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都是流氓
    岳文把葡萄放到茶几上,看到葛慧娴急得手足无措,“别着急,天塌不下来,什么情况?怎么变就变?”

    葛慧娴急道,“分房名单上又没有我的名字了,原本是有的,我的条件也够了,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要不,李姐也不会把钥匙给我,不行,我们得马上回去看看。零↑九△↓△09 xs”

    板上钉钉的事还能改,那肯定是有人作了工作。葛慧娴在街道人缘很好,岳文眼前马上闪现出陈江平那给琢磨不透的脸来,他暗叹一声,这领导可真是流氓,不高兴了,这脸变就变,肯定他从中作梗。

    可他却不想给葛慧娴讲金鸡岭那些烂事,“走,我们回去看看,我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路上,岳文给任功成打了电话,尼亮在一所民办高校当老师,他估计他的手肯定伸不到sn区任功成答应得很痛快,让岳文跟葛慧娴直接到电视台找他。

    可是还没下车,任功成又把电话打了回来,“老六,我打电话给慧娴她们街道领导了,人家答应给问问,我也是兵一个,人家用我时喊我一声任记者,不用时,走路碰头都装没看见,我心里也没有谱,……在机关里,一是进步,二是房子,都有多少人盯着呢,你们没找领导表示表示?”

    “这个,还真没有,”岳文看看葛慧娴,“那你盯着点,我们再想想办法。”

    好不容易挨到下了车,两人直奔电视台,任功成早在楼下等着了。

    “放假了,是找不着人,慧娴,是不是你的名额被人顶了?要不我找找我女朋友?”任功成也是很着急。

    “你什么时候又交上女朋友了?”岳文很惊讶。

    葛慧娴却道,“那,功成,麻烦你了,这事对我和岳文来就是大事了,我们俩在秦湾谁也不认识,就是两眼一抹黑。”

    任功成看看岳文,得意地看着一辆缓缓驶来的红色轿车,“没有找不到的女人,只有不努力的男人,哪,这就是我女朋友的车。”

    可是他的女朋友并没有下车,任功成尴尬地跑过去,介绍着,“这是我大学时最好的哥们,没有之一,我常跟你提的,……”

    “上车吧,今天来的全是你们台领导,你可不能迟到啊!”车里的女子轻飘飘地道。

    任功成有些糗,又跑回来,“老六,慧娴,不好意思啊,中午她爸替我约了我们台领导,你们放心,上车我就跟她讲,我……”

    “行了,废话怎么比你们台的广告还多,快走吧。”岳文理解地踢了他一脚。

    看着任功成讪讪地坐上轿车飞快离去,葛慧娴的神情再次黯淡下来。

    “功成这个女朋友要么是个官二代,就是个富二代,他不会骗我们的,不定就能成呢。”岳文安慰着,“我们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上次不是冤大头请客时见过你们街道的领导了吗,找就找一把手,你打个电话,我们晚上到他家里去一趟。”

    “我离党委书记还差得太远,”她万难拿出手机,强撑起笑脸,“韩书记,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她刚了要去看看的话,那边也不知了什么,葛慧娴马上提到房子的事,可是两三句话后,她失望地合上手机,“韩书记不在家,问我有什么事,他记得名单上有我,就没再什么。”

    “这领导可真是流氓,上次吃饭时还那么亲热,你给你们街道老三打电话,”岳文恨恨地道,见葛慧娴不解,他双眉一挑,“就是你们街道的副书记,老大老二一般尿不到一个壶里,副书记管着分房吧,那就直接找他。”

    等两人从街道何书记家里出来的时候,事情却仍是毫无着落。何书记不在家,他爱人倒很热情,只是答应何书记回来把事情跟他。

    任功成始终没有回电话,两个领导也没有准话,葛慧娴情绪很低落,岳文笑道,“要是有个地方能出卖自己的灵魂就好了!”

    “为什么?”葛慧娴不解。

    “换取房子啊。”岳文笑道。

    可是葛慧娴却没有笑,她若有所思,突然道,“你们家陈主任不是跟周书记的秘书很熟吗,找他啊,他话肯定管用,他对你也不错。”葛慧娴的情绪一下高了起来。

    “这个,”岳文犹豫了,“我,……”

    “你什么你,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葛慧娴学着他的语气,“你想不想结婚了?想不想……”葛慧娴掐了他一下,娇羞地鼓励道。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岳文有些牙疼,“求他,那是与虎谋皮,我猜,这事不定就是他在背后搞鬼,想逼我就范。”

    葛慧娴有些糊涂,岳文正想解释,葛慧娴电话又响起来。

    “唉哟,李姐,你可吓死我了,”葛慧娴的表情一下亮了起来,有如一盏灯光,点亮了这个冷清的薄暮,“没事,没事,你这也是关心我嘛,我知道了,好的,明天见。”

    葛慧娴放下电话,一下扑了过来,幸福地喊道,“我就嘛,我们不会这么倒霉。”她搂住岳文,笑着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李姐来电话,搞错了,何书记的儿子在他办公室上网,在纸上乱画乱写,李姐却以为把我们的名字划掉了。”

    “我靠,这倒霉孩子…”岳文也无语了,费了这么大劲,却是因为孩子一个无意中的动作,“幸亏你在名单内了,让我们做工作真是太麻烦了”。

    这时,葛慧娴的手机又响了,“嘘,我们家韩书记,”她脸上严肃起来,“韩书记,您好,……噢……噢……我记住了,麻烦您了,噢,好的,谢谢韩书记。”

    葛慧娴放下电话,“我们老大,他刚才问了一下,名单从没变过,他,前两天还跟你们家陈主任吃过饭,还有区委办的姜主任,他们对你评价都很高,也让韩书记多关心我,”她看看一脸懵懂的岳文,“他,本来我的条件不太够,这也是领导关照,……你们家领导对你真好,回去你一定去看看人家,遇上这样的好领导……”

    好领导?岳文彻底纳闷了,他现在真是不能把陈江平与好领导划等号,可是为什么自己不去金鸡岭,陈江平还对自己这么好?他本以为房子的事是他在搞鬼,可是他仍象往常一样“关照”自己?

    他的手机这时也突然响起来,“八哥,什么事?什么?让我发言?”他脸上一幅纳闷的表情,竟有些激动。

    见葛慧娴询问似地望着他,他一挑眉毛,“明天下午区工委组织部召开选调生座谈会,街道组织办通知我发言。”

    “好事啊,”葛慧娴一下高兴起来,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我就嘛,你们家陈主任对你不错,乖啊,一定要好好表现,有事没事多找你们家陈主任汇报汇报工作,早请示晚汇报最容易拉近与领导的距离了……”

    …………………………

    …………………………

    十月九号下午,区工委组织部会议室。

    岳文老老实实坐在一群选调生当中,相对于其它选调生互攀交情、互留电话的热情,他显得很平静。

    他的发言稿是由现在兼任组织委员的刘志广亲自审定的,主题就是不畏艰难困苦,投身农村基层,切实化解村庄矛盾纠纷,确保农村社会稳定和长远发展,用刘志广的话就是,“别的选调生基本都在街道工作,人无我有,扎根农村,这才是你的优势。”

    “可是我已经跟陈主任提出,要回街道工作。”岳文有些犯难。

    “嗯,……人走一步看一步,走一步看两步都是高手,街道不是还没研究你的问题?你现在不还是金鸡岭的副书记吗?你不发言谁发言?下一步还不一定怎么样呢。”刘志广话里有话。

    …………………………

    “来了,嚯,王部长真来了”。一声嗓音打断了岳文的思路,当他抬起头时,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赫然已经在台上就座,而他的旁边就是常务副部长胡鸿政。

    胡鸿政扫视台下,岳文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定格,但他笑笑,却没看到胡鸿政有什么表示,自己是个人物,大人物哪里能记得住自己是谁,他自嘲道。

    “好,下面开会,……”胡鸿政清清嗓子,一板一眼地念起自己的稿子来,他的话不长,很快,几个选调生相继走上主席台开始发言。

    岳文一边听着台上的讲话一边熟悉着自己的稿子,果然象刘志广讲的那样,几乎所有选调生都是在街道工作,的也无非就是坚定理想信念、调整好心态、加强学习之类的老话套话。

    “下面,由芙蓉街道岳文同志发言,大家欢迎。”胡鸿政朝他看了一眼,岳文有些激动,原来部长还是认识我呀。

    他大步走上主席台,也不用稿子,舍掉了开头其它人的客气话,直入主题,不得不,刘志广还真有水平,务实务虚都有两把刷子。

    当讲到一半时,他清楚地感觉到,胡鸿政在部长耳边了几句,部长看看自己,点点头。

    他是最后一位发言,当他回到座位上时,胡鸿政热情地道,“下面欢迎王部长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

    区工委组织部长****,态度很和蔼,“今天工委组织部召开全市的选调生座谈会,刚才,七位选调生作了自我介绍和表态发言,让我感受到了青年一代的热血沸腾和激情飞扬,部分往届选调生结合工作实际谈了一些体会,对我的启示也非常大……”

    岳文同大家一样,都在下面认真听着,不同的是写来写去他的本子上只有几个字,“选调生,座谈会,”而他旁边的人都在奋笔疾书,恨不得把部长讲的每个字都写下来。

    “……第四,扎根于基层为什么?刚才绝大多数的代表都是往届选调生,本届只有一人。”听到这里,岳文不禁一惊,他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他,台上的胡鸿政也难得露出微笑,呵,难道今天中了头彩了?

    “这位选调生,刚参加工作几个月,就不畏艰难,主动请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矛盾最复杂的地方去,在大风大浪中锻炼自己,提高自己,积淀自己……”

    岳文的脸不禁有些红,这是自己吗,自己去金鸡岭不是陈江平那老子逼的吗?自己的觉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他心虚地看看台上,却发现胡鸿政和蔼的目光。

    王部长很健谈,口才也很好,可他后来讲的东西岳文一句也没听进去,他沉浸在部长的表扬中了,他暗骂自己,真没出息,怎么心脏跳得这么厉害?

    可是当王部长讲完,胡部长把王部长的话总结一遍后,他的心脏却跳得更厉害了,“七位同志的发言将刊登在组工动态上,芙蓉街道的岳文同志将代表我们开发区选调生参加后天在秦湾举行的选调生座谈会。”

    我的乖乖,岳文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大家要向几位同志学习,……”他后面的话岳文又给自动省略了。

    会后,当领导们散去,岳文立马成了一群人的中心。

    “岳,认识一下,我是铁岭街道的选调生,我叫……”

    “岳,怎么过来的,我带着车,捎你回去?”

    “选调生有个群,岳文,你还没有加入吧?”

    …………………………

    岳文有些头晕,他热情地微笑着,与众人边边走出了会议室。

    当两天后,他坐上中巴,作为选调生代表,在当地领导热情尊敬地介绍下,参观了河宁区几个村的村容村貌、发展项目、现场观摩了村党员群众活动中心,回到秦湾后,与市委组织部及各区县的部领导一同浏览各区县选调生工作情况汇编、图片展示及工作日志,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市委领导,他不禁有些陶醉。

    第二日,当座谈会在秦南区召开,葛慧娴坐在台下,看到台上侃侃发言的岳文,虽然早已得知消息,她还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

    …………………………

    “载誉归来啊!”黑八大声嚷嚷,难得地从右边裤兜里掏出好烟来。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赤果果的妒忌呢?”宝宝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他的好烟来。

    “妒忌不犯法吧?为嘛岳文刚工作什么都有了?副书记、市委组织部的典型,我就不明白了,同是一个屋檐下的两兄弟,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黑八差点捶胸顿足了。

    “八哥,干脆你改个名字得了,”蚕蛹的心眼比脸的上痘痘还多,“叫衡水老白干好了。”

    “什么意思?”黑八眨眨两粒豆豆眼。

    “白干啊!”曹公子从门外走进来,“这都听不懂,还想提拔!真替你的智商捉急啊?”

    “去,你一个警油子,跟哥讲智商?”黑八愤愤不平,“你们看岳文,到哪都能闹腾出点事来,我们以后就叫他大闹行不行?”

    “不好,芙蓉街有了四大精,我看叫他第五精好了!”转眼间,宝宝又与黑八结成了统一战线,毕竟玩笑归玩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嗯,岳大闹好,形象!”彪子赞成。

    “岳大精好!”蚕蛹反对。

    “今天怎么聚得这么齐?”岳文发现问题了。

    “下午陈主任开会,我们都参加,你也参加。”宝宝解释道。

    陈江平……

    岳文象被一道闪电击中,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恐怕又得回金鸡岭了,而且这次真不能再讲条件,怪不得自己在秦湾总有一丝不安,总觉着哪里不对头呢。

    “领导都是流氓,防不胜防啊!”他恨恨得骂出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