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因为恨所以恨(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加书单)
    长时间排队加油的火气爆发了,长时间对加油站的不满爆发了,大部分车主油也不加了,纷纷跑上来围观。

    “我这油箱还没报警呢,还有两格油呢,”见人越围越多,那长腿菇凉也看着他,黑八更加来了情绪,“再怎么加也不会凭空多出10升油来吧?这油哪里去了?是让狗吃了吗?”

    “让加油站自己吃了!”

    “让他们清楚,我加完油都不看,这可坑我多少油!”

    “让他们经理出来!”

    ……

    唾沫星子差点就把加油哥淹没了,他还是无力地辩解着,“我们的油枪没问题……”

    “那是我的油箱有问题?”黑八步步不让。

    “这辆车油箱是45升,允许有误差!”加油哥想了想。

    “那你家的误差能差出去10升去!”

    “你是自助加油,这个油又没有给你加到外面去,都加到里面了,你还在这啥啊。”哥语无伦次了。

    “是啊,都加到里面才不对嘛。”黑八马上抓到他的语病。

    又有几个加油站的人出来了,一中年大婶义正辞严地辩解着,“我们是正规加油站……”

    “正规加油站就允许干不正规的事?!”

    “哄——”

    众人都笑了,那长腿姑娘也笑了,美人在旁,黑八气势巍峨,“要不把油抽出来看看到底有没有五十五升?”

    加油站的人互相看看,那中年大婶估计是这里的站经理,走进屋里开始打电话。

    “去年就有一个人,开的是捷达,五十五升的油箱加出六十五升来。”岳文添油加醋

    “他们加油,里面有猫腻!”马上有人附和道,“我记得是大上个月,我油枪还没放进去呢,数字就开始跳!”

    “那是油气的正常反应在!”加油哥很不服气地辩解着,可是越抹越黑,越抹人的火气越大。

    “这油气反应这么厉害?我油枪都拔出来了,油表数字还在跳,我得多付多少钱!”那人大声喊道。

    “他们的手段多了去了,加油快结束时,提前拔枪,油加到最后慢慢走字,这样克扣斤两!”

    “油好我们也认了,就怕你们的油不是正品,调和油损坏发动机!”

    “对,还动不动就要添加燃油宝,你你,有嘛用?!”

    “你老实点啊,”一人指着加油哥骂上了,“你们玩的这套我们不是不知道,不跟你们计较就是了,你们加油抓一下松一下,我这70升的油箱就少个2升左右,你,你们这一个月得偷顾客多少油?”

    ……

    油价一个劲地涨,只涨不跌,这些“卖油郎”赚了个盆满钵溢,可是却激起老百姓的仇视,这不是中国油化一家的事,但现在都发泄在中国油化头上!

    曹雷在兴灾乐祸地看着,他捅捅同样兴灾乐祸的岳文,“瞧,这事办的,好,这才叫为人民服务!”

    人群中又响起黑八的声音,“兄弟姊妹们,黑,太黑了!还是去其它地加吧!”

    可是,这句话却无人响应了,排了一上午的队,都等着米下锅,等着油进箱呢!

    “不行,我们要投诉,要维权,”黑八大声道,正气凛然,目光深远,一幅为民除四害、为民争权益的神情,“不能再让他们为害社会!”

    “喂,质监局吗?我要投诉——”

    “喂,电视台吗?我要反映——”

    ………………………………………

    ………………………………………

    这是今年第一场春雨。

    乍暖还寒时候,下得不急不缓,象一根根透明的银丝,编织成大网,笼罩住了灰蒙蒙的天空。

    这个天气,又是周五,街道机关干部都待在办公室里,除非有要紧事,极少数干部还到村里去,看着玻璃上雨滴不断滚落,银杏树即将鼓包,陈江平心里一阵舒适。

    一阵春雷响过,他方才从惬意舒适中醒来。

    “让潘德宝跟宋铁霖到我办公室。”

    岳文今天是给他请了假的,早早坐车回秦湾去了,他看看雨中那辆猎豹,这下雨都不开公家车,觉悟真高!嗯,还是有其它好车,不屑于开这猎豹了?

    一会儿功夫,两人都上来了,怯生生的,都站着,他有些暗笑,机关里都传这四人是岳文的四大护法,这话也传到他耳朵里,但从一个领导的角度讲,这是能团结人的表现,也是会领导人的表现,是好事。

    “吧。”他头也不抬。

    两人相互看看,黑八的肥脸上马上挤满了笑容,“谁跟你嬉皮笑脸的!”陈江平重重地把笔拍到桌子上,黑八的笑马上僵在脸上,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就象狗尾巴花遇到阴天下雨一样,慢慢萎缩了。

    不用问,两人也知道陈江平叫他们来是什么事,果然,陈江平道,“人家中国油化都报警了!”

    啊!

    做贼心虚,两人吓了一跳,又是不约而同互相看看。

    “叔。”

    “嗯?!”

    宝宝反应快,沙哑地笑着,“陈主任,我们才是受害者,他们也有脸报警?”

    陈江平笑了,“你们是受害者,找出个能害你们的人来我看看,铁霖,你是主谋,长本事了啊?这事都闹到廖书记那了!”

    宝宝与岳文一样,都是满肚子心眼,但胆子不如岳文大,格局不如岳文大,他比较着这两个伙子,但黑八就不一样了,从看着长大的,吃完饭在院子里还要逗一会儿,这孩子属于典型的出头鸟,让人背后一撺掇啥事都敢干,也有聪明,但本质不坏。

    “叔,这事不赖我,都是岳文撺掇的。”这一吓,也忘了在机关里不能叫叔了,直接把岳文给咬出来了。

    “嗯!”

    陈江平不质可否,领导不话,你不能闲着,这话一多,领导再寻个破绽,有猫腻是藏不住的,特别是在那些慧眼如矩的领导跟前,一句话、一个眼神,事情就能基本猜个**不离十了。

    “平时加油,加油站的人,油枪一捏一松就多出好几升,,太坑人了,我们这是以欺人之道还治欺人之身!”黑八好象反应过来,辩解道。

    上午,这帮害虫走后,区质监局的人确实去了,快到315了,正愁找不到题材呢,这就有人送来了线索。

    公安局的人也到了,有曹雷现场“作证”,调查的年轻警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是我彪还是你们加油站彪啊,还有人成心给自己多加油吗,他脑袋短路了还是精神有毛病,精神有毛病你连驾照都考不出来……”

    电视台的人也去了,却是连平州分公司经理的面儿都没见着。记者也是个年轻人,一心想出成绩,回去后马上制成一个专题片,就等播出了,可是同是一家的广播电台,却提前报道了。

    这年头,最喜欢听广播的人除了上了岁数的公园里遛弯的大爷,就是出租车司机了,这出租车也是一个城市信息的集散地,经他们一宣传,再加上这年头网络的发达,就都知道了中国油化加油站不仅油品不好,人品也不好,再去加油不是自己个争着当冤大头吗?

    市民们加油难的情绪无形化解了,市长热线也终于闲下来了。

    一场加油站罢工引起的风波无形中竟化解了。

    陈江平估计,就是停业整顿完了,短期内没人敢再去加油,这中国油化这次算是赔到家了。

    但他也知道,加油员故意加加停停,抓一下松一下反复来几次,会使油枪内的压力突然陡增,计量表的数字跳得厉害,但基本上很少有人发现,这种情况在全国范围内都比较普遍。

    他看看这哼哈二将,舒服地倚在椅子上,“下面,你们还有什么思路?”

    “您是加油站吧?”宝宝到底是长期在办公室工作,又侍候过陈江平,脑子转得很快,见陈江平不再追问上午的事,彻底放心了,“岳主任还有后着,这次到秦湾就是办这事去了。”

    “噢?”陈江平一下来了兴趣,加油站必须拆,北部港口的项目也必须恢复施工,在这个项目为王、招商至上的年代,开发区还要在秦湾各县市中保持领头羊的位置,在全国开发区的竞争中实现弯道超车,项目与投资从来不可或缺。

    黑八声嘀咕了几句,得陈江平不住点头,区里有求于人家,又不能强拆,有动作吧,区里还要照顾人家的面子,岳文夹在中间,就象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他是理解的。

    “这个思路不错,就应找第三方介入,我们不直接与他们冲突,谁让人家财大气粗呢,嗯,但要注意保密,传出去这事就大了……这下着雨呢,他是怎么走的?”他突然问道,领导的思路变化就是快,这着加油站的事呢,转眼间就到了出行工具上了,“你们也不开车送送?那辆猎豹呢?”

    宝宝有些扭捏,黑八却快言快语,“留给宝宝了。”

    “啊?”陈江平有些不解。

    “今晚我去相亲,装装门面。”宝宝白净的脸有些红,“岳主任让我开车去。”

    “噢,你们是都该找对象了,……宝宝,人物长得也不错,工作也不错,将来我们这就是新区,我们新区的伙子,你还怕人家看不上你?单位的车能不动就不动……不下为例!”陈江平心情大好,开起了宝宝的玩笑,“这下雨天,让傅送送他也好,……”

    宝宝看看黑八,这倒底是领导眼里的香饽饽,领导考虑得这么细!

    “叔,我周末也相亲……”黑八见陈江平心情大好,开始顺杆往上爬了。

    “你爸不是给你买了辆polo吗?”呵呵,老宋挺低调,家里是双职工,房子又是福利分房,也没花多少钱,什么车买不起,“怎么,你想借我的车,不借!”

    黑八看看宝宝,宝宝一眨眼睛,“这同是一个屋檐下的两同事,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你什么?”陈江平抬眼问道。

    “我,都是车,polo跟别克差距不大。”黑八马上补充道。

    陈江平点点头,两人才退了出来,回到办公室,黑八往桌上一坐,嚷嚷开了,“岳文回秦湾,就能让车送送,我们去相亲,沾点光都不行,什么世道!”

    宝宝吡笑道,“你呢,就这世道啊!”他突然亲热地搂住黑八,“我今晚相亲,八哥,先把你的车借我用用!”

    “不借!”黑八下意识地找着桌上的车钥匙,“哎,我的车钥匙呢?”

    他突然醒悟了,急忙冲到窗口,雨中原来的车位上却停着一辆面包车,“这兔崽子,肯定把我的车给开走了,我开什么,”他气哼哼地拿起电话,“龟儿子,去死吧,……别忘给我加满油箱再送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