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喜盈门
    还有不到两周就要过年了,等岳文再回到街道办事处,他惊奇地发现,机关里还是秩序井然,按时上班。

    “呵呵,祝主任抓管理抓得挺紧哪!”他随意在宝宝跟前坐下,这原本就是他的位子。

    宝宝一脸牢骚,“陈主任不是马上要成为陈书记了吗,”他看看里屋,“表现”

    两人都心有戚戚焉地笑起来。

    “一大早让我过来干嘛?扰我清梦,该当何罪?”岳文一身轻松,与宝宝开着玩笑。

    “开会吧?”宝宝也不确定,“祝公……主任是么的。”他眼尖,看到祝明星从外面进来,马上改口道。

    “岳书记来了。”祝明星拿着一摞单据从门外走进来,岳文发现,他对自己的称呼明显改了。

    “祝主任。”岳文早站了起来。

    “到我屋里坐吧。”祝明星却更是客气。

    待到二人坐下,祝明星却把门关上了,“岳书记,有好事啊!”他神秘地道。

    “什么好事?发奖金?”岳文马上来了兴趣。

    “不是,”祝明星笑着摇摇头,“提拔,”还不等岳文再问,他自己马上揭开谜底,“你马上要成为主任助理了!”

    噢,陈江平这个老话还是算数的嘛!岳文心里琢磨着,脸上却丝毫不带表情。

    这下,轮到祝明星惊讶了,不过,他马上找到理由,这孩子,工作还不到半年,不明白主任助理是个什么概念,他笑着要给岳文倒水,岳文忙站起来,两人争执半天,结果是他给岳文倒水,岳文又给他的杯子里添上一些水。

    “你可能误会了吧,这主任助理,不是办公室主任助理,”他见岳文听得认真,笑着强调道,“是办事处主任助理!”见岳文仍不为所动的样子,“相当于副处级!”

    岳文却不便明言陈江平在秦湾时对自己的承诺,他装作惊讶道,“副处级?!”

    祝明星见他“惊讶”的样子,笑道,“你虽然还没转正,但是选调生啊,上面有规定,可以担任主任助理,呵呵,不过,据我了解,其它街道的选调生,就是选调生,基本上是在团委或组织办打杂,工作几年干个中层的都没有,你是独一份!”

    岳文谦虚道,“就是挂个名而已,主任,感谢你栽培。”

    祝明星却摇摇头,“跟我没关系,是陈主任,亲自拍板,我估计啊,最快年前,最迟年后,陈主任就要成陈书记了。”他看看岳文,正色道,“还有啊,你这个主任助理,就是街道领导了。”

    “呵呵,主任,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岳文又是“谦虚”地摇摇头。

    “真是街道领导,据我了解啊,”他下意识地看看外面,“陈主任想让你分管镇村建设,也就是,直接分管乡建办,还有,包保水泥厂。”

    “水泥厂?”岳文马上想起那个热情似水的王凤来。

    他还没来得及细问,宝宝推门进来,“主任,八点四十,开主任办公室会,”他看看岳文,“陈主任,让岳文也参加。”

    祝明星看看墙上的挂钟,“走吧,宝宝,给岳文找本笔记本,”看着宝宝离去,他声道,“管委从秦湾过来挂职的那个主任助理,虽然没有明确是副厅级,但人家叫她孙主任,她不也答应吗?”

    二人联袂来到二楼会议室,陆陆续续办事处其他副主任都走进会议室。

    “岳主任,今天亲自来啊!”一个满脸络腮的副主任亲切地开着玩笑。

    “能从检察院出来,那是一般人吗?”另一个副主任笑道。

    见自己马上成为就是谦虚地笑着,一脸无害,与人无争。

    见炮弹象是打在棉花上,几个副主任开了几句玩笑,却提不起劲来了。

    随着宝宝推开会议室的门,陈江平走进来。

    “咳,下面开会。”他在主位上坐定,轻咳一声,会议就开始了。

    岳文看着陈江平那光亮的大脑袋,一时有些走神,从第一次见此人,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将近半年,这半年,蒙他“照顾”,自己终于成为秦湾最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

    今天,又将成为主任助理,括号没级别,呵呵,不过,这也相当不错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在望着他,祝明星轻轻道,“岳主任,陈主任让你到前排就坐。”

    岳文老脸一红,走神了!唉,这个老毛病哟,多少次了!

    他刚见陈江平的目光射向自己,他马上明白,这会议只是个形式,会前陈江平肯定与其它副职早都沟通过了。

    他施施然从后面的椅子上站起来,朝着会议桌前走过去。

    这虽然只有几步距离,但,有人却是一辈子都走不完!

    自己的父亲岳魁,干了一辈子的镇乡建办主任,却临近退休,还是股级干部一个。

    街道多少干部,熬白了头发,熬花了眼睛,却连个中层都没有熬上,更遑论这办事处领导?

    他感觉喉头有股咸咸的东西,脚步变得很是沉重,当他轻轻在会议桌最末的椅子上坐下时,陈江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开个短会,就是通报一下,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决定,岳文同志担任芙蓉街道办事处主任助理,大家欢迎!”

    岳文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发现,陈江平开会时,身上自带一股霸气,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以前还真没发现。

    还是马上要成为一把手,身上的气质也在与时俱进?

    耳朵里突然响起了掌声,他自己也马上拍起掌来,掌声稀稀拉拉,就在他想多鼓一会儿时,却停止了。

    “岳文同志担任助理职务,与上级的政策规定是相符的,……前段时间,岳文同志的工作也有目共睹,我与俊明会前也沟通过了,”陈江平看看一个胖子,那个胖子马上笑着回应,“岳文,明年除继续担任金鸡岭党支部书记外,在办事处协助我分管村镇建设这块工作,包保水泥厂,……大家在一块搭班子,多支持!”

    “元旦班子也没在一块聚,晚上,大家手头的场合都推推,班子聚个餐,中层都参加,大家一块给蒋主任送行,明天全体机关干部集合,欢送蒋主任!”

    祝明星赶紧记下来,岳文见陈江平眼光射向自己,马上在心里盘算起来,下面该自己表态了,他正在紧张地考虑着措辞,却听到陈江平道,“好,散会!”

    呵呵,这,这威风,真是大长啊,岳文暗骂一声,却无可奈何。

    看着陈江平站起来,走出会议室,其它副主任三三两两与自己开几句玩笑后也走了出去,岳文暗骂,特么地,这么快就结束了?老子还没体味够呢!

    就在他晕晕乎乎站起来,祝明星却笑着走上前,“岳主任,我们去看看你的办公室?”

    “办公室?好。”岳文马上反应过来,这果子不是那么好吃的,特别是让陈江平坑过一回,“主任,这水泥厂……?”

    祝明星看看他,“水泥厂,怎么了?东海水泥厂,以前可是咱们秦湾最大的水泥厂,现在虽然有些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担心什么?”他又声道,“办事处的领导都包保企业,这是陈主任照顾你呢,水泥厂老总王建东,手下还有家建筑公司芙蓉建设公司,在开发区也数得着。”

    岳文暗地里松了口气,看来,这次,陈江平不是甩给自己一个烂摊子,嗯,还算有良心!

    大事一定,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热情似火的女子来,饿狼传,怎么让自己印象这么滴深刻尼!

    祝明星前头带路,走到三楼,推开一间门,“墙刚刷过了,下午把桌子沙发搬过来就能办公了。”

    办公室是在阳面,采光很好,他转了转又走了出去,街道乡建办就在隔壁,可是名称却不是乡建办,而是社区建设服务中心。

    他走回办公室,“万主任今天不在家吗?”

    “在办公室啊,早上签到我还看见他了,”祝明星马上领悟道,“岳,岳主任,有些事,得慢慢来。”

    岳文点点头,由衷道,“谢谢你,主任,我知道了……乡建办东面那几间,也是乡建办的办公室吗?”

    “不是,原来是武装部,陈主任让收拾出来,做什么,我没多问。”祝明星道。

    看着祝明星出去,他刚想去找万建设,但又停下脚步,嗯,想不通不要紧,再给他个缓冲的时间,不急。

    “岳主任!”黑八的声音一下响起来,“恭喜呀!”

    随着声音响起,黑八、彪子、蚕蛹、宝宝一下出现在办公室里,“呵呵,前段时间祝公公让人收拾办公室,我们还纳闷呢,原来是给岳主任的领导办公室!”蚕蛹笑道。

    “岳,主任,以后就跟着你混了。”彪子正色道。

    “哎呀,思密达兄弟们,不就是个助理吗?至于这样吗?”岳文马上谦虚下来,这时候,装大尾巴狼,那不是招人恨吗?“兄弟们,哥就是领先那半步,放心,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可是他又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对啊,不是当初,谁解决了金鸡岭,就直接提拔成中层吗?彪子、蛹,我们都参加了,凭什么光提拔岳文,不提拔我们?!”黑八一拍脑袋,“不行,我们得找领导去!”

    彪子、蚕蛹看看他,却都没反应,宝宝笑道,“去,去,千万别不去啊,你去了,马上就成了笑话了!”

    岳文拍拍黑八,“八哥,按理,我没资格同情你……”

    “不,你有资格。”蚕蛹笑道,这半年相处下来,他对岳文的风格已很是了解,要打击一个人时,通常先要几句好话过渡一下。

    “呵呵,八哥,”果然,岳文把手揽在黑八肩头,“假如今天,生活欺骗了你,千万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因为……”

    “因为什么?”黑八眨眨豆豆眼。

    “因为明天,生活还会继续欺骗你!”蚕蛹与岳文同时道,两人对视一眼,都朝对方挑挑大拇指。

    办公室里马上响起一片笑声,宝宝笑道,“精辟!”

    黑八却把岳文的胳膊从肩头上打下来,“精屁!”

    看着这一帮哥们,并不妒忌,并无隔阂,岳文着实有些感动,“兄弟们,不管什么主任了,弟兄们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我来芙蓉街道,最大的成就就是交往了你们这一帮哥们!”

    他由衷出的话,却并没有引起想象中的共鸣。

    “嗯,少来虚的!”

    “对,晚上请客!”

    “对,望海楼,八十块钱的标准,连摆三天!”

    ……

    “兄弟们,兄弟们,我可是穷得两袖清风啊,宝宝,办公室能不能安排一下?”岳文无奈地望望宝宝。

    宝宝吡笑道,“能,不过嘛,得你自己掏钱!”

    办公室里又是打闹一片……

    ………………………………

    ………………………………

    晚上的送行宴,安排在了食堂。

    简单炒几个菜,开几瓶老酒,并不违反纪律。

    喝酒吃菜,喝的是高兴,吃的是放松,谁也不会在意嚼在嘴里的到底是肉还是菜。

    “陈主任酒量有限,岳文,听你很能喝,晚上多替陈主任挡挡酒。”祝明星忙着安排,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岳文,他从心里把岳文当作陈江平提拔起来的人了。

    “嗯,酒量有限?”帮着宝宝布置着食堂的餐桌,岳文可并不拿自己当主任助理看,但听祝明星如此一,他马上来了兴趣。

    这半年来,自己始终有种下棋被人将死的感觉,不出,道不明,还得乖乖往前冲,虽然火气很大,但只能压在心里。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人,就是陈江平。

    虽然他把自己从一个刚工作的新人慢慢提拔副书记、书记、主任助理的位子上,但,对,那是我自己挣的,那是拿命还来的。

    他以前设想过很多次,比如撂挑子不干走人,临走吐陈江平一口唾沫,看来这是不可能了,因为自己根本不可能离开。

    他也设想过,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地指责他一番,让他内疚一辈子,但那更不可能,陈江平的脸皮估计比磨盘还厚,况且,他现在在了书记,脾气也大了一层,自己更不能与他当面顶撞。

    不过,的“报复”,让他哑巴吃黄连,这个可以有!

    “嗯,陈主任有个习惯,”祝明星声道,“你别看他喝得多,其实,他喝一杯出去吐一回,回来再喝。”

    “噢,不吐就醉了!”岳文马上计上心来,这半年的委曲与窝火让他跃跃欲试。

    “也可以这么讲吧!”祝明星道,他有些异样,但并没往心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