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知音
    一层秋雨一层凉。

    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笼罩了整个镇子,远处,五彩斑斓的金鸡岭在雨雾中若隐若现。

    陈江平坐在办公桌旁,看着窗外金黄色的银杏叶子,在秋雨的湿润下,象不堪重负一般,一片片掉落在地上。

    金鸡岭围困事件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天。

    当天早上,在村民散去后,区常委扩大会立即召开,七点钟,所有常委一个不落全部到会,有位在秦湾开会的常委甚至早上四点钟开始启程往回赶。

    王军书记在会上拍了桌子,直言,这是开发区建区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们芙蓉街道的作用难道就是想改写历史?

    话得很重,在每个常委表态后,蒋胜与自己都作了检查。但板子高高举起,却轻轻落下,区里最后作出决定,刘志广记大过,万建设与迟远山记过,魏东青严重警告,会后,从全区挑选干部驻点包村,年底前彻底解决金鸡岭问题。

    虽是肩上重担已卸,但脸上却不光彩,因为,这意味着区里对金鸡岭街道工作能力的严重质疑,对自己和蒋胜能力的质疑,会后,蒋胜与自己都没有象往常一样,到领导办公室汇报工作,而都匆匆上车离去。

    就在车上,他又接到周平安的电话,经调查,确实是金矿上的痞子绰号叫二郎神的带头闹事,对他的抓捕已经展开,但倒查当天公安局的举报电话,却又是一个空号,只好不了了之。

    金鸡岭的胡开岭第二天就由岳文带着到了公安局,加上村卖部女老板的证词,暂时过关,回村后随叫随到,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二刚等三个跟着起哄推翻警车的村民,因涉嫌犯妨害公务罪,也由老书记和岳文带着到了公安局自首,鉴于因坏人蛊惑且案发后有自首情节,并积极赔偿损失,经村党支部书记岳文担保,金鸡岭三村民取保候审,暂不采取强制措施,等待进一步处理。

    想到岳文,陈江平一阵牙疼。

    这次事件中,包括芙蓉街道党工委及各级领导,都是输家,惟独他,却得到了区政法委书记温起武的大力表扬,王军书记也多次打断温起武的汇报,询问当晚的一些细节。

    “笃笃笃”……

    三下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进来。”陈江平往后捋捋头发,俨然又是一副标准的领导模样。

    岳文推门走了进来,陈江平用眼角扫了一眼,却拿出笔在文件上签起字来。

    经过血与火的考验,陈江平感觉这子身上平添了一种沉稳的气质,这种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干什么事情都在掌握之中,都能干成,这种气质,他只在少数饱经沧桑的领导身上感觉到,在一些浸淫商场多年的商人身上领教过,而这个伙子,才毕业几个月啊。

    岳文也在观察陈江平,他如泥雕腊人般坐在椅子上,脸上无丝毫表情。

    陈江平感觉晾得差不多了,把笔一放,看看窗外,窗外的雨丝毫不见停下。

    “坐啊,经历过大场面,比以前强了不少,至少不那么毛躁了。”陈江平转过头,缓缓道,“吧,找我什么事?”这次,不是他找岳文,而是岳文第一次主动来找他汇报工作,“不会是又想撂挑子吧?”

    岳文仍然站着,笑道,“感谢您为二刚等人出面,……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您花费了这么大力气来‘培养’我,不会是想等我撂挑子吧?”

    这几天,岳文也彻底想明白,如果在村里继续待下去,那就再也无法后退,已经挡人道路,那就是继续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如果一步错,就会步步错。但在陈江平这里,他却只能如过河卒子,一往无前,不能后退。

    陈江平也笑了,“坐。”见岳文坐下,他继续道,“拿村里的事上心了,这才象个书记的样子。”

    看着岳文静若止水,他不禁又想起那天常委会王军书记对岳文的表扬,当听到区工委组织部长****介绍这是市委组织部树立的选调生典型时,王军书记更加赞赏。

    “这种关键时刻敢于担责,危机时刻敢于挺身而出,有思路、有办法、有能力又有群众基础的年轻干部,要下大力气培养,要大胆地的提拔重用。”

    但,这些话,他却不想现在对岳文讲,但却又忍不住鼓励道,“你,现在引起王军书记的重视了,王军书记重点问了你的一些情况,嗯,选调生……,工作多长时间了?什么时候被选为党支部书记,呵,区党工委书记,正厅级,在常委会上,询问一个村党支部书记,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呵,我们开发区的村党支部书记,都是正科级啊,嗯,王军书记也了,职务先上去,职级可以慢慢来。虽然是没有职级,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

    王军书记的表扬证明自己用人用对了,陈江平在这一点上颇有些自豪,再怎么,自己也是组织部出身,看人用人比较老道。

    他不禁又细细端量了一下岳文,却发现他的脸上有希冀,也有迷茫,唉,谁的青春不迷茫?特别是对这么一个刚毕业几个月的学生村官!

    尤其在这样和平年代少有的血与火的考验面前,这个伙子的表现可以用优秀二字来概括,还是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他想象不到,如果他主动,会有什么效果。但造成这种不情愿的,却正是他自己和上面那位领导。

    他心里轻叹一声,“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但你现在是一千多口的一个村子的当家人,从那天晚上的表现看,你是一个合格的党支部书记,无论从能力还是品行上,……我现在更加肯定,你不会撇开金鸡岭不管,一走了之了,你想完成自己的承诺,有什么办法吗?”

    岳文脸上仍然“虔诚”地笑着,心里却感觉万般委曲,虽然满腔委曲,但却有火发不出,这种被人愚弄、被人操纵的感觉,从到大从未有过,但还得按着别人的设计的道路去走,跳不出,挪不开,这是一种,嗯,就象是下棋时被人将死的感觉。

    “您会帮我完成的,完不成金鸡岭还会象三天前那样,您在上级领导面前那是交不了差的。”岳文笑道,广场好办,已见雏形,至于修路和收回金矿,他还真没有具体办法,见陈江平发问,正好借坡下驴,把矛盾一下推给了陈江平。

    陈江平给噎住了,他咽了口唾沫,却是无可奈何,他看看窗外仍然不停的细雨,换了个话题,“你不想知道我让你到金鸡岭干什么吗?”他把身子倚在椅子上,他有十足的把握,岳文对这个话题肯定感兴趣。

    果然,岳文收敛笑容,正色道,“表面上处理金鸡岭村的纠纷,其实是看看施忠孝到底有有哪些违法勾当,看看有多少街道干部卷入其中。”

    陈江平眼神一闪,“我让你去金鸡岭,不是让你当卧底,那是公安局的事,有多少干部有违法行为,那是是检察院的事,……,你,不要想岔了,……下面你的任务,就是多走走多看看,嗯,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完了,以你的聪明,我的用意你肯定会猜到,……那些整天光坐在办公室的干部我最看不起!”他激将道。

    “我调查过了,……”卜凡出事后,岳文天天在山上转,愁得胡家嫂子一直要给他介绍对象。

    陈江平打断他,“干部,站得要高,视野才宽,看得才清,不要拘限于一家一户的问题,一村一镇的问题,要把问题放在全区甚至是全市,你要站在这样的高度上,有这样的视野,才能看清问题,想出思路来。”

    “您就是想解决金矿问题,街道其它几个村也有这种情况,但不如金鸡岭严重罢了,但金鸡岭旧拖不决,其它村也会效仿,那都成三乱村了。”岳文接口道。

    “咯噔”,陈江平有些惊讶,但在自己对岳文的预期内,“你只猜中一半,不过,能猜中这一半,也不简单,看来你是动了脑子的。”

    “是不是金矿上有些人插手?”岳文往上指了指,因为上面千丝万缕,街道不敢动作,让他这个卒子打前阵,牺牲了也无所谓,不过,如果能杀开一条血路,卒子还是要用的。

    陈江平不置可否,“怀疑可以有,但不要随意怀疑,这一点很不好,会影响到你的判断,我还是那句话,你出去多看看,多听听,不调查没有发言权,调查不广、不深,同样没有发言权,有些事情,有些工作,如果你从高往下看,从远往近看,会迎刃而解。”

    岳文没有接话,仿佛已被陈江平带进了这个疑问中,半晌,他才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会选中我?”他直视陈江平。

    陈江平很轻松,“你不觉得你很适合吗?父亲是镇干部,母亲是镇驻地村的书记,别人从工作才开始接触乡镇工作,而你从出生到现在,耳闻目染,提前接触了二十几年了!”他开着玩笑,但岳文却没有乐。

    “报到第一天,三招两式就化解了门前的上访,呵呵,能一个人把几个痞子打得满街找牙,这更不简单,知道是谁在蒋书记面前你坏话,还帮忙救治,这份胸襟,这份包容,象个男人,所以我开始担心的是你的能力,但从不怀疑你的品行!”

    “后面的事我也听了,那个死了的会计,这种人,在农村最不好领导,你能用组织原则把他降服,不简单!呵呵,再后面的事我就不了,大家都知道,街道都知道,区里也知道!”

    他意犹未尽,“我还听,你从高中起就一个人押车往南方送苹果,这行万里路远强于读万卷书,实话,我都想见见你的父母,怎么舍得?!……当然要感谢,感谢他们培养出你来!”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刚到芙蓉街道,与任何人无挂葛,看问题、处理问题,会客观公正,如果不存公心、沉迷于恩惠,你就是再有能力,我也不会让你去金鸡岭!”

    从到大,父母都没有这么评价过自己,一瞬间,岳文感觉陈江平真是自己的……,嗯,——知音!

    但不幸,知音却让自己从事的是知难还要而上的任务!

    陈江平仔细观察着岳文的表情,一锤定音,“从今天起,街道专门给金鸡岭工作组配车,等会儿你就直接找祝主任。”

    “对了,区里有个新闻宣传班,你去吧,多认识些人,金鸡岭现在区里来人处理了,谁来还没定,趁着这段时间,你也放松一下。”

    陈江平拍过一张卡,“家不在这,自己照顾好自己。”见岳文推辞,他直接道,“去吧,我还有事。”

    …………………………

    …………………………

    “八哥,陪我出趟差。”岳文斜斜倚在门框上,对着装模作样看文件的黑八勾勾手指。

    “好唻,”黑八一个高蹦了起来,“我算看出来了,跟着文哥你,有吃有喝,还能提拔,”他把文件往桌上一扔,兴冲冲跑出来,“听王军书记都在常委会上表扬你了,你行啊,哎,哎,你别拽我啊,……我请个假。”

    两人打打闹闹从办公楼里出来,看着门边细雨成帘,黑八马上想到一个问题,“怎么去?坐公交车还是街道派车?”

    岳文耍魔术般地拿出一把钥匙,“专车!”

    “我靠,猎豹,祝公公可把这车看得跟自己儿子似的,呵呵,难道这年头,太监都这么有良心了?”黑八吡笑着,一把抢了过来,兴冲冲地坐进驾驶室。

    “报告领导,车辆准备完毕,我们是去首都、省会还是去秦湾?”

    岳文狡黠地笑笑,“去金鸡岭。”

    黑八一愣,“靠,去金鸡岭也叫出差?大下雨天的,我不去!”

    岳文拍拍他的黑脸,威胁道,“真不去?”

    黑八还没回答,宝宝一把拉开车门,“我去,整天坐着闷死了,我请假了,我们家公公就这点好,请假从来没有不准的时候。”

    黑八马上回过味来,一扭钥匙发动起车来,“既然宝公公大驾光临,那我就给岳公公个面子,不过,好了,中午可不能简单凑合啊,我早上就没吃饭!”

    岳文笑道,“呵呵,跟我走就对了,出发,目的地金鸡岭,转一圈后我们去交城。”

    车子驶进雨雾中,宝宝憧憬地问道,“文哥,我们去交城干嘛?”

    “采风!”岳文牛逼哄哄道。

    黑八不屑地一加油门,“采什么蜂,别让蜂把你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