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撵狗给猴看
    当第二天,祝明星打电话给他时,岳文才知道潘涛不听安排一事已是人尽皆知。

    这种事,在机关里,你没法去问听谁的,也没法去找谁散布的,因为,你根本找不着,如果一味寻找打听,那样就会成为笑柄,当然,这个笑柄指的是领导。

    他对祝明星从开始印象就不坏,来到办公室,祝明星关上了门。

    “兄弟,你是从办公室出去的,论感情,在芙蓉街道我们最近,有些事,当哥哥的得唠叨两句。”见岳文恭敬地听着,祝明星推心置腹道。

    “有些事,得慢慢来,毕竟你才工作半年,虽然是选调生,虽然陈主任看好你,但你走上这个位子,许多人不服气,呵呵,哥哥我都工作十几年了,不还是个中层干部……,呵呵,那万建设比我工作还早,也是个老油子,他跟我关系还行,找机会我他,他呀,想提拔多少年了,现在一时转不过弯来。”

    他看看岳文,岳文仍是静静地听着。

    “潘涛就是杆枪,明眼人都知道后面站着谁,老弟,我今天不拿你当领导看,就当从办公室走出去的兄弟,……你想想,万建设都这个岁数了,你们俩闹翻,对你不好。你现在年轻,有些事得往长远看。万建设,他还能一直干这个乡建办主任?他还能干几年?老弟,听我一句,忍忍就过去了。”

    “你再看看咱们街道,除了老大老二,其它的街道领导,手下的站所主任,有几个是真正服服帖帖的,个个都有本难念的经,但表面上过得去,也就行了。大家互相维护着干工作,人在外面,都要个脸面,你尊重我,我才能尊重你,句不好听的话,把你当领导,你才是领导,不把你当领导,你什么也不是!”

    岳文知道这是祝明星的心里话,他是从心底里为自己好,否则,也不会给自己这么多,别人看笑话还要怂恿你,装好人还人挑拨你,机关里这样的事,太多了!

    “……这个潘涛,虽然是个司机,但机关里这些临时工,你不好谁后面就有坐山!这些人,家里不缺钱,在街道工作就为图个好名声,将来找个好对象,这些人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祝明星压低声音,“他是蒋主任的关系,是老蒋老婆的娘家侄子,——亲侄子!可是,不知让万建设灌了什么**汤,就听万建设的!”

    “主任,我听明白了,你老哥的情义我记住了。”岳文笑道,却没有明确表态。

    干了多少年革命工作,祝明星岂会不知里面的潜台词?他心里暗叹一口气,昨天,陈江平不知听谁嚼舌头,也听了这件事,是他,让自己找岳文谈谈。

    岳文回到自己办公室,他也清楚地知道,许多班子成员都在看他笑话,街道的机关干部也都等着看笑话,本来自己这么年轻,且刚工作半年,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选调生,一个个都认为自己能力强,资格老,提拔的应是他们!

    “兄弟,听还有人不听话,敢跟你瞪眼拍桌子!”电话响了,大灰狼那粗犷的声音马上从电筒里崩了出来,“兄弟,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要那个不长眼的的喊你亲爹!”

    “你怎么知道了?谁拍桌子了?”岳文笑道,这消息,传着传着,就会让一些有心人添油加醋,浓墨渲染。

    “昨晚我在望海楼吃饭,就听外面有人瞎唧唧,肯定是你们街道上的人……”

    好不容易把大灰狼安抚下来,岳文双眉一挑,靠,一个司机,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就在他挑眉立目的时候,万建设推门走了进来。

    这人话很轻,很滑,不笑不话,“哎呀,岳主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天我喝多了,等看到办公室的电话,都下半夜了,今天早上,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也不用岳文推让,一屁股在岳文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潘,这个孩子,我早上一来,就他了,没大没,没个规矩,你别往心里去。”

    岳文笑着看着他,呵呵,这是过来当好人来了!反正前面有个不要命的卒子,他在背后点阴风,煽阴火就行。

    “你去对接一下建设局,看看哪位副局长负责新区大楼的施工,哪位副局长分管咱乡建办这一块,连带着乡建办的主任,一块邀请一下,大家见个面。”岳文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吩咐道。

    万建设脸上笑着,心里有些惊讶,这么快就摸上门道了?

    “行了,我这没别的事,你去联系吧。”岳文也不客气,直接命令道。

    万建设讪讪站起来,他对岳文在金鸡岭的表现那是比谁都清楚,潘涛的事,他是始作俑者。但当早上来了,看到黑八在座,他马上想到这是在掺沙子,岳文,这可是个难缠的主!哼,不过,机关可不比金鸡岭,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个年轻一时半会能搞明白的!

    岳文想想,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今天就要立威,否则,这破窗效应马上就会蔓延,一个潘涛不服气,那就会有姑娘不服气,老头子不服气,那都不服管理,不听调遣,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

    他推开乡建办的门,办公室里,黑八正在与姑娘聊着,不知着什么笑话,逗得姑娘笑得花枝乱颤,波涛滚滚。

    彪子鄙视地看着黑八,坐在办公桌上盯着他的表演,看到岳文进来,马上迎了上去。

    潘涛也围在姑娘身边,但见到岳文进来,马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却打开电脑,打起蜘蛛纸牌来。

    岳文看看办公室里面,万建设不知又跑哪里去了,“彪子、八哥,走,我们到看看辛河去。”

    黑八一听,马上弹了过来,“哥正闲得一身疼呢,走,赶紧给哥安排工作,我都迫不及待了!”他朝姑娘眨眨眼,挑逗道。

    姑娘也朝他笑笑,笑得让这黑子更得意了。

    “想干活还不容易?”岳文一笑,“每天早上,先把我的办公室打扫一遍。”

    “靠,还真把自己当领导了?”黑八嘟囔道,不过,他可不敢出声。

    “潘涛,你开车。”岳文把猎豹的钥匙往桌上一拍。

    “啪啪啪”,鼠标仍在点着,潘涛仍在坐着,办公室里的气氛一时有尴尬。

    “行了,涛,别打了,等中午,兄弟们在一块甩一把。”彪子主动解围道。

    “你管我呢?”潘涛一斜眼睛,屁股并不离座,身子却更加往后倚在椅子上,他脸上的表情看得站在一旁的黑八都想揍他。

    看着彪子想去拉他,“别动!”岳文食指中指并拢,在桌上一敲,平静地,“潘涛,既然你不想干,那你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乡建办就没你这个人。”

    如果手下人少,只能指望一人干活,那得又打又拉,但手下人多,缺你一个不少,加你一个不多,我又不是你爹,凭什么给你脸?!

    这就象家里孩子多,得在父母跟前争宠,不能不听话,不听话的孩子就得没奶吃!

    潘涛却“嚯”地站了起来,“你了不算!”

    “呵呵,我了不算,谁了算!正式工,还要通过组织部、人事局,你,我了就算!立马给我滚蛋。”岳文双眉一挑。

    潘涛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却不敢动手,突然,他恨恨走出门去,“砰”,门给摔得轰然作响。

    “走,我们去。”岳文象没事人一样,“周荣,”他对姑娘道,“你,把潘涛的东西,给他,扔出去!”

    周荣有些犹豫,她期期艾艾走过来,但看看岳文,马上开始收拾着潘涛桌上的东西。

    “哎,这是怎么回事?”万建设从外面走进来,他笑着道,“岳主任,潘涛这孩子,年纪,不懂事,让他给你道个歉,”他走近岳文身边,低声道,“这是蒋主任的老婆侄……”

    岳文却不容他再下去,“不懂事,就不要在这干了,找个懂事的来,机关里也不是学校,还负责给他培训,能干就干,不能干滚蛋!”

    一句话,噎得万建设无语可,当他与黑八、彪子坐上车时,他的电话又响起来,他一看,却是陈江平的电话。

    “什么事解决不了,还要撵人?一个孩子,至于吗!”陈江平话慢条斯理,却微微有些责备的意思,“潘涛是蒋主任的老婆侄,蒋主任刚走,我们不能太……”

    岳文却不等陈江平把话完,“这样的孩子,我领导不了,也不想给他培训,反正我这里不要,他爱到哪到哪!”

    黑八正开着车,一听这话,嘴巴一撅,却竖起了大拇指!

    彪子在后座一拍岳文,低声道,“牛掰啊,敢跟一把手讲道理!”

    但他们并没有等来陈江平的风雨雷电,那边,陈江平沉吟半晌,“那,让他到办公室,跟着明星吧。……你那里,别再跟我要人。”

    听着电话的忙音,岳文心里一松,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给我人我还不要呢!“哎,鬼,往哪里开?右边,右边!”

    黑八看看他,虽然开着车,但听得真真的,“我知道,不用你瞎指挥!呵呵,我靠,这就过去了?”他一拍喇叭,吓得路旁一群羊四处乱窜,“你牛啊!岳主任!”

    彪子也搂住岳文的脖子,“谁让岳主任,现在是领导的红人呢!”

    “行,那红人中午请客!同意的举手!”黑八马上提议道,“好,二比一通过。”他不等彪子举手,就直接宣布了结果。

    等几个人酒足饭饱,从辛河大集回到街道,岳文特意又到乡建办去了一趟。

    潘涛正在收拾东西,万建设正在他身边嘀咕着什么,见岳文进来,二人都不话,潘涛狠狠打量一眼岳文,继续收拾着,东西摔得山响。

    “谁惯你这些毛病,这是办公场所!建设,你过来趟!”岳文看看潘涛,又对万建设道,不过,这次,却直接省掉了称谓,开始直呼其名。

    你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不懂得尊重,或者不屑于尊重别人的人,打脸是只会是自己。

    潘涛看看岳文,声音果真了下来。

    而万建设,黑八惊奇地发现,他的脸都青了,脸色铁青,就象中的描述的那样,呵呵,原来这人的脸,真的会青,铁一样的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