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爱,不是这样求滴
    “吱”,随着尖利的一声长响,猎豹停在了开发区会议中心前。

    岳文禁不住头朝前倾,他愤愤地推开车门,骂道,“八哥,能不能象个司机的样子,象你这样给领导开车,有这样一次就打发回家了。”

    黑八拽拽地跳下车来,神气地按了一下遥控钥匙,“靠,还真当老子是你司机了?你官不大,瘾倒不,什么时候真当了领导,再来指挥老子!”

    全区的新闻宣传班今天就在这里举行。两人打打闹闹往楼里走去,还没进大厅,一个穿着警服的伙子迎了上来。

    “曹公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学习也能看到熟人,好了,有的玩了,岳文高兴地学着电视剧的样子,调笑道。

    “呵呵,今天中午的饭局有着落了。”黑八夸张似地要与曹雷拥抱一下。

    曹雷却不接这个茬,“文哥,听宝宝,你们遇上一个大美女?”

    黑八与岳文对视一眼,“这个叛徒,这么机密的事都往外,回头非骟了他不可!”但紧接着,他又自豪地道,“真是美女啊,曹公子,你当时是没看到,看到了,我保证,你肯定不会再追什么蒋晓云了!”

    “听还请你们吃饭了?”曹雷很是羡慕。

    “就是,就是,在交城最好的宾馆给我们安排了一桌,中间还过来敬酒,唉,”黑八无限神往,“那身材,那模样,那姿态,我……”

    他还没完,岳文朝着后脑勺来了一巴掌,“醒醒,晚上再回去做梦。”

    一干各街道、各单位的学员从旁经过,闻听此言都不禁莞尔偷笑。

    黑八并不恼,他似乎仍意犹未尽,“马克思那句老话怎么的来着?噢,对,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哪。”

    曹雷大笑,“马老什么时候过这句话?”

    岳文推了黑八一把,“别发骚了,你这卖相,再过二十年也成不了文艺青年,走吧,先去报到吧。”

    报到的人很多,三人也不急,在沙发上坐下,打量着一班前来上课的俊男靓女。

    黑八也看得目不转睛,文艺青年的架式还没保持几分钟,又原型毕露,“哎,曹公子,好好盯着,看看有没有正点的嫚,哥未娶,她未嫁,正好发展。”

    突然,他的豆豆眼睁圆了,“哎哟,那不是警花妹妹吗?中国人,真不经念叨!”

    岳文一看,正是一身警装的蒋晓云,“真是冤有头,债有主啊!”

    曹雷连忙站起来,“文哥,八哥,我知道晓云那天放狗咬过你,看我面上,这事就过去了,行吗?……本来这个班没有我,我可是求我们所长半天,魏所才给我协调的局宣传科,……我来就是为了蒋晓云,呵呵,你们可是我在芙蓉街道最好的哥们,我知道你们俩最有办法,这个忙,你们得帮。”

    黑八吡笑道,“可以考虑,忙,可以帮,不过嘛,这中午饭……?”

    “不是提供午饭吗?”曹雷装痴卖傻。

    “好,你不出血,那八哥,我支持你公平竞争。”岳文起哄道。

    “好,那我现在就去求爱去。”随着在一起吃喝玩乐,黑八与岳文的配合越来越默契。

    “好了,好了,我服了,没问题,不就是几天饭钱吗?”曹雷看着不想出意外。

    “那,爱是这样求的,……”岳文低头,三人凑上前来,一阵嘀咕,黑八猛地抬起头,挑了挑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曹雷将信将疑,“这能行吗?”

    “行,听我的,没错的。”岳文学着明星的口气道。

    ………………………

    ………………………

    许多人认为,这样的全市培训班,结交人脉是主要的,学习知识是次要的。

    现在,曹雷的想法是,求爱是主要的,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虽然嘴里在应付着黑八在耳边不断的聒噪,但眼睛却一直盯着会议室门口。

    终于,身材修长却面色如霜的蒋晓云出现在门口,曹雷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干了。

    蒋晓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枝红玫瑰赫然出现在自己座位上,“这是谁的花?”她仍然不苟言笑。

    坐在她身旁的女生羡慕地眨眨眼睛,“你的啊!晓云,送花的可是个大帅哥!”

    另一个女生笑道,“都有人追到这了,晓云,宣传部也挡不住你的魅力啊!”

    坐在后面的岳文与黑八窃笑着,黑八得意地拍拍曹雷的肩膀,“中午多点两菜,你还心疼,看,物有所值吧,这女人就爱玫瑰,你看,现在送一支,都晕乎了,再送,那还不是你什么就是什么,放心,她就是你的菜!”

    看不惯黑八救世主般的模样,岳文刚想教训,却看到蒋晓云四下一打量,真的朝这里来了,“八哥,神机妙算啊,真的过来了!”

    三人原本商量的是一天一支,到最后形成震撼效应,送一大束,水到渠成,感情自生,没想一支过后效应就形成了。

    黑八得意道,“哥从幼儿园开始就追女人了……”

    岳文插上一句,“呵呵,就是一个没追着。”

    三个人都盯着蒋晓云,这女人走路自带鼓风机,两条大长腿满场注目,岳文喃喃道,“不对呀,不对呀!”

    曹雷正待追问,蒋晓云已到面前,“曹雷,我们关系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一句客套话没有,上来就是质询,岳文急忙装模作样地拿起笔在本子上写起来,黑八却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警。

    “不是我送的,是岳文。”曹雷马上出卖了岳文。

    岳文一听,真是气得就要吐血,他抬起头,正碰上蒋晓云质询的眼光,“怕狗的男人还有这胆量?这样做,有意思吗?”蒋晓云把花朝岳文脸上一扔,扔完就走,弄得岳文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一句话生生给憋了回去,憋得他满脸通红。

    “我特么……”岳文重重地把手里的笔扔到桌上,这被人无视的感觉太特么难受。

    “对不起啊,文哥,就当替哥们挡一回,回头再谢。”曹雷嘴里着,脸上却是得意地笑着,就差忍不住笑出声了。

    黑八笑道,“这嫚还真强悍,吓得我们的岳书记一句屁不敢放!”

    想起上次蒋晓云放狗吓唬他,弄得在全村人面前丢掉了威信,岳文更是生气,他双眉一挑,“我还不信了,拿不下你个妮子,我就不姓岳!”他低头在曹雷耳边一阵嘀咕,曹雷却苦着脸,“文哥,我不敢。”

    “你不敢,我敢!”岳文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刷刷刷刷”,“麻烦往前递,递给那位警花!”

    曹雷刚要阻止,黑八却惟恐天下不乱,马上摁住了他。

    一路上,谁看到纸条,谁的脸上都现出惊异的神色,接着,都回头往后看,追寻着始作俑者。

    纸条很快递到了蒋晓云手里,岳文也注意着蒋晓云的反应,蒋晓云却片刻没有停留,“往前递,麻烦交到讲台上。”

    黑八也紧张地盯着蒋晓云,闻听此言,忍不住抚着肚子哈哈大笑。

    岳文却不服气,“你敢往上交,我就敢再写。”

    随着笔记本越来越薄,一张张纸条从会议室后面不断地递给蒋晓云,又从蒋晓云手里不断地递到主席台上,随着主席台上的字条越来越厚,整个会议室都喧嚣起来,来参加学习的多半是未婚青年,自发参与程度都很强,终于,在黑八的鼓动下,会议室里响起了参差不齐的口号声,也是纸条上的六个字——

    “蒋晓云,我爱你!”

    声音由到大,由强到弱,彻底惊动了宣传部的跟班工作人员。

    “保持安静,保持安静。”他也是个年轻人,当他看到蒋晓云白皙的面孔变得通红时,也禁不住笑了。

    突然,安静的环境中黑八的声音却骤然响起,如丧考妣,如火烧着,“我钱包呢?……岳文,****你大爷,你别跑,敢情今天订花用的是我的钱!”

    众人禁不住又乐了,蒋晓云的眼里也含着笑,她的目光紧随着跑在前面的岳文,目不转睛……

    ………………………

    ………………………

    工作以后的上课可不同于高中或者大学,讲者会照顾到听者的情绪,也会照顾到听者的时间。

    离下班时间很早就下课了,三人正商量到哪去吃,却见蒋晓云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岳书记,等一下”。

    黑八、曹雷的目光都是呆呆的,一众青年男女也都颇有兴致地往这边看着,如果这两人好上,这可真是这个新闻班最大的新闻了。

    “敢情这招还真好用?”黑八看看岳文。

    “我们队长想见你。”蒋晓云走近前来,平静地道。

    岳文一思索,旋即笑道,“那是好事啊!”

    蒋晓云看看曹雷,“那坐我的车吧。她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嫚心动了,呵呵,还假借队长之名!”黑八不满道。

    几个路过的选调生也跟岳文开着玩笑,在众人的鼓动中,岳文拍拍没精打采的曹雷,安慰解释几句,却是上了蒋晓云的车。

    刑警队岳文已经来过一次。这是一幢独立的办公楼,整座楼里不出的肃杀与严整。

    一间没有挂牌的房间前,蒋晓云用手一指,“我们队长办公室。”

    “领导住一楼?”岳文狐疑地问,“噢,不过,也对,领导办公室都不挂牌。”

    蒋晓云面无表情,作了个请的姿式,岳文一笑,挺胸抬头走了进去。

    蒋晓云却没有跟进,“啪”,她从后面带上了门,脸上却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过,过了半晌,却没有听到往常杀猪般的撕心裂肺的尖叫,坏了,不会晕过去了吧,蒋晓云脸上的笑容僵了,她一推门,门却被锁住了。

    她一急,转身就往办公室跑,迎面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块牌子——法医室。

    “晓云,又想用这着吓退追求者啊!我可配合你十几次了!”中年人见怪不怪的样子。

    “刘主任,您快打开门吧,怎么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不会出事吧?”蒋晓云急了。

    中年人也吓了一跳,他急急取出钥匙,铁门却从里面打开了,紧接着,岳文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脸上肌肉抽搐着,脸色有些苍白。

    “你走错地方了,我们队长在三楼。”蒋晓云无力辩解着,她狐疑地盯着岳文,“你,没事吧?”

    “儿科,爷是吓大的。”岳文不屑地甩甩头,却用手扶住了楼梯旁的栏杆。

    中年人笑道,“嗯,就这个还行,呵呵。”他朝蒋晓云使使眼色,竖竖大拇指。

    蒋晓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摇摇头,跟在后面。

    两人在前面走着,背后突然传来了中年人愤怒的叫喊,“子,回来,吐了一地,也不打扫,踩了我一脚,回来!”

    岳文一糗,走得更快了。

    蒋晓云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火冒三涨的中年人,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岳文没有往后看,如果他往后看,他会发现,平时严肃的蒋晓云笑起来,更是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