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你是党员干部
    “什么?你慢点讲。”蒋胜起身离开会场,来到走廊里,他的声音仍然压得很低,“怎么搞的,现场什么情况?……晓云也在现场?”他的声音一下高了起来,“她,是不是因为有案子?好,我马上往那里赶,你们想办法,一定要做好群众的工作,千万不能出事。”

    蒋胜出得会场,马上联系陈江平,陈江平已经接到迟远山的汇报,“蒋书记,我也是刚知道,已经在路上,……对,马上处理,不能让事情闹大,街道所有机关干部都在往金鸡岭赶。”

    马上面临年底换届,在这一点上,街道党政主要领导高度一致。

    他放下电话,毫不犹豫地又打给了岳文,但岳文却是不接电话,再打,还是不接。这子还长脾气了?陈江平气得差点摔了手机,但一转念,这子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现在金鸡岭的事光听几句汇报肯定不清楚,他肯定不会置之不理,嗯,他不是那样的人,可他在干嘛呢?

    山路弯弯,人心乱乱。

    汽车一路颠簸,他的手机就没停过,但始终不见岳文的电话。

    还没到达金鸡岭,派出所所长魏东青带着曹雷等干警也赶了上来,他们是接到蒋晓云的电话,一路疾驰而来,魏东青几乎是把所里现有的警力都调了过来。

    “陈主任,怎么办?”魏东青下得车来,坐进陈江平的车子。

    “刘书记受伤了,里面什么情况我们没有亲眼看到,我怕这么多人贸然进去,会激起更大的反弹,”陈江平看看几辆警车,“这样,我给蒋书记打个电话。”

    “我马上快到了,”电话里传来蒋胜的声音,陈江平吓了一跳,从区里这么快赶过来,这车得开得多快?“你们先组织机关干部进村作工作,无论如何不能出事。”

    “蒋书记,……”陈江平有不同的意见,可是他还没话,蒋胜就挂了电话。

    “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哪,”陈江平暗叹一声,“分成十个工作组,分头作群众的工作,一定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不动嘴不动手,老百姓也不会不讲道理,”他看看警察和警车,“魏所,你带人维持秩序,一定不能激化矛盾,如果真有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当场采取措施。”

    魏东青点点头,有后面一句话就足够了,他明白里面的意思。

    车队还没开到村委会,就开不动了,街上全是人,不知人群里谁喊了一句,“快看,又来人了!”

    “后面还有警车!”

    人群嘈杂,人声鼎沸,陈江平下得车来,“大家分头作工作,一定不能发生冲突!”

    可惜,他的话却淹没在越来越大的人声中,相反,人群中却响起高高的声音。

    “警察又来了!”

    “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不能让他们进村。”

    “今天不同意收回金矿,谁都走不了!”

    ……

    很快,先头下车的机关干部就与有些群众冲突起来,群众与机关干部互相对峙着,一方苦口婆心,一方理直气壮,不知是谁带的头,推搡了一把,接着更多的人有样学样,更多的人声音高起来,更多的人推搡起来,拉扯起来……

    眼看着有人动手,眼看着有人在人群汹涌中倒下……

    后面的派出所民警赶了过来,却有群众也拿铁锨赶过来……

    陈江平当机立断,“撤,撤,让大家都先撤回来。”

    蒋胜不知什么时候赶到了,陈江平马上道,“蒋书记,不能再进村了,不能再发生冲突了,我知道晓云在里面,你现在心里着急,但现在要稳定,稳定是第一位的。”

    蒋胜沉着脸,看看眼前的村子和汹涌的人群,无语地转过了身子。

    警察和街道干部到底还是退出了村子。

    机关干部和民警也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几个机关干部鼻青脸肿,曹雷和一些干警的脸上也被挠得一道道血杠子,帽子也不知哪里去了……

    几个村民脸上也起了淤青……

    …………………………

    …………………………

    刚才那个架式,怕是连警车都开不了了吧,当然,胡开岭是带不走了,岳文也不着急,他在人群里,劝劝这个,劝劝那个,在这个村子,威信是有了,他现在话,至少没有人敢当面顶撞。

    刚才是谁扔的石头?我怎么不认识?是矿上的工人吗?可是根本不见大灰狼他们的人影啊!

    岳文在人群里穿梭着,寻找着。

    他费力拨开拥挤的人群,此时,每个人都愤怒满脸,被推的人脸上带着怒色转身时,看到是他,却都主动让开一条路来。

    找了一圈找不着人,当他费力地又挪往村委会门口的时候,几辆轿车停在了往村委走的路边。一辆马上皮卡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这辆车太熟了,好象在哪见过,岳文不由得多看了它几眼。

    皮卡!

    村委!

    撞人!

    他的脑袋轰地一声,电光火石之间,那个可怕的夜晚,自己被一辆皮卡追得满街乱跑,浑身是伤。

    “这是谁的车?”他揪住一个村民。

    “二郎神他们的。”村民见平时不笑不话的岳书记脸色严肃,急忙答道。

    “对嘛,当初打架,这帮人就爱开车撞人。”岳文喃喃自语,他放开村民,走向皮卡。

    “今天这人都是怎么了,都不正常了。”村民看着他的背影,暗自念叨。

    皮卡的车门明显比车头鲜亮,嗯,他用手摸摸,车门整型喷漆过,这难不倒他,以前送苹果时,在车上与老司机的最多的就是车。

    他又走到车斗旁,果然,车斗的一侧还有一个坑,这明显就是被铁珠打的。

    特么地,冤有头债有主,今天我可找到你了,岳文顺手夺过一个村民手中的铁锨,厉声问道,“看见二郎神没有?”

    二郎神也算这一带的名人,村民往北边一指,岳文马上看到了人群里的二郎神,他正起劲地往警车上扔石头,在他们鼓动下,有些村民也开始拿起石头,砸警车的玻璃。

    他拨开人群,直冲二郎神而去,他算计好,几步就能冲到二郎神身后,只需一铁锨,这个神就会被拍倒。

    可是还没走几步,又有人喊,

    “警察又来了!”

    “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不能让他们进村。”

    ……

    周围的群众激动起来,纷纷涌向村口。岳文也被强大的人流胁裹着,不由自主地往村口冲去。

    二郎神等人趁乱走到一边,鼓噪道,“把警车掀了,让他们走不成。”

    “对,把警车掀了。”

    立即,他周围的人响应起来,二刚跟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已经红了眼,蒙了头,几个人绕到警车一侧。

    “嗨,嗨”……

    “轰!”

    警车玻璃破碎满地,红蓝色的警灯也摔碎在地上。

    村委会里,刘志广根本不敢再出门,胡开岭看着外面的人群一言不发,蒋晓云与其它两个刑警想上前阻拦时,车辆已经四轮朝天。

    大灰狼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村委会,他护着施忠孝穿过人群往外走,人群中,他看到了二郎神,二郎神也看到了他。他没有陪施忠孝过来,就是有人捎话,二郎神要来找麻烦,却不想在冤家路窄,在这碰上了。

    等施忠孝坐上车,大灰狼与二郎神两帮人却又混战在一起,双方上来就是刀棍齐上,血肉横飞,你死我活。

    乱了,金鸡岭彻底乱了……

    …………………………

    …………………………

    看着警车四脚朝天,岳文顿感头皮发麻,口干舌燥。

    “二刚,你闯大祸了。”老书记气得脸色发白,指头哆嗦着指着二刚,“你怎么做事不动动脑子呢,警车不是你家的拖拉机,你想掀就掀!”

    岳文瞪了二刚一眼,匆匆跑进村委,看到三个警察毫发无损,刘志广头上已经止住血,他这才放下心来。

    “陈主任一直打电话找你,你快给他回个电话吧。”迟远山走过来,低声道。

    “这老子,现在想起我来了。”岳文暗骂,他拿出手机,却看到上面有六个未接来电,全是陈江平的,他长呼一口气,走出村委会。

    理顺人与人的关系,就相当于解决了整个问题,这是老妈的原话,可是现在这关系怎么这么乱呢?

    “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汇报,这是严重的失职,街道要撤你的职!”陈江平的电话接通了,但迎接岳文的却是这一句劈头盖脸的厉声批评。

    “你不撤我也不干了!”岳文的口气很生硬,马上顶了回去。

    陈江平却一改常态,继续厉声道,“你以为领导干部,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你是党员干部,党员干部!有事要冲在前面,出事要解决问题,想当缩头乌龟,也可以,那你就当!”

    岳文气结,一时无语。

    蒋胜关切地往这里看着,陈江平平抚了一下情绪,电话中,岳文这边也很乱,声音一片嘈杂,乱哄哄吵成一团,隐约从电话里传来阵阵口号声:

    “收回金矿,收归集体”

    “我们要过好日子”

    “还我狗头金”

    ……

    陈江平不由得微微动容,他长吸一口气,“现场什么情况?”

    岳文也长吸一口气,“现场很乱,三句两句不清楚……”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村委会,刘书记和大家伙也在村委会,警车被掀翻了,村民们把村委会堵死了,大家都出不去。”

    “我跟蒋书记就在村口,我们也进不去,……”

    “陈主任,我刚才在村里转了一圈,这里的情况很乱,我知道你们刚才想进村,这是火上浇油,现在锅烧热了,一时半会冷却不下来,你们千万别进村,对了,还有人在里面鼓动群众闹事。”

    “有这种事?”陈江平看看蒋胜,“刘书记他们困在村委会,我们也进不去,你现在是金鸡岭的书记,金鸡岭的群众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一定要想办法,作好群众的工作,千万不能再出事了。”他看看蒋胜,“蒋书记的女儿也在里面,一定保证她的安全,你等一会,蒋书记跟你通话。”

    “岳,情况我们都了解了,你就按陈主任的意办,现场你全权作主,你大胆去干,有事党工委给你作主。”蒋胜的口气充满信任,不容质疑。

    “街道怎么?”老书记看岳文放下电话,心翼翼地问道。

    “不能再出事,不能这么闹,到时候受害的只是金鸡岭。”岳文看着老书记。

    “对,不能再出事了,不能再闹,再闹,金鸡岭就彻底翻不了身了,别金矿了。”老书记的意见高度统一。

    “老书记,您怎么办?”

    “你是村里的书记,村里的当家人,你得想办法,我们都支持。”

    胡开岭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岳书记,你定吧,”

    看着老书记急切的面孔,看着胡开岭充满希冀的目光,岳文感觉眼睛湿湿的,他一抹眼角,急忙转过身去。

    虽然他们不想事情扩大,蒋胜与陈江平都不想事态扩大,可是区里还是接到了消息。

    区公安局也接到紧急通知,随着一声令下,警力迅速调集,七十多名民警受命立即赶往金鸡岭。

    待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