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怼
    ;“据我所知,宝岛水泥自从离开开发区后就再没有下文,”邱汇岳笑道,“我倒是前几天看报到,人家不断在考察,秦湾开发区只是人家的备选目标吧?”

    “水泥厂还有与中建设的合同,新区的许多面目水泥采购都可以”

    “这不切实际,也没有道理,合同履行完后呢?”

    岳文一句邱汇岳否一句,把在陈江平那里吃的“鳖”和喝的“大曲”,都朝岳文使了出来。

    一众领导班子成员象看笑话一般看着两人,岳文看看陈江平,陈江平却象老僧入定,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好象此事与他无关。

    “下个周我决定再到北京去一趟,中建工那里”岳文倒底年轻气盛,亮了底牌。

    邱汇岳笑了,他轻轻一按桌子,仿佛就要从会议桌后跳出来,他与中油化的武胖子吃过一次饭,武胖子也不听从哪听来,挤兑岳文,岳文在人家那里等了两天,根本见不着人,招标的时候使了坏,听中建工的老总对他的人品很是鄙夷。

    “等了两天都见不着,这次去就能见着吗?”邱汇岳又一次打断他。

    “那照您的意思,”岳文左眉毛一挑,食指与中指敲了一下桌子,“水泥厂就该自动倒闭,等待破产,不需要想任何办法,不需要做任何努力,让它自生自灭,让一千多工人自生自灭,将来所有的负担都转嫁到街道头上,谁如果不同意,有意见,去求访,谁也会在半夜三更让人拖出被窝揍一顿?”

    他的语速很快,象射机关枪一样射向邱汇岳。

    邱汇岳有些吃惊,平时笑眯眯的岳文,见到他总是邱主任长邱主任短,往东从来不往西,撵狗从来不赶鸡,今天吃了枪药了?

    他下意识看看大家,有的脸上兴灾乐祸,有的则一脸麻木,有的静观其变,没有一人想来维护他这个主任的权威。

    “话不能这样”邱汇岳镇定道,“水泥厂这个样子,用了多少法子,我在管委的时候就知道,多少年没翻过身来,以前不行,将来也不行,秦湾水泥厂是市属企业,管委定了调子,我们就应执行,否定破产清算,必须请示管委才能执行。”

    陈江平阴沉着脸,突然插话道,“你,去请示吧,我们,讨论下一个议题。”

    邱汇岳一下哑了火,想的话一下又憋在了心里,可是,这火噌噌直蹿,直到会议结束,他终于忍不住了。

    “啊,我们有些干部,风气不正,事情干不来,还妒忌别人干,仗着区里有关系,到处打报告。“陈江平看都没看邱汇岳,也没有点名,但人们都清楚,他批的就是邱汇岳。

    “每个街道有每个街道的具体情况,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具体对待,上级作出的决策部署,我们坚决拥护,不是有令不行,但我们的的想法也要反映上去,一味只知道死搬教条,”

    “砰——”

    会议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邱江岳身上,大家都意识到,街道的老大跟老二的矛盾激化了,从台下走上了台面。

    “你骂谁?”邱汇岳铁青着脸。

    陈江平也不生气,慢悠悠喝了口水,“党工委扩大会是骂人的地方?你邱汇岳的觉悟怎么比个学生还低?”

    “好,你不是让我去请示吗?我现在就去!”邱汇岳站起身来,收拾着桌上的记本。

    “去吧,”陈江平并不着急,“明星,把我们给工委和管委打的请示打印一份,给邱主任带上。”

    邱汇岳一下转过头来,愤怒地盯着陈江平,半晌,一句话不,摔门而去。

    “端个茶倒个水,侍候个人还行,干具体工作,还不如刚毕业的学生。”陈江平笑道,又礼貌地征求着班子成员的意见,还有没有想要讲的东西,“好,散会!”

    大家纷纷站起来,却个个心知肚明,都知道他的是邱汇岳在管委当副秘书长的事,这个学生,那无疑就是岳文了。

    见陈江平在一群干部的簇拥下离开,马上有人到办公室借请示工作之名表达着自己的立场,岳文没有随波逐流,可是等到了十点钟,陈江平又把他从水泥厂叫了回来。

    周疃大集必须搬迁,是廖湘汀定下的基调,没有异议,作为党工委书记只能执行,但正象那天蒋胜的那样,几次搬迁未果,他感觉肩上的压力陡增。

    “这活儿还没干完就象卸磨了?”陈江平对岳文在会上的态度是满意的。

    岳文愣了,他只与宝宝一人讲过自己要走的事,宝宝肯定不会透露,“你不用猜,秦南区的人,我比你熟。”陈江平笑道。

    岳文心里马上又问候了一下他的父母,这人的城府也太深了,这话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不,他永远能掌握住,想让你知道的事,你就能知道,不想让你知道的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就象已经打报告给工委和管委,可是邱汇岳还傻乎乎地蒙在鼓里。

    “我就跟你一句啊,”陈江平看着岳文,“水泥厂的问题不解决,周疃大集的问题不解决,你哪也去不了,你去了我再把你拽回来。”

    他能办得到!

    岳文感觉自己就象潍坊的风筝,线是掌握在陈江平手里的。

    可是陈江平也有感觉,廖湘汀虽然没有指示,但他明白廖湘汀一贯的动作,越是他不直接指示的事,后面越蕴含着大的动作。

    “这地球离谁都转!”岳老板不乐意了,挑衅地看看陈江平。

    陈江平不为所动,“驴拉磨马拉车,你就是来解决这两件事的最佳人选。”

    这骂人都不带脏字,岳文气急,这是把自己当驴当马了!

    “把这两件事办明白了,我敲锣打鼓把你送过去。”陈江平

    又变得苦口婆心了,“再,你现在成了三面典型,你走,得廖书记同意!”

    这句话倒是真的!

    “我的意见,还是拆迁大集在先,你考虑一下,但我不干涉你的思路,”这等于把命令下达了,又等于卖了个好,岳文咬着牙,“对了,我差点忘了,山海水泥厂要过来,就是上次山海大厦我那个同学介绍的,你负责接待一下。”

    “京城那边我也约好了。”岳文道,哪里约好了?人都见不着。

    “好,”陈江平平静道,“那你去京城,我们双管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