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形势比人强
    女人与女人不一样,虽然都是水做的,但可能做的时候,上帝有时用的是热水,有时用的是凉水。

    一路上,岳文深切地感受到王凤就是那热水做的女人,热情,随性,不做作。当岳文知道她是开发区水泥厂老总的千金后,并没有太多惊讶,晚上十一点还在一起的圈子,普通人显然是进不去的。

    酒喝得太多,把他送到街道大院后,王凤又独自驾车离去。

    ……………………………

    ……………………………

    “都坐了一上午了,等人啊!”胡家嫂子笑呵呵地从村委会外面走进来,“这两天怎么一直没见你啊,呵呵,你不来,你大哥的魂都丢了!走,中午到家里吃饭去!”

    岳文也不客气,“嫂子,中午做什么好吃的?胡哥呢?”

    “到二刚家去了,这熊孩子,好事从来不干,坏事总少不了他,那警车是那么好掀的,他以为是自己家的拖拉机呢!”胡家嫂子快言快语。

    岳文又看看窗外,自己在这枯坐一上午,难道猜测不准?

    就在他锁上村委会大门时,远处响起了车笛,一辆警用越野车出现在了山边,正风驰电掣般向村委会驶来。

    “你到底还是来了!”岳文一笑,重新打开村委会的大门。“嫂子,有人找我,你先回去,中午多添双筷子。”

    胡家嫂子却是脸色有些苍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她见着公安心里就打怵。

    当叼着烟斗的阮成钢从车上下来,岳文已经坐在了村委会那张破桌子前,煞有介事地打着电话,其实电话早已欠费停机一年多了。

    阮成钢走进屋子,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在岳文对面坐下来,见岳文没有理睬他的样子,他摘下棒球帽,露出刮得铁青的光头,开始打量起这间简陋的办公室来。

    岳文也在注意着阮成钢,这人虽然不话,但眼神凌厉,身上的煞气也遮掩不住。

    “看你这,也是个穷庙,我那有倒下来的桌椅板凳,还有几台电脑,下午我让人给你送来。”两人间对话的开头,岳文设想了无数次,阮成钢会如何开口,却想不到等来的是一笔“赞助”。

    “那谢谢阮大队。”岳文笑道,人家抬手给礼,自己也不能端着,他起身给阮成钢倒了杯水。

    “本来早上就想过来,在家躺了一上午,昨天真是有点高,你酒量还成啊!”阮成钢的话语很简洁,虽然与人聊天,但脸上却绷得很紧,无一点笑容。

    呵,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自己猜错了呢,岳文暗笑,不过,这人,不装,不做作,还不错。

    “在开发区,敢跟我坐下的人都不多,能喝倒我的,你是第一个!哎,你不是不喝酒吗?不过,现在好了,你出名了!今天上午我们家周局还打电话这事,不过,听是你,连了两个不意外,看不出来,你子在我们家局长心里都挂上号了。”阮成钢的话难得多起来。

    “晓云也跟我汇报了,我知道,她至少带过十几人到过法医室,你子是惟一个没有大呼叫的,虽然吐了,可以原谅,有种!”

    阮成钢语速不快,但语气有力,岳文根本插不上话,阮成钢也根本不跟你客气寒暄,这种单刀直入的坦率马上就控制了全场,让你跟着他的思路走下去。

    “你是不是看上我们晓云了,他爸就是你们家蒋书记,但这孩子不错,没有官气,没有娇气,你的眼光不差。”

    “阮大队,我跟蒋晓云就是宣传班的同学,连朋友都算不上。”岳文感觉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了。

    “我明白,不过,你大胆地表达想法,也得顾及人家女同志的感受,虽然她是个刑警,呵呵,不过,我喜欢,对我的脾气。”阮成钢的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

    岳文有些尴尬,这事真是一时火气上头,做得有些过了,他绕开话题,“阮队,您今天来有什么指示?”

    阮成钢收敛笑容,把烟斗在桌侧一磕,“你猜得没错,区管工委决定,由我来包保金鸡岭。”他看看岳文,“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他正着,胡开岭推门走了进来,“怎么,二狗子又来了!又有什么事?”他对警察心里有气,自然出语不驯。

    岳文来不及阻止,胡开岭已是看到了阮成钢,他忙打圆场,“二狗子回家吃饭了,这是阮大队。”

    胡开岭有些尴尬,阮成钢冷冷盯了他一眼,也不话。

    “好,你们先聊,等会过来吃饭啊。”胡开岭大声道,他也不邀阮成钢。

    看着胡开岭出去,岳文慢慢道,“我没有意见,您来包村,就是领导,我听领导的。”

    “别跟我来这些虚的,”阮成钢很不客气,“我这个人,你接触长了就知道了,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事直来直去。”他点上一袋烟,“昨天,我见过卜凡了,也见过刘志广了,那个施忠孝,也找过我,不过,现在卜凡与刘志广,意见高度一致。”

    “嗯?”这下轮到岳文纳闷了。

    “卜凡的意见就是不能收回金矿,刘志广呢,他虽然了许多废话,但就一句意思,金矿不能回收,回收,金鸡岭会更乱。”幽幽的烟雾中,阮成钢仍面无表情。

    噢,卜凡原本性格就弱,现在三十出头打发到政协养老,“痛定思痛”,难免有所改变,他试探道,“两位领导的看法都有道理。”

    看阮成钢雷厉风行的样子,接到任务,马上走访,马上请客,看来他是真想在这干出些名堂,不过,不知他到底倾向于哪方,倾向于如何去做。

    前面卜凡支持村民,落个铩羽而归,刘志广支持金矿老板,现在弄个灰头土脸,现在谁也不敢确定如何去做。

    “你不用试探我。”阮成钢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摞东西来,岳文注意到,象他的行头一样,他的包也是一个大运动挎包。

    “什么?”岳文狐疑地接过来,等他一看,手却颤抖了一下,这一摞东西正是金矿主们与村委签订的回收合同,可是这些东西自己明明是交给了陈江平啊。

    “卜凡对你评价很高,他让我找你,不过,我先找的是江平,我们是高中同学,他对你评价更高,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岳文沉默不语,这两个老子,一个老奸巨滑,一个雷厉风行,凑到一块,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阮成钢直接问道,“,你支持哪一方,理由是什么?”

    “我哪方都不支持。”沉吟半晌,岳文瞪着阮成钢道。

    “什么意思?你不要有顾虑,”阮成钢眼睛瞪圆了,“你不是与胡开岭走得很近吗?……没事,有话你尽可以,不用防着我。”

    “我的还就是真话,实话,心里话,”岳文强调道,“其实两方都有道理,从法的角度看,毕竟金矿与村里签订合同在先,从理的角度看,金矿承包后也确实产生了不好的后果。”

    阮成钢打断他,“那你的意思就是和稀泥喽!”不满之情开始溢于颜表,“我知道那天晚上的事,你不用害怕,有我在,你怕什么?”

    “呵呵,”岳文笑了,“我真不知什么叫害怕。你让我把话完,不过,我还真想和稀泥。阮队,我想问您,您过来是想待一时就走呢还是想彻底把金鸡岭的问题解决?”

    阮成钢笑了,有些自负,也有些鄙视,“中箭剪断箭杆的事我不会干,再疼也得把箭头挖出来。”

    “行,”岳文道,“您是刑警出身,我喝不喝酒您都知道,金鸡岭的事肯定也瞒不过您,不定,您了解得比我还详细。前两天,我去周边街道、去交城看了看,有些挖矿较早的村庄,水都不能喝了,老百姓在山上放羊,好好的一群羊,一下掉地里头去了,山上的电视转播塔也因地基沉陷转移了,这几十万的损失,金矿主并不承担,我怕啊,再过几年,我们金鸡岭也变成这个样子。”

    阮成钢抽着烟,仔细听着,“那你还是支持村民喽!你是这个村的书记嘛。”。

    “在这个村我是书记,离开这个村我是个机关干部,”岳文不卑不亢,“人的眼界不能只局限于一隅一地。”

    阮成钢眼睛一亮,却听岳文继续道,“我还是那句话,双方都不支持,但从长远角度看,金矿必须收回,不能放私人手里。”

    “双方都不支持?你还要回收?……”阮成钢不解道。

    “对,双方都不支持,但可以平衡。村里收回金矿,但拿出股份给矿主,矿主交回金矿,但继续占有股份,这样,我想阻力会得多,双方都会接受,这是一条中间道路,平衡选择。”

    阮成钢看看他,“嗯,……这样啊,……有点意思。平衡,……好,那就平衡,看来,江平的话不假,你子确实有水平,”阮成钢沉吟道,突然站了起来,“行,大调子定下来了,我们干就干,你吧,下步应怎么走。”

    “啊,这就干?”岳文吓了一跳,这么雷厉风行的作风他还真没有见到过,“可是,阮队,你我了能算数吗?”他往上指了指。

    阮成钢看了看他,嘴角一挑,“兄弟,不瞒你,定下我包保之后,也有领导跟我打过招呼,具体我不是谁了。……呵呵,他们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破案是这样,工作也是这样。”

    岳文马上明白,也更确定了他的猜测,确实有上面的领导在角力,而他或者陈江平,阮成钢,都只不过是棋子而已,不过他们这三颗棋子,也确实够硬!

    “走,中午我请客,我们再喝一回,喝完下午我们就开始,大干一场!”阮成钢眸子很亮,浑身上下精干之气十足。”

    “哎,阮队,里面还有一些细节。”岳文忙道。

    “细节再商量,你是不是看我着急啊?这干工作与破案子没有两样,我们省督、部督的案子时间要求比这还急。区工委不是要我们年前拿下吗?我们就得抓紧时间往前赶。”

    “我的考虑是,如何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不留后遗症,我们虽然有这个,”岳文扬了扬手里的合同,“但矿上也让村民签了一份东西,如果打起官司来,再有人干预,有理也不清,拖个两年三年的,黄花菜都凉了。”

    “这些嘛,再议,先喝酒,中午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平州律师事务所陶沙,我们在一块商量商量。”

    岳文一听,放下心来,阮成钢很有一套,人家早想到了法律层面,并提前着手了,看来区工委让他来包村还真是没的。

    他正在考虑是否叫上胡开岭,想想不妥,他抬眼往窗外一看,一个人影从窗外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