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破产清算
    ;蒋胜喝了几口汤,“今天下午,管委主任办公会定下了,要对全区的资不抵债的企业进行破产清算,”他看看大家,举起了手中的白酒,“来,我先敬一下以曹局长为首的清算领导组。”

    他看看在座的几个人,除了法院的没来以外,都是熟悉的面孔。

    “我们一块敬敬我们尊敬的蒋主任。”曹昆反应很快,酒桌上丝毫不含糊。

    蒋胜黑着脸看看大家,杯中五十二度的白酒一饮而尽,众人纷纷响应,“哎呀,我一个女同志,你们能不能怜香惜玉,”梁莉好象万难的端起杯子,“要不,我喝红酒好了?”

    众人一齐起哄,包间里气氛骤然升温。

    “掌柜的喝白酒你敢喝红酒?”

    “刚才还让掌柜的宠幸你,这酒风见作风,下次还想不想跟掌柜的坐了?”

    蒋胜微微笑着也不话。

    “咕咚——”

    梁莉爽朗地端起杯子,喝完把杯子掉了个个,“还是那句老话,掌柜的在上我在下,掌柜的几下就几下!”

    “好!”

    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蒋胜微微一笑,身处高位,免不了有女人常来献殷勤,其中有风姿绰约的少妇,也有徐娘半老的美妇,不心动是假,但他自信,与发妻在几千度炉火高温中生出的感情,能经得住任何美色的捶打。

    “好,趁着没喝多,一下水泥厂的事,”蒋胜看看王建东,“谭主任的意思,不要因为宝岛水泥来就存在幻想,不是没谈成吗?水泥厂的基础摆在这里,现实摆在这里,还是要走破产清算这条路。”

    破产清算,除了梁莉外,众人都参与其中,但王建东作为秦湾水泥厂的董事长,利益攸关,众人看看王建东,王建东笑着夹起一块兔肉,嘴里却不言语。

    “其实,宝岛水泥来,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我们还要争取其他台资企业,宝岛水泥就是要树立一个示范作用,人家也是在大陆第一次设厂,慎之又慎,好于我们秦湾水泥厂的企业,数不胜数”

    “岳文前几天又去了一趟北京。”王建东突然道。

    “这个伙子最近名声挺响!”梁莉看看蒋胜,又看看王建东,有些话,却不容易出嘴了,名声响的另一方面,就是与这二人的姑娘走得都很近!

    “他去干什么?难道还不死心?还真有毅力!”曹昆夹了一块驴鞭,接过话去。

    “老邱,他现在是你的手下,他干什么去了?”戚力群的大背头油光可鉴,戴着一幅民国式的圆圆的眼镜,笑起来也让人心悸。

    “我可管不了他,”邱汇岳给蒋胜盛了一碗鳖汤,“呵呵,他眼高于顶,眼里只有廖书记、陈书记,哪会把我这个街道办主任放眼里?”

    蒋胜与岳文不睦,加上后来的打老婆事件,邱汇岳似乎在急着撇清关系,又象真有这么回事似的,官场中真真假假的事太多,都当真听得累死,众人也都一笑而过。

    “正事吧,”蒋胜习惯地把杯子往桌上一顿,“这次清算涉及到街道有两个,汇岳这算是一个,曹昆尽快破产清算的班子组织起来,法律方面的事,与法院联系,就交给老戚,尽快先拿出一份方案来,报给廖书记、谭主任。”

    “这伙子总有惊人之举,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来吧?听这些日子还在筹备搬迁周疃大集,”梁莉笑道,“你看,他一个人也不认识,蒙头瞎撞,谁会想到能把宝岛水泥请过来?”

    “他,翻不起浪来!”蒋胜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天越来越热了,窗前的银杏坚韧挺拨,枝叶繁茂,蓬蓬勃勃。

    温暖并不热烈的阳光从窗子外洒进来,洒在这张年轻坚毅的脸上,可似乎仍在生着气。

    烟,原本是不抽的,可是毕业不到一年,竟然学会了,桌上的缕缕青烟还未消散,幻化出诡异的蓝色。

    手边仍有大量的材料,乍一看,都是关于破产清算与破产重整的。

    刚才,周厚德打过电话来,是破产清算组已经进驻厂里,王建东也召开了股东大会,会上,有副总保持沉默,也有副总当场表示反对,他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反对最激烈的那一个。

    岳文重点问了王凤的意见,周厚德苦笑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女兵,应该跟她父亲保持一致吧。

    岳文站起来,敲响了陈江平办公室的门,财政所长老唐正在汇报工作,岳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不再话。

    邱汇岳来了也有几个月了吧,虽然是街道办主任分管财政所,但陈江平还是通过老唐把财政所握在手里,一千块钱以下的单子邱汇岳都签不了,弄得一些中层干部都开始看不上邱汇岳。

    按理,邱汇岳初来乍到,理应对职务比他高、资历比他长的陈江平保持尊敬才对,他也是个聪明人,可是不知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是看对方很不顺眼。

    岳文自自己虽是陈江平一手提拔起来的,外界也都把他看作是陈江平的嫡系,可是他从不这么看,更不愿在二者之间站队,虽现在的形势是一边倒。

    “什么事?”宝岛水泥来过秦湾之后,陈江平明显对岳文冷淡了许多,这一出手就惊动了副省长,后来才汇报,不能给他养成这个习惯。

    “陈书记,我听区里的破产清算组入驻水泥厂了?您知道吗?”

    “我知道。”陈江平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淡定了。

    “那芙蓉街道总要有人参加吧?”

    “水泥厂是区属企业,不需街道参加。”

    “不需要街道参加,那为什么还要我包保企业?”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包保企业是区里定的,破产清算也是区里定的。”陈江平与人谈话,向来愿意倚在椅子上,这是他心理不设防的表现,证明他现在很轻松,可是,此刻,他却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管委主任谭文正开的破产清算会议,邱汇岳过来汇报过,就水泥厂一事,蒋胜也打过电话,可是多年的从政经验,他仍觉出里面不寻常的味道,当里面又出现了戚力群与梁莉的身影,他更感觉此事不简单,嗯,那个女人哪,不寻常!

    岳文却有些气结,“好,那我不管了,我回秦湾算了。”

    他一语双关,陈江平却以为他要回去看葛慧娴,“好,去吧!”

    看着他的背影,生机勃勃却有些落寞,嗯,退出来吧,集中精力搞辛河改造,不要参与到事非中去,也是为他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