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come on,baby(求首订!!!)
    ;一顿巴渝烧鸡公吃得一行六人个个汗流浃背,心境大爽。

    “唱歌去,我请客。”黑八手一扬,难得大方起来。

    郎建萍看看王凤,王凤笑道,“我请吧,今天高兴,我再叫几个朋友,嗯,到幸福时光吧。”

    幸福时光岳文没有去过,但看样子王凤现在很幸福,也很享受现在的时光。

    八哥象一只“叽叽喳喳”的喜鹊围着郎建萍献着殷勤,王凤用手肘一碰岳文,一努嘴,“看上我们家建萍了?”

    “嗯,有情况。”岳文笑道。

    “有什么情况?”王凤红红的嘴唇一撅,“差着半个头呢,瞧黑八那两条短腿,建萍会看上他?”

    “不要以貌相人好不好?”

    “以貌相人?”王凤促狭地笑了,两只眼睛如弯月一般,在这远离平州的红尘俗世中,颇撩人春思,“某些人看那个女评委,眼睛都不眨一下,还不以貌取人?”

    “我那是”岳文一糗,电话响了,王凤笑着打断他,“快接电话吧,听,你有女朋友了?”

    岳文看看她,王凤笑着向前走去,电话接起来,那边却传来大灰狼粗犷豪放的声音,“兄弟,我就知道你能行!好了,水泥厂现在有救了,你不知道吧,我以前也是水泥厂的职工”

    这显然是郎建萍跟哥哥报过喜了,岳文正想谦虚几句,电话那边却压低了声音,“兄弟,我们俩什么感情,你到芙蓉街道来,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吧?嗯,我的妹子就是你的妹子,你可不能让人欺负她!”

    这话从何起?岳文这轴承脑袋一转,马上想到了大灰狼的担心。

    “听黑八在追萍,”大灰狼扯着嗓子几乎是吼上了,听得出,喝了几瓶酒,正是兴奋的时候,“我不同意啊,我妹找也要找个好人,找个好人家”

    岳文瞅瞅人群中黑八殷勤的背影,就象侍候主子一样,他吡笑道,“人家黑八他爸是粮食局局长,他妈是劳动局的政工科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哥哥哎,你就知足吧!”

    “我看不上。”电话那边又吼起来,声音太大,振得岳文赶紧把手机拿向一边,“老爹走得早,我就这一妹妹,要是你,另另讲,”

    这叫什么话?“郎哥,我有对象了!”

    “所以,你就把她当亲妹妹看,不能让人坑她!”大灰狼恶狠狠道,“我都看不上黑八,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个好地方,我妹妹肯定也看不上,回来我就好好警告警告他,让他,滚一边晾快去”

    惊艳!

    真的很惊艳!

    “嗷呜——”

    一声如狼般的长鸣,就象点燃了**的焰火一般,岳文看着麦克风前风姿万千的王凤,马上知道要嗨了。

    桌上的啤酒瓶摆了一堆,脚下仍有横七竖八的瓶子躺着,随着音乐响起,王凤叫来的几个朋友兴奋地跟着喊起来,扭动起来,口哨声、尖叫声、摇铃声,充斥了岳文的耳朵。

    “这嫚,有意思!”

    黑暗变换的光年中,黑八笑道,使劲拧了一把岳文的腿。

    狂野的音乐重重地敲在心上,敲得让人心神迷乱,岳文使劲拧了回来,疼得黑八随着音乐一声狂叫,“发骚了?你拧她啊!”

    出乎岳文的意料,郎建萍却是正襟危坐,默默地吃着爆米花,看着王凤尽情表演。

    在音乐的狂轰乱砸下,岳文的眼光又收回到王凤身上,一头飘逸蓬松的金色卷发,醉眼迷离,伴随着头微微摇晃,更加显得狂野而性感。

    她的一只手搭在落地麦上,头发甩过,手朝前一伸,食指一勾,“e on,baby!”

    众人情不自禁都站了起来,周厚德笑笑,一把拉起目瞪口呆的胡开岭,“抽烟,出去抽根烟。”

    “她熄掉晚灯,幽幽掩两肩

    交织了火花,拘禁在沉淀

    心刚被割损,经不起变迁

    王凤的双手风情万种地抚摸着自己的双肩,慢慢划过鼓鼓的胸前,慢慢扭动着胯部,眼神中有着不出的魅惑,不出的诱人

    “她偏以指尖牵引着磁电

    汹涌的爱,扑着我尽力乱吻乱缠”

    王凤突然抬起头来,长发甩甩,手指向岳文,那眼神火辣,热力十足,黑八又是一巴掌拍在岳文腿上,半晌才吐出两个字——

    “我靠!”

    岳文却也摇头甩肩,沉浸在这性感狂野的音乐,沉醉在王凤摄人心魄的歌声里。

    “偏偏知道,爱令我无明天”

    高音,象**!

    王凤的歌声就如海潮一样,摇滚了整个房间!

    “我靠,**炸天了!”黑八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与王凤的一班朋友一起,使劲挥着手,摇头抖肩,打着拍子。

    王凤双眼紧闭,手扶表克风,很是陶醉,突然,她长发一甩,十指又指向岳文,如梦幻般变换着手势

    “王凤玩得就是嗨!”郎建萍也笑着站起来,站在黑八身边,声道。

    岳文突然眼睛睁大了,只见王凤取下麦克,风情万种地缓缓地朝前走过来,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走到他身边。

    “汹涌的爱,扑着我,令我乱吻乱缠”

    歌声更加富有穿透力,岳文感觉口干舌燥,心脏随着鼓点不断跳跃

    眼前的王凤,火辣性感,抖肩扭胯,阵阵香风不断钻进他的鼻孔,他不由地也随着王凤站了起来。

    王凤魅惑地一笑,却是转过身去,扭动着腰胯,起伏着双肩,紧挨着他上下扭动起来,随着那性感丰满的身子一上一下,岳文慢慢感觉到自己快要膨胀得爆炸了!

    突然音乐一变,王凤蓦地转过身子,丝丝长发甩过岳文的脸,他心里一热,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

    王凤眼波流转,怒起火红的嘴唇,慢慢伸出一只手指,抬起岳文的下巴,“嘴巴似极甜”

    “嗷——”

    一群人马上吼作一团,音乐、摇铃、呐喊要把整个房间都燃爆了!

    “这妞,特么地真火辣!”

    黑八看看一脸激动的岳文,递过一瓶啤酒来,“来,岳大主任,降降温!”

    可是温度还没降下来,“她必给我狠狠的伤势作留恋”

    王凤突然又转过身去,长发及地,弯腰翘臀,在岳文跟前左右晃动起来!

    我靠!

    岳文的鼻血差点出来,黑八手里的啤酒瓶堵在嘴上也忘了喝,那啤酒沫子却顺着嘴流了下来!

    王凤转过脸来,突然妩媚地朝岳文一笑,又一挑眉毛,扭着腰又走回圆台。

    房间里燃爆了!

    随着狂野的音乐节拍,五彩的灯光中,王凤的同学都跳起来,王凤也跪在台上,上下甩动着长发,长发如风,不断燃烧着

    恍惚中,有人推了岳文一把,岳文踉踉跄跄走上前去,王凤把遮住脸的长发往后一甩,诱惑地朝着岳文一笑,仰天向后,双臂上伸,伴随着长长的歌唱,向后倒去,

    “他必给我狠狠的伤势作留恋”

    斑斓的光影中,诱惑的迷醉中,悠长的呐喊中,岳文马上扶住了这具惊艳的**,却惊觉眼前头发掠过,一张滚烫的脸贴在自己脸上

    黑八情不自禁的也拉住郎建萍的手,郎建萍起初笑着看着王凤搂住岳文脖子,良久才反应过来,她脸一红,一脚跺在黑八脚上,黑八疼得马上放开了手,却又拿起桌上的爆米花。

    “送花!”

    虽然此花非彼花,但这次,郎建萍没有再拒绝

    周厚德推门进来,老脸一红,赶紧又出去了,拦住了还要往前走的胡开岭,“再抽一支,再出去抽一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