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试水(求订阅)
    ;“岳主任,还是你有办法!”按照接待方案,水泥厂是重中之重,参观完成再回区里坐谈,下午还有其它参观活动,总之一个目的,让客人充分了解开发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我有什么办法?整天与工人打交道,都熟悉了,我的话他们听得进去。”岳文笑道,笑得很是谦虚。

    “你,我听过,就是无缘认识,今天就算正式认识了,”王科长把手伸过来,两人重新握握手,“留个电话吧。”

    “好啊,感谢管委领导支持,没事常到芙蓉街道过来指导指导”岳文着机关里通用的客气话。

    二人拿出手机,岳文打给王科长,宝宝凑上前来,吡笑道,“文哥,水来了!”

    王科长看看宝宝手里,空空无一物,并无矿泉水,又疑惑地看看岳文。

    “王科长,王科长,外面开过来十几辆车,把大门堵了。”步话机里传来接待处伙子的叫喊,王科长脸色一变,看看岳文,“岳主任,我们过去看看!”

    “好。”岳文也不多,跟在他的后面朝大门跑去,站在一旁话的王凤与郎建萍等人也跟在后面,一齐跑了过来。

    等到了大门口,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辆大卡车冲破了警戒带,横挡在了水泥厂门前,司机把驾驶室的门锁上了,任外面的警察怎么敲就是不开门。

    “王局长,拖车!拖车什么时候来?”王科长离领导近,位权重,直接朝着公安局一副局长喊上了。

    “还得有一会儿吧,”王局长看看王科长,虽然是本家,但并不亲近,“派出所已经调车了。”

    高明,这个场合、这个级别却是要亲自在场的,在自己的辖区里发生这样的事,听着不断的叫喊声,他头上也冒汗了。

    “水泥厂要重组,我们的债务谁来管?”

    “还钱!”

    “我们要见省长,我们要见市长、书记!”

    一群警察与一群人纠葛在一起,撕打在一块,拉起的横幅转眼间又被扯掉了,冲突中,火气都很大。

    “我们要钱,你拉我们干什么?水泥厂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还?”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门口嘈杂成一片,“带走,都带走!”王局长铁青着脸指挥着,副省长陪着外商在里面参观,安保出了漏子,首先要拿他是问。

    “他们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今天才过来?”王凤看出了里面的门道。

    “有人组织呗。”宝宝看王凤一眼,笑着竖起大拇指。

    “谁组织的?”

    “那就要问他们了。”岳文指指这群“心齐”的讨债人。

    陶沙与阮成钢过,水泥厂的水很深,但不管为什么,肯定利益攸关,人啊,都是无利不起早!

    如果,要债的人第一次过来,是法院有熟人的话,及时得到通知,但今天,在这个外商前来的时刻,这帮要债的人齐齐聚集在水泥厂门前,如果背后没有人组织,王凤都不信!

    岳文看看宝宝,他与宝宝过心中的想法,果然,外来的鲶鱼一来,这水被搅动了,水下的东西或许该露出些什么来了吧。

    整个接待工作是以管委办公室为主,芙蓉街道的任务就是清扫卫生和负责水泥厂的安全稳定,此时,岳文肩上毫无压力,王科长又着急了,“岳主任,你有什么办法?”他看看时间紧张,不定省长、市长马上就从车间出来了,一急就开始寻找外援。

    “都是老熟人了,”人群中,那天前来讨债的人今天大部分都来了,岳文指指前面的五金店,“彪子,借把撬杠给他把车门砸开。”

    “砸开!给他砸开!拖车来得什么时候?”王科长也回过味来。

    彪子行动很快,对面五金铺借了橇杠,几下就把车门给砸扁了,里面的司机待不住了,骂骂咧咧下来了。

    “熊二!”呵呵,又是一张熟脸,岳文愣住了,左眉毛不为人知地挑了挑。

    熊二也看到了岳文,骂骂咧咧地使劲一挥手,手中的钥匙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快去找钥匙!”

    王局长急了,众多干警放开讨债的人群,都去寻觅那把钥匙,可是水泥厂跟前是一片低矮的平房,哪是那么容易找得着的?

    王局长火大了,“搜他!”,几个干警满腔恕火,如狼似虎地扑向了熊二

    步话器里又传来焦急的声音,听声音,估计是管委分管接待的副秘书长,如果省长的车队被堵在这里,那丢人就丢大发了,许多人很可能要换个岗位了,前途很可能就戛然而止了。

    “兄弟,你有什么办法?”王科长有些六神无主,大型接待搞过多次,但象今天这样事情不断的还真没有过。

    “这些车,好象是我们水泥厂的,”岳文看看一脸惊愕的王科长,马上笑着补充道,“前些日子被他们拿去抵债了,嗯,得拿回来。”

    “好,这事,我来协调,我协调不了,让秘书长协调,一句话,不能让水泥厂吃亏。”王科长表态了,很干脆。

    “好来,彪子、蚕蛹,把车开回去!”岳文一招手,王凤也乐了,她才不管什么省长,在商言商,前些日子的损失弥补回来才是重要的,她热热地看岳文一眼,那眼神糖分太大,一般人消受不起!

    岳文几步走到车头前面,掀开前机盖,王科长与王局长都围了上来,“岳主任,你会开货车?”

    “会?”岳文笑了,“我睡觉都能开车,去,拿个钣手过来。”

    王科长马上爬上驾驶室,找出一个扳手,赶紧下来递给岳文,“看,这个接线柱连接着钥匙开关,很容易的!”岳文用钣手把正极和的接线柱搭在一起,只听货车一声闷响,马上启动起来。

    看看里面还没有人群出来,众人的心都放到了肚子里。

    “岳主任,还得麻烦您把车开到大院里面,不能堵在门口。”王科长现在的语气好得不得了。

    “没问题,王局,王科,有件事我得跟两位汇报一下,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省长来才来要钱,里面肯定有人组织。”

    “查,一查到底,”王局长脸色铁青,如果今天真把副省长堵在厂里出不来,公安局他是待不下去了,就是今天这事,谭文正也会知道,廖湘汀也会知道,对自己的前途是很不利的。

    “可以现场就问问,我估计,他们不会隐瞒。”岳文笑着转动方向盘,大车往前一冲,车头一拐就稳稳倒进了水泥厂大院。

    彪子、宝宝开着要债人的车也都进了院子,王凤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有两辆车是前些日子被开走的车,就是将来这些车还给人家,至少人家会几句客气话,逼债态度也要好一些了。

    “岳主任,我问了,都是戚力群的天和律师事务所打的电话!”王局迎上来,“他们大多与天和有业务往来,请的天和所的律师当法律顾问。”

    “戚力群?”一个律师,是岳文没有想到的。

    “梁莉跟戚力群什么关系?”岳文突然问道。

    王局笑了,脸上一脸暧昧,王科长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嗯,这个开发区都知道,——握手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