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挨打比挨刀有福
    “哗拉——”——“哐当——”

    周厚德两口子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周厚德下意识地看看墙上的时钟,差五分凌晨一点。

    “厚德,有人……”周厚德的老婆也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但马上想起另一个卧室的女儿来,“冬冬——”

    “别动!”

    周厚德眼镜也没带,顺手抄起床头的长手电,他刚刚打开手边的壁灯,“哐当”,卧室的门就被一脚踢开了。

    周厚德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感觉头部被坚硬的东西砸了一下,他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仰面跌倒在地上,一股热热的东西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啊——”

    声音凄惨,见蒙面人手中的钢管正朝周厚德身上砸着,周妻发了疯似地扑了过来,却被一个蒙面人一脚踢开,腰撞在柜子上,她痛苦地倒了下去。

    另一个卧室,周厚德上高中的女儿被这凌晨突发的变故惊醒了,打开窗子大声喊叫起来,“来人哪,来人哪,救命啊——”声音凄惶惊惧,长长在水泥厂的院子里回荡。

    暗夜里,水泥厂家属院两栋家属楼的灯光一一亮起,有大胆的披衣下床,却被自家老婆拉住了。

    “别打头,砸腿!”一蒙面人大声喊道。

    马上,钢管朝着周厚德的身上腿上招呼起来,周厚德下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身子,渐渐地连扭动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不是要组织上访吗?你不是能耐吗?看你能耐到天上去!”

    “救命啊——”

    看着周厚德渐渐无力,周妻拼尽全力大声喊了起来。

    叫声却逐渐远去,周厚德意识慢慢变得模糊,终于,混沌成空了。

    蒙面人住了手,踢了踢已经失去知觉的周厚德,“这次不要你的命,你老老实实记住了,挨打总比挨刀有福……”

    一阵汽车轰鸣之后,水泥厂的院子再次沉寂下来。

    周妻拖着沉重的身子,一下一下往丈夫身边爬着,如此短暂的距离却如此漫长,爬一下,腰部就发出钻心般的疼痛,可是她仍不管不顾,手,一心想抓住这个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男人的手……

    “妈,爸!”周厚德的女儿踉踉跄跄从卧室里跑出来,见爸妈躺在地上,一下扑了过去,“爸爸,爸爸……”却光顾着哭喊,不知该干什么了,周妻见女儿没事,紧绷的神经一放松,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冬冬,冬冬,你没事吧?”

    “老周,老周!”

    “周总,周总!”

    周家的防盗门洞开着,左邻右舍毫不费力地都走进来,人,越来越多,顷刻,两栋家属楼就乱作一团。

    “送医院,赶紧送医院!”

    “用不用给王建东打电话?”

    “给他打?不定人就是他派来的!”

    “那怎么办,我们工人能相信谁,副总有的跟王建东穿一条裤子,有的根本连个屁都不敢放!”

    “嗯,有一个人,周总一直夸他。”

    “谁?一直跟凤丫头一直在一块的那个伙子吗?”

    ………………………………

    ………………………………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日子过得怎麽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袁疏影的粤语字正腔圆,嗓音也非常富有女人味,伴随着音乐的流淌,葛慧娴此刻觉着心里如蜜一样,原本以为难如登天的调动经一夕之间竟解决了。

    岳文,马上就能成为真正的秦湾人,嗯,户口、工作、楼房都在秦湾的地道秦湾人,朝九晚五,共同上班,共同下班,嗯,一起过着平凡的日子,她情不自禁地又看看岳文,又看看沙发另一端的任功成、张倩……

    沙发上,张倩、任功成围着卢姗姗着什么,气氛很是热络,任功成有有笑,不时比划着,逗得卢姗姗抿嘴浅笑。

    嗯,真象任功成的那样,生活待我们不薄!

    美食,美酒,眼前这个美男,葛慧娴看看岳文,不由地发自内心地笑了,再置身于这顶级的娱乐休闲会所,这是学生时代的奢望,那时与岳文无数次路过这里,心想只要进来看看就好,工作后也去过一些ktv,但从没去过这里,她,从心底里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袁姐的粤语歌唱得真好。”欣赏着包间里设计前卫新颖而又不失豪华典雅、富丽堂煌的装修,葛慧娴笑了,她把一瓶饮料拧开,示意岳文递给袁疏影。

    “袁姐,好嗓子,唱得真好,都快赶上原唱了,再来一首要不要?”岳文带头起立鼓掌。

    袁疏影笑着接过饮料,“别光我们唱啊,你们来一首,岳文,你带个头。”

    “他五音不全,”任功成起哄道,“他最拿手的就是英文歌了,老六,来一首。”

    “你还会唱英文歌?”张倩惊讶了,又看看任功成,“卢姐的英文歌唱得好,请卢姐来一首吧。”

    卢姗姗笑道,“我们先听岳文唱吧,嗯,你都不用点歌吗?”

    “天生一幅好嗓子,清唱更显功力。”岳文双眉一挑,吡笑道。

    袁疏影看看他,顺手拿起摇铃来,笑着摇了摇。

    “咳咳,abcdef——hijkln——opqrst——”

    原本就是这首英文歌啊!

    袁疏影早已乐不可支,卢姗姗笑道,“这也是英文歌?”

    “是啊,”岳文吡笑道,“这是我学的第一首英文歌,印象很深,既然你们对这首歌有异议,那下面,我再唱一首东瀛歌好了。”

    “老六,当个领导能耐了啊,”尼亮也惊奇起来,转头望着葛慧娴,“老六什么时候学的日语?”

    “不知道。”葛慧娴笑着把桌上的零食递给尼亮的女朋友,任功成与张倩一直围在卢姗姗旁边,他们两口子略显落寞。

    “阿那达那猫台耐,多多古那拉,猫大猫那七卡七卡里卡屋,卡地土挖比土……”

    袁疏影笑着看着岳文,卢姗姗附耳在袁疏影耳边了几句,二人一低头都笑起来。

    “嚯,还真象那么回事儿,任功成你就不会,”张倩看看葛慧娴,“你们家老六是秦大日语系吗?”

    “他?”任功成哑然失笑了,“他与我一样,是地道的汉语系毕业,不过,他从心里就一直有一个梦?”

    “什么梦?”袁疏影笑着问道,卢姗姗也笑着看着任功成。

    任功成马上来了动力,“他从就希望皇军能再打回来,他好有机会做个汉奸,鱼肉中国百姓,所以,从就苦练日语!”

    葛慧娴看惯了这几个人整天斗嘴,也不以为意,见尼亮出去,心知他的个性,不愿欠人情,保准是去买单了。

    “哎哎,什么呢,老五,不准我坏话,看我这日语发音,怎么样?”

    “你这是日语吗?”袁疏影站了起来。

    “嗯,地道的北海道普通话。”岳文吡笑道,“要不您来一段。”

    袁疏影笑着接过话筒,随着音乐响起,《月半夜曲》如月光流水一般的旋律再次响起来。

    袁疏影唱得很投入,几乎忘情地投入进去,眼中不知不觉充满了泪花。

    岳文却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呵呵,袁姐的日语不错啊。”

    卢姗姗看他一眼,“她在日本留过学!”

    “啊!”

    “刚才那家日料店还是她发现的的呢。”卢姗姗笑道。

    “呵呵,我这个假李鬼今天碰到了真李逵!”岳文拿起桌上的爆米花,“献花?”

    “献爆米花啊!”卢姗姗笑道。

    岳文还没来得及回答,尼亮又从外面走回来,脸上一幅见到鬼的表情,“老六,现在是红人哪,到哪都有买单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