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也是讲功利的
    黑八起初还装模作样找到漂亮女人,借机笑几句,可是后来,肥肥的屁股再也不愿抬起,只剩哀声叹气了。『8Δ1』中Δ

    “文,正主连毛都没见着一根,你还要找人家借一千万,哥看哪,人家半分钱,都不会借给你!”

    岳文笑道,“八哥,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赌什么?”闲着也是闲着,黑八勉强提前精神。

    “如果我能借到钱,你给我免费当一个月司机,怎么样?”

    “行,如果借不到,那猎豹让我免费开一个月。”黑八胸有成竹。

    眼看胜券在握,黑八情绪逐渐又高了起来,“再去调戏调戏那漂亮的嫚,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那都是嫚她妈了,八哥,你研究过女人没有?”岳文眯眼笑道。

    “噢,何以见得?”黑八马上求知欲马上爆表,一幅虚心求教的表情。

    “嘿嘿,感觉!”岳文吡笑道。

    “去死!”黑八愤愤道,站起身来扭着肥肥的屁股走出接待室,茶喝得有些多,岳文正想起身去上厕所,却与疯跑回来的黑八正撞个满怀,“快,快,……会开完了,特么地,如果我不去,她们都不来通报一声。”

    岳文马上走出去,却见漂亮女人也走了过来,“不好意思,王总马上要到秦湾,两位再约个时间吧,让你们等这么久,不好意思啊!”

    岳文一听急了,再约,那得猴年马月了,再,施忠孝那边也不等人啊!

    center/center“王总走了吗?我就需要五分钟时间,”他急急地道,看着漂亮女人脸上有些犹豫,“三分钟,三分钟就行,你看我们也等了一下午了,大姐,帮帮忙!”、

    漂亮女人看着他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道,“下次吧,王总确实没有时间了。”她已看惯这样的场面,低声了句“抱歉”,就转身而去。

    岳文看看黑八,黑八懊丧道,“奶奶的,等了一个下午,人没见着,饭还不管,没见过这样的!”

    岳文却吼道,“走,愣着干嘛!”

    “到哪?”

    “到车里去堵他!”

    等两人跑到电梯旁,已关门满员,两人马上急急下楼,一路上,交矿集团的人纷纷躲避,这两人跑得太急了,特别是那个黑胖子,撞上肯定会把人撞飞了的。

    两人百米冲刺、气喘吁吁跑到楼前,谢天谢地,那辆号码特殊的轿车还在,黑八弯着腰蹲在地上,“我靠,你想累死老子啊,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早知道,跟着你出来,就没个好!”

    岳文顾不得理他,却朝大厅走去,黑看,那天与袁疏影一起吃饭的中年人正在几个人的簇拥下,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岳文马上上前,一个年轻人却从后面快步而上挡在了王永平的前面,他礼貌地阻拦道,“您找谁?有什么事请跟我吧”。

    岳文知道,如果与他纠缠下去,怕是一辈子无法靠近王永平了,“王总,王总,我是来送狗头金的!”情急之下,他大声喊道。

    黑愣,狗头金,在哪?他马上省得了,这是岳文在撒谎,这家伙,真是顺嘴就来啊!

    果然,王永平慢慢停下了脚步,“你是……警察?”

    “呵呵,我不是,”岳文挣脱年轻人的阻拦,他朝黑使眼色,黑八却是没有眼力价,他只得自己介绍道,“我是芙蓉街道金鸡岭村党支部书记,我姓岳,叫岳文。”

    “噢,影的就是你?”王永平瞪他一眼,“你找我就是为这事?也不对吧,找回狗头金是警察的职责吧。”

    “是警察的事,也是我们金鸡岭的事,但我们想把村里的金矿收归集体,想请您帮助。”岳文快道。

    他与阮成钢深入探讨过,其实,金鸡岭生的任何事,都与施忠孝有关,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但他肯定也知道或围绕他,而如果收回金矿,那杀人案会有线索露头,狗头金也会露出马脚。

    就是前面打晕胡开岭,陷害卜凡,肯定也与施忠孝脱不了干系,背后可能也有刘志广或者其他人的影子,因为没有人会对机关里的作息与运行比他更清楚。杀人当晚,打电话给自己,打电话给胡开岭,包括那天打给刑警队的电话,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噢,收回金矿,这事与交矿无关吧,找回狗头金,……挽回国家损失,那是警察的职责,好了,我要走了。”王永平看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算了给了袁疏影面子。

    岳文马上跟上他的脚步,“现在交矿集团因为盗采,每年损失也得有一千多万吧。”

    “那是矿上的事。”王永平丝毫不为所动,他快走几步,一个司机模样的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前,刚才阻拦他的那个年轻人已经打开了车门。

    “王总,请您看在袁老师的面子上,给我五分钟时间。”岳文急道。

    “如果不是看影的面子,你都不会站在我跟前。”王永平面无表情。

    “王总,我保证,这帮人散了,没有人敢再到交矿来盗采。”岳文快道。

    这下,王永平站住了,他笑了,但不是友好愉快的笑,而是那种揶揄嘲讽的笑。

    “你们收回金矿,这帮人没有了据点,还能到哪里去?还不是把这股祸水都引到交矿这来了?他们现在有自己的矿,尚且乱采乱盗,没有自己的矿,还不是要变本加厉!”

    王永平再也不理岳文,眼看几步就要走进车去,岳文双眉一挑,紧走几步,“砰”地一声,关死了车门。

    这下就象捅了马蜂窝,开车门的伙子不乐意了,司机也从车下跳了下来,几个簇拥在王永平身后的人马上挡在了王永平的前头。

    黑看形势不妙,马上溜号,岳文啊岳文,你子充什么大瓣儿蒜,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不是在你的金鸡岭!

    “把手拿开,你再不放,我动手了!”司机年轻气盛,也很盛气凌人。

    岳文看看王永平,平静、恳切、执拗地道,“再给我五分钟,王总,我不完,我不会让你走。”

    “伙子,走开,这里是交矿集团,还轮不到你来撒野!”一个中年人终于憋不住了,从王永平身后来到岳文跟前。

    王永平盯着岳文,一言不。

    岳文也管不了其它了,“王总,人以利聚,无利则散,现在这些人聚在一块,是有利可图,如果没有利益,就会作鸟兽散,况且里面有命案,把这些人绳之以法,以儆效尤,以后就不会再有人来盗矿。”

    见王永平不话,他马上继续,他的语很快,就象机关枪一样,但吐字清楚,清晰可闻,“收回+破案,这以后就会成为一种模式,如果这个模式在金鸡岭先成功了,全区都会推行,这是大趋势,这帮人身上多少都有违法行为,把这帮人打散了,以后金矿损失会得多。”

    “噢,那你们做你们的,找我干嘛?”王永平终于话了。

    “我们想把一部分股权卖给你。”岳文终于到了正题。

    这也正是他的思路,施忠孝不要股权,就把股权卖给交矿,用交矿的钱解燃眉之急,这其实就是多拐了道弯罢了。

    可王永平的眉头却皱得更弯了。

    岳文马上拿出几张纸来,“金鸡岭上全是富矿,并且施忠孝他们不舍得挖自己承包的矿,全到你这来挖,你看,这是我们的矿区规模、矿床品位。”这是几天来岳文从交矿集团挖来几个技术人员,大致做了个报告。他是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的。

    王永平身边的人见王永平没有表示,也放松了警戒,岳文顺利地走到王永平身边,把资料交给他,“我们也测试过,施忠孝他们丢掉的废弃矿石,有些矿石的品位都比交矿的高。”。

    但王永平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递给了刚才那个中年人,中年人接过来,却是仔细地看起来。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吧。”王永平看看岳文,“有事跟钱总联系。”他走上车去,司机把门一关,车子扬长而去。

    “完喽,完喽。”黑八苦着脸走上前来,“白费劲了!”

    岳文拍拍他,眼里却盯着钱总,钱总仔细看了一阵,“这是我们家的技术员出的报告吧?你们的矿床品位能有这么高?”

    岳文提到嗓子眼里的心“啪”地放下了,嫌货才是买货人,得了,有门了!

    ……………………………

    ……………………………

    自家技术人员作出的报告,钱总只需叫人来一问,就知真伪,浸淫这行这么多年,这点水平还是有的。

    但谈判拖得时间却是很长,等钱总陪岳文与黑八吃饭时,已是到了晚上十点,而且只是达成一个初步协议。

    回到金鸡岭,胡开岭听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赶到了村委会。

    “他们还要董事会批,我们这也得要街道批吧,这钱什么时候才能到账呢?”胡开岭还惦记着施忠孝的要求。

    “胡哥,呵呵,你可真是个实在人,”岳文舒服地躺到老板椅上,转了个圈,“谈判,肯定拖得时间很长,这事可不能急,两方谁急谁吃亏,吃亏的事嘛,我们可不能干!”

    “那施忠孝那里怎么办?”

    “他是个聪明人,只要一听交矿出面了,就知道钱不是问题了,何况他与交矿还有狗头金的事呢!可要是他真想看到现金,那他能拖欠我们也能拖欠,sorry啊,先把矿收了再!再,其它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施忠孝不同意,其他人不见得跟风跑!”

    “唉,这么好的矿让别人来入股,我觉着吃亏了。”胡开岭仍有些耿耿于怀,不过岳文的决定,他无条件服从。

    “吃亏,呵呵,我还真没吃过,”岳文安慰道,看着胡开岭不解的眼神,他笑道,“胡哥,你懂金矿吗?懂管理吗?呵呵,你二者都不会,不得请个老师啊,既然交矿有股份在里面,到时你不用求他,他都得主动教你如何管理,技术上的事,他们也会无私地传授的,可以,我们到时要人他们给人,要经验他们给经验,呵呵,我们省了多少钱,你自己算算!”

    胡开岭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过,他们吃亏,他们愿意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国企嘛,是企业,当然要讲盈利,比如收进我们的股份,但他是国企,那就要讲立功,比如促进地方和谐稳定,总起来,也是讲功利的!”

    正得意地着,他的电话又响起来,大灰狼三个字正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着。

    “岳书记,狗子现在办了取保侯审,晚上,我在望海楼等你,兄弟们聚一聚,当面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