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误人二字是功名
    二楼会议室。

    刘志广侃侃而谈,陈江平坐在一旁,如泥人腊塑一般。

    岳文看看仔细地作着记录的办公室主任祝明星,暗叹一声,自己到底还是没有逃脱陈江平的手心。这次不仅要去,而且还要“心甘情愿”地去。

    他又看看象打了鸡血一样的黑八等人,这次街道真是下了大决心,刘志广亲自带队,调整民政办主任迟远山、乡建办主任万建设、派出所所长魏东青共同组成街道工作组,黑八、蚕蛹加上彪子、曹公子等人作为普通工作人员,一起进驻金鸡岭。

    陈江平亲自参加这次范围的动员会,以专职副书记牵头,囊括芙蓉街道四大精中的两大精,街道不可谓不重视,决心不可谓不大。

    刘志广讲话很对岳文的脾胃,没有费话,就事论事,他几句话布置完工作,转头“请示”陈江平,“您还有什么要讲的?”最近,蒋胜调离、陈江平接任的风声越来越响,党工委有些事蒋胜也委托陈江平处理,刘志广也不自觉地在调整着对陈江平的态度。

    “没有,我跟几位年轻同志谈谈。”陈东平笑道。

    刘志广看看他,“好,有些工作我还要再跟魏所谈谈,建设一块过来吧。”

    眼看着刘志广带人出门,黑八等人坐得更直了,一个个正襟危坐,象是在接受陈江平检阅。

    都是从年轻时走过来的,陈江平很理解,他看看坐在最远处的岳文,似乎最是无精打采。

    “宋铁林。”

    “到。”

    看着“腾”地一声从座位上弹起来的黑八,陈江平强忍住笑,“前期你在金鸡岭的表现我都听了,用灭火器拉开冲突的群众,很勇敢,也很机智,这次,愿不愿意去包村?”

    “愿意!”黑八的脸激动得成了紫茄子,头抬得更高了,胸也挺得更高了。

    “好,坐下,”陈江平暗笑,“杨勇!”

    “到。”

    “危急时刻拉响警报,有危险的时候不退缩,象你的名字一样,有勇也有谋,跟我,这次,愿不愿意再去金鸡岭?”

    “愿意!”蚕蛹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分贝高得能杀死害虫。

    “好,坐下,”陈东平看看彪子,彪子一下自己站了起来,“王金彪。”他的声音更大,惹得坐在他身旁的曹公子揉了揉耳朵,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街道上可能有人不认识我,但大多数都知道你彪子的大名啊,”陈江平表情更是轻松,“哪次拆迁都冲在一线,轻伤不下火线,拆迁可是天下第一难啊……”

    岳文撇撇嘴,这是个热血青年、无脑青年,冲在拆迁一线最危险,也最得罪人,什么轻伤不下火线,估计是让万建设当成了毛驴,把毛捋顺了,成了打手了。

    “陈主任,我愿意。”彪子不待陈江平提问,自己就抢答了。

    “好好,我最欣赏这样有冲劲的同志,你们将来都是书记、主任的苗子。”

    岳文发现,几个人的脸更红了,特么地,真没发现,这老子这么会忽悠人,他看看陈江平那张白脸,整个一奸臣再生啊,就彪子、蚕蛹这样的能当党委书记,再投胎十次也不行啊!

    “曹……?”

    “曹雷。”曹公子站起来,一个敬礼。

    “呵呵,伙子长得挺帅。”陈江平笑道。“他正在追蒋晓云。”黑八声插嘴道。陈江平却象没有听见,曹雷狠狠地瞪了黑八一眼。

    “伙子很优秀,你们公安局周平安局长也知道你,怎么样,伙子?”

    “保证完成任务!”曹雷雪白的脸变得通红,又是一个敬礼。

    岳文有些苦笑,这帮人平常也长得聪明伶俐的模样,怎么让陈江平忽悠成这样?公安局多大的队伍,周平安能记得住一个民警?还是街道派出所的民警?

    他看看陈江平,陈江平也在看他。

    刚才会前,当宝宝一到陈江平,他断断续续的思路马上完整起来。

    自己到底还是放松警惕了,房子的事,他原以为是陈江平作梗,但原因查明,结果还是自己把领导想得太低了,警惕就放松了。加上这几天光顾着高兴了,鲜花和掌声有时也能害死人啊,脑子一热,智商绝对下降,陈江平不在房子上将自己的军,却选了一条让自己走下去的不归路

    而这条不归路却是用鲜花和掌声铺就的。

    自己无意中成为典型,这个典型的基础就是担任金鸡岭的副书记,扎根金鸡岭。如果自己不去,不了解情况的葛慧娴不会同意,自己将来再调回或考回秦湾的希望都很渺茫,因为还有考察一关,谁也不愿意接收一个半路逃兵。

    除非是离开机关,否则将来在秦湾官场上也难以有再大的出息。这几天,岳文也深切地感觉到,自己心里那种想进步、想提拔的火苗已经熊熊燃烧,唉,环境害死人哪!

    更要命的是,陈江平怎么能指挥得动组织部?让市委、区工委组织部都配合他演这一场戏?

    他看看不动声色的陈江平,他的套路很清楚了,上来先是一通猛烈的表扬,把人忽悠得晕晕乎乎后,再问你愿不愿意?怎么看怎么象泡嫚的套路,岳文有些走神。

    “党工委话是算数的,只要解决金鸡岭的问题,大家一个中层正职是跑不了,科级干部,这在其它市,熬一辈子都熬不上啊。”陈江平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岳文,又象是作起战前动员。

    于是,众人的目光都如喝醉了一般,憧憬着那个谁也不知道的将来。

    岳文有些恼火,被无视的感觉很不好受,自己好歹还是金鸡岭的副书记。

    “陈主任,还有岳。”坐在一旁的祝明星轻轻提醒道。

    “噢,”陈江平象是想起什么,“岳?金鸡岭村的副书记,秦湾市委组织部亲自树立的选调生的典型,你,还用我吗?难道不想去?”

    岳文一阵牙疼,这老子,太坑人了,如果有坑人**,这人真是修炼到家了,自己比比人家,差远了,而且人家脸皮太厚,根本不提前面自己不想再去的事。

    看着岳文踌躇的样子,陈江平难得笑了起来。

    世上有几个人能抵挡住功名的诱惑?

    自己这个年纪时,正是官心正炽的时候,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在经历过比自己职位高的领导毕恭毕敬地介绍情况,经历过与市委领导近距离接触后,他要想进步的念头只会更强烈,也只能一步步入彀。

    况且,眼前这个人,绝对是个聪明人,他能想象得出不去的后果,除非他不想在机关干了,而他的父母都是干部—镇干部与农村干部,家庭的影响很厉害,正如他毕业选择了考取选调生,那他就不会轻易辞职,况且还有他的女朋友,也在机关,这也是让他留在机关并且想着不断进步的加速器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黑八这些人也正是因为有“功名”诱惑,才义无反顾地投身金鸡岭,他想,岳文也不能免俗吧。

    看着岳文一言不发的样子,陈江平笑笑,“你们都是差不多岁数,人家岳文几个月时间就成了典型、副书记,这起跑线原本都是一样啊。”他开始发动群众。

    果然,黑八受不得刺激,“典型哥,兄弟们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凭什么你不去啊?要不,把副书记让给我?”他朝蚕蛹挤挤眼。

    蚕蛹马上接话,“还指望着一块干事创业呢,怎么样,岳书记,你想撇下兄弟们?”

    陈江平趁热打铁,“人家黑八他爸是局长,人家都没有娇气,你还是典型呢,怎么,这个典型想让铁林来当?”

    岳文心里一动,对啊,官二代都去了,街道肯定会想办法,至少危险会降低得多,否则,同僚那里,陈江平也交代不过去啊!再,大家一起去,吃睡都有人陪,上面还有刘志广顶着,冲他与施忠孝的关系,更不会有危险了。

    黑八起哄道,“我当就我当,咱本来就比典型哥思想要进步。”

    岳文吡笑道,“你是体重进步,你这身材要当典型,那也只能是反面的。”他看看陈江平,“我去!”

    陈江平却不再讲话,他脸上淡淡笑着,至此,第二阶段工作终于开头了,无论是表面上的还是私底下的。

    这个座谈会真没有必要他一个主任亲自参加,连祝明星也想不透,其实,他就是想打消岳文的一些顾虑,再一次开始的顾虑,他相信,只要顾虑打消,岳文愿意再次回到金鸡岭,那到时,就是到什么山就要唱什么歌了,但他相信,以岳文的素质和前面的表现,有情况他完全能应付过去。

    如果有人还敢对一个市委组织部挂号的选调生下手的话,他也得考虑考虑后果,陈江平看看岳文,这其实也是对他的一种变想保护。

    “好,下午你们就跟着刘书记进村。”陈江平布置道。

    …………………………

    …………………………

    “刘书记,上次发言多亏了您的指导。”岳文上车道,他是被刘志广叫到自己车上的,一同上来的还有迟远山、万建设,而黑八他们坐在了大面包上。

    “你本来就很优秀嘛,”刘志广态度很好,“表现也有目共睹。”

    “呵呵,糊里糊涂就成了典型了。”岳文道。

    “这是陈主任的意思,他在组织部干过,不过你也确实符合条件。”刘志广笑道,“新的选调生报道一个月后,区工委组织部一般要开个会,不过,你能到秦湾发言,我没想到,呵呵,听,胡部长很赏识你。”

    岳文没来由有些牙疼,果然是陈江平在捣鬼,不过,他听到最后一句,内心隐隐又升起一股希望。

    他不知道的是,确定为区里典型确实是陈江平的主意,就是为了让他重回金鸡岭,可是去秦湾发言,也是陈江平没有想到的,不过,无意中却更增添了岳文重回金鸡岭的法码。

    刘志广下车伊始,胡开岭等人早等在了村委。

    刘志广先是询问了一下胡开岭恢复的情况,他见除了一帮伙子外,其余人情绪都不高,他马上道,“大家伙还得振作起来,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我来之前,蒋书记跟我交流过,想把包村干部换一下,我我不换人,我信得过弟兄们,领导无能,不能让兄弟们背黑锅,我保证,兄弟们跟着我包村,既能解决问题还脸上都有面子,大家,行不行?”

    不得不,刘志广很会抓人心理,随着他不断地“鼓劲”,众人的情绪一点一点好转。

    可是几天后,岳文却发现,不用迟远山、万建设等中层,就是黑八、彪子等人,也总是单位有事,不时就跑回街道,虽然铺盖卷留在金鸡岭,但人都不见了。

    最后,真正长驻金鸡岭的,还是自己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