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先驱与先烈
    ;大会结束了。

    人流都朝出口走去,可是,黑八拉着宝宝等人却逆流而行,左推右搡挤到了主席台下面。

    表彰人员都是坐在前几排的,岳文见人多,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往外走,黑八就挤到身边,“文哥,借我用用,借我用用。”他凑上前来,手忙脚乱地把岳文身上的绶带摘了下来。

    “那飘带,你用不用?”宝宝吡笑着指指岳文蓝色的领带,象大海一样的深蓝色,“道具要齐全才是真的。”

    “用,用,为嘛不用?”黑八就要伸手去摘领带,岳文一把打开他,“干嘛?”他自己解了下来,这玩艺,大夏天的,戴在脖子上勒得太难受。

    黑八把绶带往自己身上一披,胡乱地套上领带,又一把夺过荣誉证书,“照像,给哥照张像!”

    几个工委的工作人员站在台侧,笑嘻嘻地象看西洋景一样,岳文脸上挂不住了,“得了,走吧,年终的时候自己站到上面来”

    “行了,”黑八却不理会正主了,他凑到宝宝跟前,“观赏”着手机里的相片,“回头拿给建萍看看,哥往河里这一跳,就没白跳!”

    几个人笑打闹着出了会场,岳文下意识地四下瞅瞅,却没有那辆熟悉的警车和那个熟悉的倩影,他顿觉心里一暗,好些荣誉一时也好象黯然失色了

    下午,芙蓉街道党工委扩大会议召开。

    会议的议题之一就是落实全区半年工作总结暨抗洪救灾表彰大会精神,但明天还要召开全街道的机关干部会议,陈江平这一块讲的很少。

    辛河的改造,包括接下来的市政工程和景观工程,水泥厂和周疃大集的搬迁,这四块重点任务,才是他要讲的重点。

    在开发区,相对于廖湘汀与谭文正,他只是个中层领导,可是回到芙蓉街道,他就是这里的一把手,坐在会议桌的顶头,背后就是党旗,无声宣示着他的权威。

    邱汇岳,虽然在长圆桌一侧就坐,紧挨着陈江平,但高下立判。

    这世上,原本见利忘义、见风驶舵的人就多,机关里更充满了精于算计、忙于趋利之人,邱汇岳与陈江平掰了几回腕子之后,陈江平已然看出他不听话来,又是几个回合下来,邱汇岳的话已经不好使,颇有令不出办公室的尴尬,就是有些村干部,也在背地里嘲笑他。

    “邱主任,”陈江平捋着头发,靠在椅背上,岳文注意到,对待老资格的人大工委主任,陈江平是坐直身子讲话的,“你,水泥厂。”

    语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语气也轻得不能再轻!

    邱汇岳看了陈江平一眼后,就不再看他,对着一众班子成员和中层讲起话来。

    “破产清算,是当前的大形势,是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完善企业退出机制”

    “什么形势?”陈东平突然插话道,底下立马有人窃笑起来,党工委书记很不礼貌地打断办事处主任的情况,还真没有,“我们不明白,省里的文件在哪里,嗯,明星?”

    祝明星马上道,“没有,我没有收到。”

    大家都把目光盯住了邱汇岳,“在我屋里,我还没看完。”邱汇岳解释道。

    “那你也不能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学习!”陈江平笑得很强势,下面的中层也都笑起来,谁都听得出陈江平是在调侃邱汇岳。

    邱汇岳也知道,陈江平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让他下不来台,他刚辩解什么,陈江平一摆手,“继续。”口气比训斥一般的机关干部还要不客气。

    岳文长叹一口气,但愿自己将来不会跟邱汇岳一样,这人怎么象是让屎糊了心呢?

    是人的本性如此,向来头上不要人,还是情商不高呢?如果情商不高,不可能干到管委办公室副秘书长,那只有本性如此,头上不要人,惟我独尊了,难道仗着给蒋胜做过几天副秘书长,就敢到芙蓉街道来装逼?陈江平在组织部、在工委办公室白混了?!

    高手过招就在谈笑间,邱汇岳一上来已是输了两着,如果不转变对陈江平的态度,今后的处境怕是更艰难。。

    邱汇岳慢条斯理地喝口水,以示对陈江平的不在意。

    “区里成立了破产清算领导组,管委那边蒋胜主任牵头,经贸局曹昆局长任组长,法院、律师参与”这些他都已经跟陈江平汇报过,但这种形势下,必须得,因为其它班子成员还没听到。

    “等等。”陈江平又打断了他,邱汇岳立时脸红耳赤起来。

    一慢二看三通过,是陈江平的行事作风,但看明白想明白之后的通过之时却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

    对水泥厂,他是有顾虑的,梁莉、戚力群在里面搅合,准没好事,他也知道里面的水很深,但水泥厂破产清算,简简单单一张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就把工人的权益都拿走了?这就不过去了,他早过了生气的年龄,可是这次真的很上火。

    你们吃肉,街道汤都不能喝一口,最后工人的养老、保险,矽肺病工人的救治等需要用钱的地方,你们一股脑全部给了街道,哪有这样的好事?

    可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给他一个解释,他的老搭档蒋胜,也没有。

    他习惯了谋定而后动,总觉着哪里少了一块,对,廖湘汀还没发表意见,就是自己跟廖湘汀当面汇报,廖也没有明确的意见。

    要知道,领先一步会成为先驱,领先两步,就会成为先烈,他还有老婆孩子,他不想捐躯,也不想当先烈。

    “岳主任,你的意见?”

    众人都把目光射向岳文。

    岳文暗叫不好,看着陈江平一幅重视自己、察纳雅言的样子,心里却破口大骂开来,直接问候了陈江平的祖宗。

    平时,自己被大家看作是陈江平提拔的人,此时,自己的意见,肯定是被认为代表陈江平的想法,但自己此时又不能不话,附和着邱汇岳,那真实的想法以后更无从实现。

    这条老狐狸,岳文忍不住看看陈江平,他正气定神闲地倚在椅上往后捋着头发,可以,他真正控制了党工委会,是芙蓉街道真正的一把手。

    “邱主任,水泥厂的情况可能跟其它厂子不一样,有些厂子要急于破产,还是可行的,可是,现在水泥厂,前些日子宝岛水泥刚来过,与我们有合作的意向”岳文只能尽量把话得委婉一些。

    可是邱汇岳早所他看成了陈江平的喉舌,心里憋着一口气哪,这话里就不客气了,而且岳文只是个主任助理,虽然取得过成绩,但在这个重视职务与级别的机关里,在这个论资排辈的机关里,他仍看不起岳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