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疯了,都他妈疯了
    秋风,秋雨,秋山,秋色,秋天的金鸡岭上,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秋韵十足。

    对城里的人来讲,这是自然的美景,而对生于斯长于斯的金鸡岭的老少爷们来,这早已司空见惯,这样的秋色,对他们来讲,那只是意味着农忙已过,农闲来临。

    既然闲下来,那老少爷们的精力就需要发泄,晚上伴随着高亢或低沉的欢叫他们满意睡去,而白天也需要树立一个目标,这个目标由来已久,并不随着温度的降低而降温,相反,却愈演愈烈。

    现在,胡开岭的手里,从起初几个手印的血书,已变成密密麻麻的血手印,他的地下工作做得相当出色,星星之火,现在的确可以燎原了。

    “还我狗头金!”

    “收回金矿,平均分配!”

    ……

    这样的条幅也已准备妥当,如果街道再敷衍塞责,那只能第三次到区里上访了。

    这些日子,他几乎天天都去街道找刘志广,早上鸡叫头遍出发,晚上很晚才翻山越岭回来。

    刘志广起初的方针就是采取一个“拖”字,可暗里里没少做工作,书记选举失败后,他又出去考察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后,迫于胡开岭天天象要债一样堵在他的办公室门口,逼不得已,只得同意重新开会研究。

    开会能解决问题吗,答案是:能!但功夫在会议之外。

    今天的会议颇为正式,坐次也相当有意思,刘志广顶头而坐,迟远山、万建设坐在乒乓球桌的另一头,左侧是岳文、胡开岭及支部、村委一班人,右侧则是施忠孝等矿老板。

    刘志广态度很严肃,也不废话,这些天让胡开岭堵得是一肚子火气,“今天研究金鸡岭金矿承包的问题,下面,先听听村里和各位老板们的意思,岳书记?”

    岳文笑着摆摆手。

    “胡主任?”

    胡开岭“腾”地站了起来,这些日子,他也让刘志广涮得不轻,有时昨天联系好了,到街道后却连人影也见不着,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等回来轻飘飘一个电话,““开会,回不来。”

    今天他终于等到一个话的机会,他毫不客气,连对刘志广的称呼都免了,“以前卜委员包村的时候有过回收合同,都在上面签字了。”

    “我不管以前,现在我是包村领导,”刘志广也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合同呢?”

    “让人偷了,”胡开岭根本不觉得那是个事,“大家都可以作证,他们都在回收合同上签了字。”

    “上嘴唇下嘴唇一翻,谁都会,”刘志广揶揄道,“白纸黑字才算数。”“啪”一摞复印的材料被使劲摔在桌上,“这个东西,每家每户都按了手印。”这是施忠孝提供的。

    大家互相看看,谁也没想到,会议从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

    胡开岭“叭”一拍桌子,“那是被逼的,不算!”

    “你又找不着合同,那你,什么才算?”刘志广轻蔑道。

    “这才是大家伙真正的意见。”胡开岭从兜里掏出几张纸,一个个红色的手印醒然入目。

    刘志广却拿起来,轻轻扬了扬,轻描淡写道,“怎么知道这不是被逼的?我们是党的领导干部,话得经得起推敲。”

    “这都是自愿的,”胡开岭脸上青筋暴涨,积压了一年的旧火,累积了两周的新火,今天彻底爆发了,“是党的领导更不能歪曲事实,金鸡岭所有的老少爷们都在外面等着,就等着街道给个法。”

    岳文悚然一惊,窗外,金鸡岭的老少爷们真是三三两两往村委会聚集着。

    施忠孝起初一言不发,只顾埋头抽烟,见刘志广被胡开岭压低了气势,他慢吞吞道,“有话好好,今天是开会,不是来打架,人家刘书记是街道的领导,不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自己得懂规矩,……再了,合同不到期,不到期就收回我们不服。”

    他话音刚落,一班金矿主跟着鼓噪起来,二能喊得最凶。

    “当初签合同,是上一任签的,什么会也没开,党员会、

    村民代表会都没开,本身合同就不合法。”胡开岭抓住了关键。

    刘志广阴沉着脸,谁也不看,目光却望向远方。

    岳文又看看门外,金鸡岭的群众正越聚越多,事关切身利益,每个人都很关心。

    哎,怪了,他暗自思,看着窗外,怎么大灰狼他们没来,那个,那个不是二郎神吗?他怎么来了?

    会议从上午快十点钟才开始,到中午仍然一点结果没有,只得休会。

    下午,会议开始的很早,主要是胡开岭等不得。

    岳文听着刘志广、胡开岭、施忠孝等人重复着上午的内容,他实在有些提不起精神来,正当他昏昏欲睡时,“呜呜呜呜”,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

    村民们都瞅向进村的大路口,开会的众人也有些愣,互相看看,近来金鸡岭的事颇多,难不成又出事了?

    岳文无来由地心头一沉,他看看施忠孝,仍是面无表情,刘志广却好象松了口气。

    “岳,你去看看,什么情况?”刘志广命令道。

    岳文站起来,警车却很快穿过村口,停在了村委会门口。

    开会的众人都站了起来,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个警察从车上走下来,其中一个白皙短发的岳文认识,正是蒋晓云。

    “你是胡开岭吗?”其中一个警察准确地锁定了目标。

    胡开岭茫然地点点头,一脸懵懂。

    “你涉嫌施忠玉谋杀案,现在请你回去协助调查,这是拘传通知书,请你签字。”警察面无表情。

    “冤枉,冤枉,我没有杀人,”胡开岭马上大吼起来,他青筋暴露,悲愤之色溢于颜表,他看看刘志广,“这是有人栽赃陷害,栽赃陷害……”

    他的嗓音粗大悲壮,让听之者为之动容,二能嗫诺道,“是不是搞错了?老胡是不受人待见,但杀人,他不会。”

    岳文“不计前嫌”,他拦住蒋晓云,“蒋队长,我担保,人,肯定不是胡开岭杀的。”

    蒋晓云公事公办,“我们就是让他回去接受调查,这是正常的程序。”

    刘志广也走上前来,“法律肯定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岳书记,我们得相信公安局。”

    岳文瞪他一眼,胡开岭却吼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什么也不怕。”他抬腿就往外迈。

    两个警察跟在后面,一出村委会,二刚等人早围了上来,村民们也围上来,胡家嫂子一把抱住胡开岭,“是不是搞错了,他不可能杀人,你怎么可能杀人?”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抱住胡开岭的双腿,“这是有人要整他?有人整他!”

    “我今天看看谁敢把人带走?”二刚一把脱掉身上的秋衣,露出了一身肌肉,“刷”,从腰里抽出两把杀猪刀来,冰冷的刀锋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蒋晓云仍然面不改色,好似视双刀为无物,“走开,不要妨碍执行公务。”

    岳文急了,闪身挡在蒋晓云前面,叱道,“二刚,别胡来!”他转身道,“蒋队长,山里人野性,您大人不记人过,不过,我真的可以作证,胡开岭那天在村委会,出去买烟接到电话才到的现场。”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我问心无愧。”胡开岭双目倒竖,大声道,“你们闪开。”他一抬脚,胡家嫂子一下跌落一旁,待她重新扑上来,胡开岭已经跟着警察走到人群中间。

    人群,密集的人群,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戚色,每个人眼睛里都喷着怒火,刚才胡开岭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胡家嫂子的悲戚大家也都看到了,胡开岭走到中间,却没有人让路,也没有人走开。

    蒋晓云这才觉得有些无计可施,她回头看看岳文,“让老百姓闪开!”

    警车发动起来,鸣笛长鸣,警灯闪烁,却仍然无法移动寸步。

    “大家注意了,不要妨碍警察执行公务,大家让开,闪出一条路来,大家让一下,让一下……”刘志广高声喊道,可是他的话犹如石落大海,不见任何涟漪。

    “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金鸡岭的老少爷们不是好斯负的!”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岳文看看这人,却不认识。

    “岳文,你前面开路,先把警车送出去。”刘志广命令道。

    “好,我马上去。”岳文恨恨地答应着,跑进人群里转眼不见了。

    “这个滑头,”刘志广低声骂了一句,没办法,转头对身后的包村干部道,“大家前面带路,先让公安局的同志上车。”

    他话音未落,“砰”,人群里不知谁扔过一块砖头,警车的前挡风琉璃马上如蜘蛛网般碎裂开来。

    见有人带头,这一声闷响就象有人吹响了号角,村民们却不再沉默了,对金矿的诉求拖了将近一年,而作为领导人的胡开岭却被当作杀人犯带走,此时他们出离愤怒了,声色俱厉了,推搡着,顶撞着,一些妇女更是直接,干脆用手指甲话。

    黑八同志很不幸,正巧被几个三十几岁的妇女围在中央,等他突出重围,脸上、脖子上的一道道血沟让他痛彻心肺,“哎呀,这帮老娘们,怎么下手这么狠,哥还没谈对象呢,这不是毁我容吗?”他慌不择路,又退回了村委会。

    万建设、迟远山等人退回来时也衣衫不整,蚕蛹更是鼻青脸肿,彪子好歹孔武有力,可是身上还是留下几个大脚印子。

    “啊,”刘志广一下捂住脑袋,脸上血流如注,一块石头不偏不巧正砸在他头上。他捂着头转身又进了村委会,嘴唇哆嗦着,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不住地念叨着,“真是疯了,都他妈疯了……”

    看到街道干部又撤回村委会,蒋晓云无奈地也跟了进来,面对着门外汹涌澎湃的怒吼,面对着一双双火冒三丈的眼睛,作为刑警,她感觉自己无计可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