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吃饭问题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疼,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阮成钢与陶沙点到为止,却打消不了岳文的雄心壮心,特别是在经历了金鸡岭的血与火之后,他的自信心爆棚。

    学语文课本中有一篇课文叫马过河,他自信是那匹马,这河水没有牛伯伯的那么浅,也没有松鼠得那么深,只有自己亲自试过才知道。

    可是,一个周过去,他与王凤四处跑银行,却接连碰壁,一个被封了的工厂,没人愿意贷款,而且还有大旧账未还。

    几个副总大都在看笑话,周厚德倒是陪同他们去过几次,但也是失望而归。

    集资,一个古老的方法,不只是副总没有人愿意,工人的家底薄,更是不愿往外拿一分钱,这个方法岳文是不赞成的,但王凤带头从家里拿了十万块,却无异于杯水车薪,就象一杯水倒进广漠无垠的大漠,瞬间不知所踪。

    一天。

    两天。

    三天

    岳文,已经有一个周没有到水泥厂来了,黑八倒是天天过来,晚上摸黑从窗上爬进财务室,陪着郎建萍理账。

    “他多聪明一人啊,给他粘上毛,他比山上的猴子还精,对了,他是我们芙蓉街道的五大精之一。”见王凤心急火燎,黑八调侃开了。

    这些日子,压力还在于工人方面,成功把工人们复工的热情鼓动起来,可产品仍在积压,周厚德本是搞技术的,专管销售的副总手机都关机,人根本联系上,再这样下去,工人们的矛头很快会指向他们三个始作俑者。

    “宋铁霖,少废话,”王凤急了,本色出来了,黑八眨眨眼睛,这“凤辣子”还真不是白叫的,“岳文在哪?”

    “在办公室。”

    “在干嘛?”

    “我也不知道,噢,去中建设跑了一趟,其余时间就在办公室里憋着,憋了一周了,中午饭都是社区办的姑娘给他送过去。”

    “走,带我去找他。”

    芙蓉街道的办公楼到了这个时间,只有值班室的灯光是亮着的,可是岳文的办公室仍旧灯火通明。

    王凤“蹬蹬蹬”上了三楼,连门也不敲,直接推开了岳文办公室的门。

    “咳咳咳——”

    王凤忍不住咳嗽起来,用手扇着鼻子,“你不是不抽烟吗?这是抽了多少烟?这屋里都快着火了吧?”

    岳文跟前,一摞一摞的材料,烟灰缸里已布满了烟头,吃剩的饭菜仍没有倒。

    “在这炼丹哪,炼出什么来了?”王凤突然觉得悬在半空的心落了下来。

    “炼丹?呵呵,我这是在炼我自己!”岳文笑了。

    “炼得怎么样了?”

    “成了,”他突然一拍桌子上厚厚的资料,“网上能找到的资料、报道,都齐了,我脑子里已经有了水泥行业的框架,我可不想在后面的工作中,有人把我当作外行。”

    王凤突然感觉到心里塞满了什么东西,她拿起岳文桌上的饭盆去了洗手间,“哎,怎能能让大姐干这种粗活,八哥,没眼色,快去!”

    黑八笑道,“在家里是大姐,在你跟前就是使唤丫头,”他突然放低声音,**贱地笑了,“通房丫头也可以啊,前提是你能hold住啊!”

    “去你的,满脑子封建思想!你这样子,长得就跟封建社会似的,滚一边去。”岳文懒洋洋地倚在椅子上,神情很是疲惫。

    王凤拿着饭盆回来了,岳文又站了起来,“坐,坐,跟王总汇报一下我这几天的学习成果。”

    “地产界大佬马仑过,你思考问题的能力,很大程度上与你的词汇系统有关。我们身在机关,对机关里的用语非常熟悉,但现在想搞水泥,就得用商业语言来谈,用水泥行业的语言来谈,否则人家就觉着你是驴头不对马嘴,人家连跟你坐在一起喝茶都别扭。”

    “这么高深啊。”黑八咂舌道。

    “别打岔。”王凤瞪他一眼。

    “先一下水泥厂为什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局面吧。”岳文拍拍桌上的资料,“房地产业使用的水泥仅占水泥总量的30%,而基础建设,比如修路、架桥、隧道、水电站等等,占到70%。近几年,经济运行的周期性波动以及宏观经济调整,导致基础设施投资回落,需求不旺再加上产能过剩,水泥价格大幅下跌。这是环境因素。”

    “再一下行业性因素,水泥需求是刚性的,不像海鲜,便宜点大家就多吃些,嗯,它像海盐,再便宜你也不可能多吃一点。虽然经济快速增长,但全国水泥的供应量一直超过了需求量的增长,这就引起恶性竞争,压价赔本销售,有时还销不出去。”

    岳文揉了揉布满血丝的双眼,站起来,一股清凉的风迎面而来,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清新空气,目光穿透夜色,“但现在形势又有不同,几乎全国各地都在推行城镇化,城镇化的一层含义是房地产,另一层含义就是建设,建大楼需要水泥、建公路需要水泥,城市建设需要水泥,秦湾需要,全国需要,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啊?因此,我敢下结论,将来水泥的需求量更大,前景光明。”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王凤喃喃道,自信的男人最有魅力,思考的男人最有魅力,在眼前这个正思考着的自信的男人面前,抽烟的姿式,对女人都是一种征服。

    “听我。”岳文霸气地打断了王凤,“而水泥这种胶凝材料,几乎不可能被替代。为什么呢?不是没有比水泥更结实的,有,比如钢铁和铝,但是成本太高了。没有一种建筑材料比水泥更容易取得原料——普通的石灰石烧烧就行;没有一种建筑材料比水泥的生产工艺更简单。水泥的广泛使用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好的特点,而是因为价格便宜。到目前为止,找不到比它更便宜的了。”

    “呵呵,你简直成了专家了。”黑八忍不住了。

    “就是要成为专家,不是专家,也不能外行话,”岳文看看他,“在主流建材领域,水泥的分量最重,占行业gdp比重超过70%。不过,与新型建材一样,这也是一个竞争激烈、多散乱的行业,民营企业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一向以为,发达国家不只技术可以借鉴,就是企业的发展历程,也可以借鉴,东瀛,也曾遭遇过水泥产能严重过剩的困扰,后来通过系列重组,只剩下3家大型水泥企业。”

    “将来的十年,经济学家们都很看好,可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快速飞升期,可是从行业来看,中国的大宗基础原材料行业纷纷陷入过剩困局,市场发展的内在逻辑就是要提高集中度,中国大企业整合企业可以是水到渠成。”

    “现在,鸦片战争后进入中国的水泥产业,在人口红利、城市扩张和大规模的建设之下,得到高速发展,中国一举成为世界级水泥大国,这是重要机遇期也是瓶颈期,水泥行业的大佬们都已开经开始布局,有央企也有民企,布局的意思就是重组,这场战争早就开始了!”

    “重组?”王凤没有明白。

    “对,”岳文慢慢在办公室里踱着,“中国的水泥市场具有明显的区域性,其中一个原因是水泥的运输半径只有200公里左右。水泥是个有销售半径的非贸易货品,其核心市场区域是按地域划分,而不是按行政区域划分的,我们的水泥厂是秦湾乃至山海省东部最大的水泥厂,舍此一家,别无分店,也就是,在山海东部,我们是老大,我们有技术,有工人,有设备,我相信,春天很快就会到来。”

    “春天已经到来了。”黑八。

    “对,只是你们还认为是在冬天里,没有感受到,”岳文突然又回到座位上,“我用一个周时间,把所有水泥的知识硬啃了一遍,两点结论吧,一是随着城镇化的推行和房地产行业的崛起,水泥行业肯定更好,二是水泥行业要整合,早整合早受益。”

    “但,现在要做的,”他突然直起身子来,“我也知道王凤你来的意思,这几天肯定承受了不少压力,”王凤顿觉眼睛湿润了,“现在先要解决吃饭问题,把人心稳下来!”

    “怎么解决?”王凤迫切问道。

    “中建设沈海高速路几个标段马上就要招标了,”岳文亮出了底牌,“我们去,参加投标,标书,还得麻烦周总。”

    “可是我们以前也参加过,都没成功,”王凤看着这张坚毅的面孔,但她突然有了信心,她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无论干什么,都能成功,“这次,不过,不一样了”后面的话,只能她自己听到了。

    偿还银行贷款需要钱,继续生产需要钱,千名员工养家糊口需要钱,养老保险需要钱,就是晚上办公也需要钱,没有钱一切将无从谈起。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快奔驰,绿化带如绿色长龙蜿蜒向后。

    “岳主任,取样送检都完成了,中建设你熟悉吧,有底吗?”车辆都被封了,一行人坐在一辆借来的商务仓里,驶向省会沈南市。

    岳文看看周厚德,笑道,“没有,我与他们也不熟,公平招标。”

    周厚德一下不话了。

    本次招标,投标的就有二十多家企业,省内八家水泥厂几乎倾巢而出,而象秦湾水泥厂这样,工厂被法院贴了封条是仅此一家,绝无仅有,恐怕在全国的招标会上也绝无仅有。

    而如果秦湾水泥厂在这次招标中铩羽而归,那最后一丝生的希望就会破灭,因为,人总是靠希望活着的,没了希望,人心就散了,再不会有工人晚上扯下封条前来上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