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丢不起这个人
    “靠,还拿着家伙什呢!”岳文四下瞅瞅,顺手拾起地上捞鱼的抄网,“看打!”

    熊二马上停下脚步,身子一矮,手下意识地挡住头,可是却不见抄网飞过来,他一抹鼻子,抬步就要再上来。

    “看打!”岳文吡笑着又挥了挥杆子,熊二又是一停顿,可是这次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他不由勃然大怒,连连被调戏,火了,真火大了,抬步上来就要拼命,这回岳文却来真格的了,把刚才甩到后面的杆子一挥,喊也没喊……“嗖”地一声,抄网直接套在了熊二头上,使劲一拽,抄网勒紧,熊二就被拽倒在地上。

    “着哇!”趁着熊二撕扯着罩在头上的抄网,岳文抢上前去,“撩阴脚!”

    熊二感觉裆里象是被铁锤捶了一下,也顾不得撕扯抄网了,把钢管一扔,捂着裤裆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都叫什么呀?”坐在车里的王凤看得惊心动魄,面红耳赤,“这,这也太那个了吧?”

    黑八抢上前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让你横,让你横,你再横一个给哥看看!给哥看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蒋晓云推开车门,远处两辆警车拉着警笛飞驰过来,车刚停稳,高明从车上一步跨了下来,“都住手!”

    警察还是较有威慑力的,厮打的两帮人听到警笛手就软了,此时都停了手,那个被削掉半边脸的光头强却仍惨嚎着在地上打着滚,“先送医院!”高明皱皱眉,“其余的人带回所里,”他踢踢仍撕扯着鱼网的熊二,“你,这是怎么了?”

    “高所,”蒋晓云早已下车,“亲自来啊?”

    高明笑笑,“你不打电话,副所来就行,你打了电话,我在家就得亲自来啊。”同是刑警队的老同事,见面很是亲切,话也不避讳,“哟,岳——主任也在啊!”他颇有深意地看看蒋晓云,笑了,“这是什么情况?”

    “见义勇为呗,”见一众民警控制住现场,黑八笑着抢上前来,也顾不得分管领导岳文直拿眼戳他,“谁让我们碰到这事了呢!”高明却不理他,顺着他的目光,岳文看见一辆陆虎正飞快地朝这里开过来。

    “高所,”车刚停稳当,一身黑色皮草的女人从车上走下来,接着伸出手来,“这大正月十五,还给你们添麻烦!”

    “我靠,大洋马啊,”黑八眼睛都直了,来人三十五、六年纪,大约一米七三、七四的样子,人长得很漂亮,白皮肤,大眼睛,高鼻梁,“老少通吃啊!”

    “一边去,没追求!”岳文也盯着大洋马,他看看一脸冰冷的蒋晓云和撇着嘴的王凤,“出去别是跟我出来的啊!”

    蒋晓云冷冷道,“梁莉,在区里有一号。”

    黑八眨眨两粒豆豆眼,嘴里仍在呢喃,“御姐,绝对御姐!哎,蛹弟呢?他最喜欢这个类型,人呢?蚕蛹,蚕蛹——”

    “梁总,”高明笑着伸出手来,“你这不也忙嘛!”

    “老爷子从盛京回老家,非要到这大集上来逛逛不行,我陪他来赶个集,”梁莉看看被搀扶上车的光头强,再瞥一眼疼得腰都直不起来的熊二,“弟兄们不懂事,让高所见笑了,你该录口供录口供,人,我先送医院去。”

    “没问题,”高明笑道,“兄弟我刚过来,别让他们给我找事啊。”

    “看你的,当姐姐的支持还来不及,要不今天我也想过来看看你,今天是十五,兄弟们每人两个海鲜礼盒,”梁莉凑近高明,低声道,“剩下的我不用了吧,除了姐姐这个人,有要求你尽管提,我跟阮哥也不是外人。”

    警察向来是游走于黑与灰之间,高明作为所长,初来乍到,要想手下的弟兄们拼命,笼络与立威是少不了的,这免费赞助呢,发到弟兄们手里是笼络,可是,何尝又不是立威呢。

    “这位是?”梁莉看看岳文和蒋晓云,“这是晓云吧,你你不穿警服,姐姐都认不出你来了,别,穿警服漂亮,穿这一身更漂亮!”她着,眼光不断在岳文身上逡巡。

    “梁总,刚才就是他动的手。”熊大看梁莉跟高明套着近乎,再看看可能断了子孙根的熊二,两眼都快冒了火来了。

    “梁总,这是咱街道的岳主任,”高明笑道,“分管街道建设……辛河改造……拆迁!”

    梁莉马上热情起来,伸出双手,“岳主任,我知道,金鸡岭那么乱的摊子都摆平了,都岳主任年轻,没想到这么年轻,”岳文吡笑着伸出手来,看得黑八一个劲地羡慕,“打得好,就该教训,你们还跟岳主任动手了?”梁莉转头训上了,却仍紧握着岳文的手,“谢谢啊,兄弟,打得好,就该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也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几句话的功夫,岳主任就变成了岳兄弟,蒋晓云看看高明,高明一脸假笑。

    “看他们长得歪瓜裂枣的样,也不象个机关干部……”熊二委曲上了,看看从货厢里出来的蚕蛹和仍盯着梁莉的黑八。

    “这事本来不归街道管,但谁让我们碰上了,”岳文的脸上线条自动组合着,这笑容天真无邪,人畜无害,“行了,今天就算认识了,梁姐,欢迎以后常到芙蓉街道来。”

    “我老家就是周疃的,回芙蓉是回我家,”梁莉放开了岳文的手,“这相请不如偶遇,中午……”

    见梁莉要请客,高明赶紧回绝,“今天是正月十午,都回家陪老人、孩子,改日,改日。”

    梁莉也不坚持,又几句客套话,看也不看熊大熊二等人,上了陆虎摇下车窗挥挥手扬长而去,这来象风,去象火,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尼!

    高明也客气几句,转眼间这水塘边只剩下几辆货车跟水塘边的工人,“这好好的水,可惜了。”岳文仍不忘此行的目的。

    “就知道跟你在一块没好,出来找水就找水吧,差点挨揍。”黑八仍心有余悸。

    “能引到河里吗?”蒋晓云不理黑八,很关切。

    “这除了夏天存下的水,估计也是机井里抽过来的水,没有活水,”岳文怅怅道,“杯水车薪,意义不大。”他抬手看看手表,“我们往西再看看,你们……?”

    “我回水泥厂,晓云中午也别走了,正好一路,那还得麻烦岳主任把我们送回去。”王凤看看蒋晓云,蒋晓云笑笑没有反对。

    “这女人有个典故。”上了车,蚕蛹满血复活,又是贼眉鼠眼神秘兮兮地笑了。

    王凤脸一红,“不许耍流氓啊。”蒋晓云也莫名其妙地红了脸。

    “什么典故?”岳文懵懂无知,“下了车,哥再告诉你,”黑八窃笑道,“开发区的人都知道,只不过哥今天才第一次见着真佛。”

    “嗯,大洋马名不虚传!”蚕蛹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什么呢你们,还是不是机关干部,三观不正,我都替你们脸红!”王凤训道,“再这么,我们下车了!”

    岳文拍拍蚕蛹的后脑勺,“行了,别摆活了,放着两位美女在车上,你们还想三想四的,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对对对,都是你,蛹弟,三观不正,”黑八猛踩油门,车子得新驶上大路,“以后出去别你是我弟啊,别给我丢人!”

    “我靠,”蚕蛹让黑八训得有些发懵,“转眼间一个个都成正人君子了……”

    ……

    落雁山脉绵延起伏,辛河河道蜿蜒曲折,水泥厂就建在街道最西边,离辛河能有半里地远。

    “到水泥厂把你们放下,我们再往西看看。”岳文看看身边的蒋晓云,蒋晓云看看手表,“还不到十一点,一起吧。”她声音不高,话不多,王凤碰碰她的腿,一幅尽在不言中的样子。

    黑八却巴不得,车子丝毫没有停留,这沿着辛河一路向西,很快就出了芙蓉路街道,“停,停,污水处理厂?”岳文突然看到路旁的道路指示牌。

    黑八猛踩刹车,“文,提前行不行啊,别搞突然袭击!”

    岳文摇下车窗,一股清冷的空气马上吹进车内,“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得来全不非功夫,坐在家里闭门造车什么也不成,咱不能象那帮砖家,对不对八哥?”

    “你是用污水处理厂的水?”蒋晓云见有眉目,也很兴奋。

    “水,是城市的命脉,这污水处理厂的中水是城市的第二水源,”有蒋晓云与王凤面前,岳文有些洋洋得意地卖弄,“走,我们去看看。”

    ………………………………

    ………………………………

    “让岳文给我回电话。”陈江平放下电话,一会功夫,电话就响起来,打的正是办公室的坐机,“引水,有办法了吗?”上级对下级讲话,可省略一切称呼与客套。

    “有了,有了!”电话那边传来欢欣鼓舞的声音,这声音大得直穿耳膜,陈江平心里一松,“什么办法?”他从骨子里也想在廖湘汀跟前、在申城来的专家跟前露把脸,也想在一张白纸的xc区留下一河碧水。

    “我们就在响螺湾污水处理厂呢,处理过的中水都可以引到河道里,汛期过后,辛河里的水也断不了了。”电话那边声音很是兴奋,颇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概,间或夹杂着几声兴奋的女声,让那声音更加高亢。

    “陈主任,我问过了,中水只有二十多项检验指标就可达到二类用水,不象自来水要有一百多项指标,这个厂一期就可以每天提供一万立方米的中水……”

    陈江平靠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待电话那边没有声音了,方才道,“你以为申城来的专家不懂得中水利用?”他看看从门外走进来拿着一摞单据的祝明星,“你以为区委常委、管委主任们都不如你?”他略一停顿,但这份不等不靠、脚踏实地的劲头还是值得肯定的,但,他又想起廖湘汀的话来,对,不能给他好脸。

    “可是,他们也没讲啊。”电话那头的岳文搂不住了,刚才心里一盆火,现在劈头盖脸浇一盆冰水,谁受得了,并且,还当着两个漂亮嫚的面儿。

    “污水处理厂分三期,这处理产生的中水,早有用处,热电联厂早就定下了,再了,处理过的水能否达标也是老生常谈,”这是中国的国情,大家都懂得,陈江平语气一转,“你就能担保,上游街道不会打中水的主意,毕竟污水处理厂不在我们芙蓉街道!”

    电话那头彻底哑了,放下电话,陈江平心里却是一阵轻松,这中水虽是有用处,但可以改嘛,万不得已,这也可作为一个选项蒙混交差,但,还是要逼一逼,这人啊,潜力都是无限的,看他,还能交出什么样的答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