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水太深!
    粗大的白杨努力向高空伸展着,明媚的阳光透过虬枝,穿过树叶,洒到树下站着的工人身上,洒到岳文身上。

    王凤仰起头看看那片遮天蔽日的绿色与绿色中洒下来的光线,她突然感觉到,那原本就是希望的颜色,不仅是工作上的希望,也是生活上的希望。

    同样,多年后,自己的又一个区在京城开盘,她在京城的办公室待到深夜,千回百转中驱车去了电影院,午夜场的电影《致青春》片头那片白杨映入眼帘时,她突然又想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在自己身体和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印记的男人,想到了那天上午,她哭了,哭得稀里哗拉……

    可是,眼前,这个一身白衫衣的男人正向好不容易凑齐的工人作着演讲。

    “我了这么多了,我知道大家很失望,呵呵,我也很失望,我以为领导让我包保水泥厂是让我享福来了,谁知是让我遭罪来了,但这个罪,我想跟大家一块遭!”他看看站在一旁的周总,几个副总就来了他一个人,王凤对他很是尊敬,告诉岳文他本名周厚德,原是厂里的总工,很是认真严谨的一个人。

    “别净些好听的,整些没用的!”

    “来点实惠的,再不发工资,我们就到街道求访去!”

    “你们干部拍马溜须还行,经营厂子没那两把刷子!”

    ……

    周厚德冷眼旁观,既不插话,也不解围。

    水泥厂不是他一人的,改制后他只是个副总,王建东在厂里的股份也并不多,比他多的人有几个,但他却当上了这个厂的董事长。

    表面上一团和气,可是他知道,厂外无厂,帝王思想,厂内无派,千奇百怪,水泥这个行业,水太深,就是厂里,水也不浅!

    岳文一把拉住想要解释的王凤,“这样吧,我有没有两把刷子,以后再看,先现在,厂子都让人家封了,你们回家也是打扑克打麻将,要不就是打老婆,我看不如这样,白天你们可以找出路干点买卖,晚上呢,我们再干活!”

    一阵戏谑的笑声后,人群终于不再散发火药味,大家的脸上逐渐轻松下来,不再那么敌意十足,可是现实问题马上摆在眼前。

    “厂子被封了怎么干?”

    “大门上贴着法院的封条呢!”

    ……

    岳文双手往下一压,“封条是死的,人是活的,孙悟空让如来佛祖一条咒语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动弹不了,我们可不是孙悟空,听他白活!”

    “对对,法院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给我们贴封条!”

    “好,得好,对我的脾气!”

    ……

    工人们一辈子与冰冷的机器打交道,感情直接,可是周厚德一辈子与技术打交道,思维细腻,“岳主任,法院的封条可不能随便动!”

    “呵呵,周总的明白,我们不随便动,”岳文吡笑道,“就是晚上动,白天再给他贴回去。”

    “可是,库房里现在还有水泥,销不出去,”周厚德急了,“再生产还要积压,怎么办?”

    “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什么办法?”

    岳文却没有答他,转而又对着工人喊起来,“我知道,工资没发,连包卫生巾都买不起!”静静的人群马上象油锅里倒入一瓢凉水一样,炸开了锅,都哈哈大笑起来,年轻的工人吹着流氓哨,开始起哄。

    岳文偷眼一瞧,郎建萍忸怩了,黑八兴奋了,流氓哨吹得也更响了。

    岳文起身走到车间大门前,“哗”,工人们马上躁动了,周厚德眼睛也睁大了,岳文已把封条撕了下来。

    “轰隆隆——”

    车间的大门被岳文推开了,他转身刚想推开另一扇门,却发现王凤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边,使劲把门朝一边推去。

    “大家都进来!”

    工人们面面相觑,拖拖拉拉走进车间,原本热火朝天的生产线,现在已是机停人走,偌大的生产线对着一群熟悉的工人静默出神。

    “这么好的生产线,卖个废铁钱,实在可惜了。”岳文扭头看看工人,大声喊道,“句不好听的话,厂子倒了,你们也是废铁,一没技术二没资金,外面的买卖就那么好干吗?好干的话,芙蓉街道人人都是百万富翁!”

    “老少爷们,岳主任一个不相干的外人,都敢把封条扯了,我们是这个厂的人,晚上来上个班,不行吗?”王凤大声喊着。

    人群里应答声仍是寥寥。

    “我同意。”人群自动分开了,周厚德走上前来,“振业,老钟?”

    两个车间主任相互看看,也走出人群,站在周厚德身边,用行动表示着无声的支持。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工人加入到周厚德的身边……

    晚七时。

    空旷寂静的厂区再次喧嚣起来,周厚德心里却隐隐作疼,“凤丫头,他有什么办法把水泥销出去?”上午他突然出头,并不是出自他的本意,却是王凤央求的结果,现在他把问题提出来,王凤却只是一笑,“我也不知道,”看周厚德脸上瞬间晴转多云,王凤马上道,“但,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

    岳文的名头,这一年来在芙蓉街道很是响亮,勇斗金鸡岭、智斗申城专家,巧斗中油化,但这是工厂,是企业,他一个毛孩子,行吗?周厚德心里仍不抱希望。

    他是这个厂的第一个大学生,经历了水泥厂辉煌鼎盛的年代,也经历了全员改制的年代,现在,又与水泥厂一道,经历着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心里常常作疼。

    白天不敢上班,到了晚上,像耗子一样偷偷摸摸来厂里,一个想当年名震秦湾的企业,到了如此地步,怎能不让人心寒?

    ………………………………

    王建东坐在蒋胜对面,豪华的包间里,除了官员就是几个区里的房地产商,“掌柜的,芙蓉街道的的岳文,”他突然想起岳文脚踹蒋胜老婆的事来,口气更加不屑,“嘴上毛都没长齐,还想着救活水泥厂?”

    “怎么回事?”旁边一个地产商来了兴趣。

    “他们晚上偷偷摸摸干上了,水泥厂复工了。”王建东心情有些复杂。

    “不是法院给封了吗?”

    “偷偷摸摸,把封条给撕了呗,”另一个地产商不知内情,“这人胆子还真不!”

    蒋胜一张黑脸上毫无表情,看看服务员手中的皇家礼炮,“再开一瓶!”

    ………………………………

    陈江平却是让廖湘汀叫着陪着一位外商,这不省心的人啊,净干些不省心的事!

    廖湘汀对水泥厂的事也很关注,上厕所的功夫,把陈江平叫到外面,“领导是干什么的,句不好听的,领导就是后盾,银行那边也巴不得厂子能好起来,扯封条,银行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银行不管,法院也不会管,这事,让他放手去干,机关干部中,懂经营、会管理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岳文此时也坐在饭桌前,陶沙与阮成钢晚上专门请他吃饭。

    “兄弟,水泥厂的水很深。”阮成钢的很隐晦,“你初来乍到,有些事应该多问问我跟沙哥。”

    陶沙也道,却是比阮成钢得直接,“有人盯上水泥厂了,具体是谁,我们现在不能跟你,这事找过我,我没答应,老弟,你就不要瞎掺合了,王建东还是董事长,现在都身不由己,你不要挡着别人发财,挡人财路别人会跟你拼命的!”

    两位老大哥的话让岳文一阵懵懂,举起杯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沙哥,我怎么觉着老阮当上局长,这话都是半截,留半截?”

    阮成钢点燃烟斗,青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话都到这个份上了,兄弟,当哥哥的再提醒你一句,去年刘志广怎么死的??!!施忠孝,你以为后面就没有人?”

    “施忠孝马上就要保外就医了。”陶沙笑道,“这事下午刚定,明后天估计就能出来,不要跟别人啊,……这事不是我办的,但你想想吧,能办这事的人得多大的能量!”

    “他还需要保外就医?”岳文愤愤地放下手里的杯子。

    “嗯,是病还不少哪。”陶沙笑道。

    “兄弟,你得听劝,总之一句话,水太深,这事涉及到区里。”阮成钢叨着烟斗,指指上面。

    “我给水泥厂想办法,给工人们想出路,厂子破产了,工人们没饭吃了,还不得求访,给区里添堵,我这是作好事,对区里也是好事啊!”岳文不解。

    “你还是太嫩啊,有时,对大多数人的好事,对某些人就是坏事,听哥哥们一句,撤吧。”陶沙给他添上酒,“你想回秦湾,多大点事,还用给陈江平卖力拼命?这都不叫事,是不是,成钢?”

    “没问题,你吧,你想上那个局?”阮成钢道。

    岳文有些茫然,能让阮成钢这位副局长兼刑警队长都忌惮的人,能让这位平州第一律师都讳言的人,会是谁,但不管是谁,自己再继续干下去,那肯定比在金鸡岭还要危险百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