眼,让梁莉不寒而栗。

    “好了,你走吧。”梁莉站起来,“还有句话,你给我记住了,和气生财,施忠孝出来了,他采他的金,你盖你的房子修你的路,你不要跟他冲突!”

    “好,不会。”梁莉简短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门在身后轻轻地关上了,一阵香味传了出来,梁莉回过头来,看了看这扇门,刚才在套间里,肯定还有人!

    “盯紧施忠孝,”踩着厚厚的地毯,梁莉对着手机吩咐着,“看阮成钢在不在开发区,约他吃顿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