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我只讲三句话
    ;大批的公安从门外涌了进来,这个级别的安保上下都不敢马虎。

    “岳主任,你们能不能解决,不能解决,我们就采取行动了。”王科长声色俱厉,他代表的是管委,这里出了问题,首先挨刀的可就是他了。

    周厚德看看一帮公安干警,个个如临大敌,他心里一阵紧缩,这冲突起来,吃亏的还是工人,他也用眼睛急切地盯着岳文。

    “不用,我们能解决,十分钟,你看着表。”岳文示意周厚德稍安勿躁。

    “十分钟,车队就要到了!”王科长急了。

    “你能把所有的工人都抓起来吗?”岳文正色道,毫不客气地打断他。

    王科长一咬牙,“行,我不管,但出了问题你负责。”他开始推卸责任了,“你们芙蓉街道本来也是负责水泥厂,到时你们自己跟谭主任解释!”

    “我负责!”岳文笑着在椅子上坐下,郎建萍又递过一瓶矿泉水来。

    他看看站在周围的宝宝、黑八、彪子、蚕蛹,又看看王凤、朗建萍,又看看远处的三三两两走出车间的工人,渐渐人越来越多,都朝树林走来。

    “十分钟?”宝宝看看越来越多的人群,起码有百十人的光景,声提醒道,“光听他们诉苦都不止十分钟!这个锅,还得让管委办背!”

    “不会背锅的干部不是好干部!”岳文长舒一口气,“好,都学着点,我十分钟就十分钟!如果十分钟拿下,建萍,让八哥连续一个月接送你上下班怎么样?”

    “我有车,住得也不远”郎建萍看看黑八,却没有直接拒绝。

    “行,这这么定了。”岳文笑道,“要不就请你吃饭,连续请一个月!”

    郎建萍看看黑八,“不用!”

    周厚德看见岳文不着急,终于沉不住气,声道,“有些人拿不定主意,还在车间里,这些来的人意见都很大”

    岳文却没有接周厚德的话,坐在椅子上,只是盯着眼前越来越多的工人,一句话也不。

    他不话,黑八倒沉不住气了,这可是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他刚要上前,就被宝宝一把拉住了。

    工人们起初不话,原本以为岳文会苦口婆心地劝大家,或是声色俱厉地命令大家安守工作岗位,可是面前的这个领导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地喝着矿泉水,一点没有着急忙慌的样子。

    终于,有工人忍不住了。

    “岳主任,听今天宝岛人过来?”

    “我们反对重组,谁砸我们的饭碗我们就砸谁的饭碗!”

    “这还是不是**的天下了?还是不是”

    看着群情汹涌,王凤抬腕看看手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宝宝下意识朝大门口望去,还好,没有看到开道的警车,也没有看到区里的丰田考斯特。

    “话呀,话呀,你不,我们找区长去,今天不是区长也来吗?”

    岳文下意识地看看王凤,这接待方案工人们不会知道,肯定有人故意鼓动,这人在副总以上是勿庸质疑了!

    这水太深,我今天倒要试试,看能引出哪些牛鬼神蛇来?

    “啪——”

    矿泉水砸在地上,王凤吓了一跳,再看岳文,已站在椅子上。

    刚才脸上和颜悦色,现在却是痞气十足了!

    这表情的变换是那么自然,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王凤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不需岳文话,人群立马安静下来。

    “水泥厂的老少爷们,我就三句话,”岳文居高临下,环视一圈,终于大声开口了,“三句话后,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不管,周总也不管,街道也不管,谁也管不着!”

    宝宝、黑八等人都仰起头看着他,办公楼上,或是探出几个脑袋,或是隐藏在玻璃后面,都注意着下面的动静。

    “好,第一句话,”岳文眉毛一挑,“这年头,什么都是虚的,什么都是假的,工资才是真的,饭碗才是实的,对不对?”

    “对——”

    底下马上一片叫好,眼看人群要议论,岳文忙把手往下一压。

    王凤看看手表,还有三分钟。

    “好,第二句话,有工资的饭碗才叫饭碗,挣得多的饭碗才叫金饭碗,大家都想要金饭碗,对不对?”

    “对——”

    底下又是一片叫好,有工人已经乐了。

    王凤焦急地看看外面,再看看手表,还有两分钟!

    “好,最后一句话,发不出工资的饭碗还叫饭碗吗?!”岳文突然拍了拍手,声色俱厉,“给你金饭碗的人来了,你还想砸饭碗吗?”

    底下工人一片静默,继而窃窃私语,议论开来,此时,外面已经能听到警车报话器中的声音,王凤再看看手表,正好五分钟。

    “好,我的话大家如果能听进去,王总,”岳文看看王凤,王凤马上笑着应声,“今天老老实实干活想保饭碗的,发加班费,一人二百,下午下班前直接到财务领钱。”

    “好,建萍记人数。”王凤笑着喊道,“到手的钱不能不要是吧?”

    楼上,一副总缩回了脑袋,想了想给王建东发起了信息,信息就六个字,“工人回车间了”。

    车里,王建东看看水泥厂大门上迎风招展的彩旗,却莫名其松了口气。

    接待处的王科长看看慢慢散去的工人,也松了口气,看看一脸轻松的岳文,又打起电话来。

    警车开道,中巴车打头,车队慢慢驶进水泥厂。

    陈江平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当车子刚刚停稳,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下车后直接找寻岳文。

    副省长韩作工陪同顾总也下了车,却见工人三三两两进楼,又三三两两从楼里出来,都是一脸喜气。

    “工人的面貌代表工厂的形象,这样的公司还是有前景的。”水泥协会会长徐开诚笑道。

    “好,文正,介绍一下情况。”韩作工笑着转头,谭文正马上笑着走过来。

    “秦湾水泥厂成立于1929年,是由德国人筹资所建,是我国最早的水泥厂之一,解放后,在省市领导的大力支持下”

    谭文正的稿子背得很熟,一群人簇拥在韩作工与顾友直周围,打量起水泥厂来。

    王凤带着郎建凤等几个漂亮女工迎了上去,给领导分发安全帽,岳文则拿过一顶安全帽,走到徐开诚跟前,声道,“徐会长,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给盼来,欢迎,欢迎莅临开发区指导工作。”

    “岳,这两天怎么没看见你?”徐开诚笑道,“还不错嘛,不象你的那么坏。”

    “这都是您指导的好”岳文笑道,电话中两人有限的交谈中,徐开诚特别提到工厂的精神面貌,第一眼就要给人以好印象。

    “好,请各位领导到里面参观。”谭文正笑着作了个请的手势。

    大家簇拥着韩省长与顾友直朝车间方向走去,陈江平却没有跟过去,看看仍陪在徐开诚身边的岳文,朝他一招手,岳文笑着跟徐开诚打声招呼,来到岳文跟前。

    陈江平看看周围的警察,“解决了?”

    “解决了!”

    陈江平也不问过程,却叮嘱道,“不能再出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